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达奚浣诚

  天运宫里,沐晨骁趴在案上,眯着眼,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对面,钟离夜正专心批阅着奏章。真是说话不算数,明明说好带她去打猎的,现在自己却成了摆设,幸亏没做他的皇后,否则还不得天天重复这样的生活。

像是听见了她心里的声音,钟离夜忽然抬起头,对她说道“骁儿是不是在责怪朕言而无信呢,哎!刚刚收到来报,达奚浣诚几日后就会造访,不知他有何图谋。”

达奚浣诚?不就是那达奚国的皇帝吗?沐晨骁登时来了兴致,问道:“我听说,他的脾气坏的很,而且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不是真的?”

钟离夜挑眉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沐晨骁不以为然,“街上的老百姓都这么说,他们还说……”沐晨骁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钟离夜看着她滑稽的样子露出开心的笑容,“往下说啊,骁儿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啊。再不说朕可要罚你喽。”沐晨骁果然上当,“别别别……人家说就是了,动不动就罚人,真是的!”看着她开爱的样子,钟离夜更感觉离不开她了。

“老百姓还说……我们钟离国的皇上虽然暴戾了一些,但是却是体恤百姓,爱民如子。”

钟离夜听了,心里不上不下的,“这是在……夸朕吗?”沐晨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瞥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自己掂量着看吧。

宫外,上官亚谨急匆匆的走着,一路目不斜视,到了昇云殿才停住脚步。一个小太监急忙进去通传,很快又走了出来,“裕王爷,请。”

“微臣参见皇上!”“免礼!”上官亚谨抬起头来,冷不丁正对上沐晨骁的一张笑脸,不禁吓了一跳。

沐晨骁背对着皇上向他对着口型,上官亚谨好奇,待仔细一看又是火冒三丈,原来她的口型说的是……“臭虫”。怎么她还没有忘记?

见上官亚谨发呆,钟离夜提醒道:“上官,愣什么呢?”

上官亚谨连忙收神,“启禀皇上,达奚浣诚已经到了城外,不出一个时辰就可面圣。”

“竟然那么快,随行的有谁?”“除了贴身的侍卫,只带了一队骑兵。”

钟离夜陷入了沉思,上官亚谨想了想,又道:“皇上,据说,达奚浣诚此次还有一个目的是和亲。”

“啊?”惊讶的不是钟离夜,而是沐晨骁。

两个男人都是齐望向她,这关她何事?沐晨骁却大放厥词,“他以为他是谁啊?达奚国的女人都死光了了吗?竟然跑到我们钟离国来讨老婆。真是……小人!”

当她咬牙切齿说出“小人”的时候,二人是彻底的折服了。钟离夜摸了摸下巴,说道:“骁儿为何如此生气啊,你和那达奚浣诚可是素未谋面啊。”

沐晨骁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那个……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为我们钟离国的女子扼腕叹息罢了,你们想啊,谁愿意嫁到那么远啊。那还不得生不如死啊。”

还扼腕叹息呢?钟离夜摇了摇头,不过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上官,你先行一步去宫外守候,朕会在乾盛殿等他。”

沐晨骁一听,这么大的事哪能少了她啊?当下跟在钟离夜后面,钟离夜发觉转身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还不回你的郡主府?”

沐晨骁郑重说道:“我陪你!”

钟离夜吃了一惊,严厉的说道:“不行!朕绝对不允许你露面。”

“为什么?”沐晨骁不依,气冲冲的看着他。为什么?钟离夜当然知道,目前,皇族当中适合出嫁的郡主、公主并不多,更何况沐晨骁是这样的出尘脱俗。对于她,他容不得一丝危险。

钟离夜不能对她讲明,只得吓唬她道:“你再胡闹,朕就让你去和亲。”

沐晨骁闻言小脸立刻皱作一团,“你又这样吓唬我,不去就不去嘛,讨厌!”

上官亚谨一个劲儿的想笑,可是又不敢,钟离夜见他还立在那儿,训道:“你还不走,等着看什么呢?”

“是,皇上,微臣告退。”临走时又偷偷瞄了一眼,暗道糟了,钟离夜脸上乌云密布,而沐晨骁的脸上就要下雨了。还是躲开为妙,当下脚下抹油般溜了出去。

钟离夜想走,可是又放不下沐晨骁,而且又不能向她妥协,最后狠了狠心大步走了出去。沐晨骁吸了吸鼻头,愤愤道“两个大坏蛋!”

她来回在里面走着,想着怎么报“一箭之仇”,突然瞥见桌上摆着一个小刺猬的雕像栩栩如生,沐晨骁计上心头,她拿起小刺猬摸了摸那刺儿,还真够硬的。沐晨骁往门外瞅了瞅,见没人注意便跑到钟离夜的座椅边,掀起薄垫,把刺猬塞了进去……

沐晨骁一路走,一路笑,想着钟离夜暴跳如雷的样子她就想笑。

“哟,这是谁啊?听说刚被皇上训斥完呢?”沐晨骁轻叹一声,一听这阴阳怪气的声调就知道是谁了。“惠仁,你烦不烦啊,整日在宫外等着我你不嫌累啊。”

惠仁呵呵笑道:“看你沐晨骁吃瘪是我最大的兴趣。”真是一个神经病!

沐晨骁只想着快点摆脱她,于是说道:“你不用高兴的太早,皇上正打算要你去和亲呢?就和那个什么……达奚浣诚,听说他又老又丑,是个老妖精哦。”

惠仁想不生气都难,“沐晨骁,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赶紧闭上你的乌鸦嘴,小心祸从口出。”

沐晨骁笑道:“我无所谓啊,皇上嫌我不懂礼数,就大发慈悲让我老死在钟离国,你惠仁公主就不一样了,温柔娴淑,最适合和亲了。”惠仁一时无言以对,只气的七窍生烟,顾不得理会沐晨骁就往太后的沁寿宫去了。

沐晨骁闲来无事便跑去找楚悠莲玩了。与此同时,一队精干奢华的队伍驶进了紫离城。

为首的一人高高骑在马上,只见他不过二十六七岁,五官很是深邃,头上戴着紫金王冠,身穿深紫色雕龙锦服,腰间戴着一柄细长的佩剑。一张俊脸却是阴气沉沉,唇角的一丝冷笑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此人正是达奚国的当朝皇帝——达奚浣诚。

关于达奚浣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