下拉阅读上一章

故人

  沐晨骁三人回到家的时候已是黄昏。沐晨珏约了夏云璟去喝茶,只剩沐晨骁一个人去回话。

走在庭院里,沐晨骁觉察出家里好像来了什么客人,因为院子里多了几个眼生的仆人。一个小丫鬟从正厅里走了出来,见到沐晨骁恭敬地说道:“四小姐,您回来啦,老爷正等您呢。”带着疑问,沐晨骁向正厅走去。

正厅内,沐弦淩正热情的与一位青年闲聊,那男子年龄与沐晨珏相仿,更显成熟稳重,五官线条分明,颇为俊俏,只是双眉之间自然埋着一缕愁思,使他整个人的气质透着一股忧郁。沐晨骁就在这时走了进来,只是一眼,她便从他的侧脸认出他来,不由的心中一紧。“奥,骁儿回来啦。”沐弦淩笑道。听到她的名字,那男子蓦地回首,眼中的惊愕只是一瞬便销声匿迹。他慢慢站起,露出温厚的笑容,“四表妹别来无恙?”

闻言,沐晨骁心中说不出的难受,从几何时,他已经改口叫自己四表妹了?想来是真的生疏了。“原来是秋洛表哥,真是好久不见!”确实已经够久了,算来已经有两年多了吧。江秋洛苦涩一笑,这一声秋洛表哥他不知等了有多久,当真的听到了却已是物是人非。沐弦淩插话道“你大表哥这次是来送喜帖的,半月后他就要成亲了。”江秋洛勉强一笑,“到时还希望表妹能大驾光临。”他终于有了好的归宿,她应该替他高兴才对,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充满深深的愧疚。这一世,她沐晨骁极少愧对于人,可是江秋洛就是其中一个。

回想他们小的时候,二人是何等的默契亲善,江秋洛做的甚至比她的大哥更多。自古就有亲上加亲的说法,两家几乎已将默认了这个存在。虽然沐晨骁不认可,但还是万分的依赖这个表哥。只是后来,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他最后一次告别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走时曾答应会亲手为她绘一幅丹青,当时沐晨骁还小视他的才能。从那以后,江秋洛这个人便消失了,消失的有多久?足够让她脱离了这种依赖,甚至淡忘……有人说是因为钟离夜的出现,也许是钟离夜动用了权利,又或者,是江秋洛认识到了自己的卑微。无论如何,这都造成了沐晨骁浓浓的愧疚和遗憾。

江秋洛依旧连一个正视也没有,他从怀中掏出大红的喜帖递给沐弦淩。衣袖滑落,一道明显的伤疤不经意显露出来。沐晨骁鼻中有些酸楚,有一次,年少的沐晨骁攀爬房顶不慎摔落,是江秋洛舍身救了她,而自己的手臂却被琉璃瓦割了一条长长的伤痕……正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一整日心绪烦乱的沐晨骁再也经不起这种疏离,她道了别便一头扎进自己的卧房。江秋洛注视着她的背影,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细细凝望她的倩影,以解相思之苦。许多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没有机会去争取,只是骁儿她会明白他的苦衷吗?

回到卧房,沐晨骁先是愁苦了一番,感觉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反而冷静了下来。突然想到下午的事,她缓缓掏出那块梅心玉佩和锦缎。细细端详之下,她并没有看出什么蹊跷之处,只是这两行字的寓意……她不得不去斟酌。这位幕后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既然暗示自己的前世,想必也知道回到未来的办法。看来她沐晨骁浑浑噩噩的日子是时候结束了,目标终于出现,那一切都变的有理由了不是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窗外传来簌簌的声音,沐晨骁望向窗外,原来又是下雨了。这雨城就是如它的名字一样,不知道何时就会下起雨来。沐晨骁走到窗前,想把虚掩的窗户阖上,意外的,她从缝隙里望见窗外的一棵大树下,一个黑色衣着的人撑着伞立在那里,竟是是江秋洛。见他只是呆呆地望着这边,沐晨骁于心不忍,披了一件披风便跑了出去。

见到沐晨骁,江秋洛很明显颤抖了一下,他退了一步,却没有离开,因为他看见沐晨骁并没有带伞。“你还是那么傻,带把伞都会忘记。”语调轻柔,却带着一份挣扎的关心和扎心的疼痛。看着他把雨伞都撑在了自己的头顶,自己却淋在雨中,沐晨骁幽幽说道:“你还是关心我的……对吗?”雨水打湿了他的眼睛,看不出里面的情绪,江秋洛别开头去,不去看她期待的目光。稍顿,他从衣袖里抽出一个卷轴递给她,不等她发话,他把伞塞进她的手里,一转身,遁入了茫茫雨雾中,片刻便消失在了拱门前。沐晨骁打开卷轴,一眼看去,不禁湿了眼眶……画中,一位娇俏动人的美人语笑嫣然,一身白色锦衣,纤手执了一颗棋子悬在空中,好像已经想好了一招好棋……

要是怎样的刻骨铭心,才能单凭记忆画的如此惟妙惟肖?江秋洛从来都不欠她什么,即使一个许诺也不曾忘记……

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