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芷音

  果然,峰回路转间,碧绿的智心湖已经赫然在目了。湖上飘着一条玉带似的小岛想必就是湖心岛了。

湖上一条小船划来,沐晨骁跃上小船直往那湖心岛行去。

走进一个十分宽敞的大殿,竟然一个隔间都没有,令人吃惊的是里面早已聚集了各路江湖中人,为什么非得认定是江湖中人呢?只从他们佩带的兵器就可见一二了。

虽是人多却并不显得杂乱,有些人郑重的议论着什么;有些人似乎又在争论者什么,一个红衣的胖子瞪着一对铜铃大眼似要随时扑向对方一般。

沐晨骁开始在大厅里寻找炎树的踪迹,只一会儿便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他的身影,他正在和一位青衣女子闲聊。

虽只是一眼,沐晨骁便惊讶于这个女子的美丽,玫瑰色的脸庞,那对眸子就像深夜里的星辰一样明亮,一头长发高高束起只在额前吊了一块翠玉坠,说不出的优雅脱俗。

沐晨骁心道:这二人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登对的很。沐晨骁不想打扰,正转身欲走之际却听一个声音唤道“晨骁,别走。”正是炎树。

沐晨骁没有办法只得上前打招呼,“嗨!总算找到你了。”

炎树却并不领情,佯怒道“明明看见我了还走,分明就是故意的。”

沐晨骁有口难辩,总不能说自己是不想当灯泡吧,结结巴巴的说道“谁……谁故意了?”

炎树爽朗一笑,“真是纯真,一骗就上当,我刚才是诓你呢。芷音,你看她果然可爱吧。”

那被唤作芷音的便是刚刚的青衣女子,芷音上下打量着沐晨骁,心道:好一个灵气逼人的美人胚子,我终是不如她么?想着竟怔怔出神。

炎树也不在意,随口说道“她就是这样,不要在意,哦对了,小辰因未被邀请便在智心湖外等候了,你不用担心。现在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大家好吗?”虽是这么说着却不容拒绝的拽着她的衣袖往人群中走去。

没等炎树开口就已经有许多人往这边投来奇异的目光。

一位长胡子道士打扮的老者抢问道:“炎树公子,难道这位就是……沐姑娘?”“哦?”“是吗?”几乎所有人都好像早就认识她一般往这边聚拢过来,直吓得沐晨骁使了劲的往炎树身后躲。

炎树微笑着说“诸位说的没错,这位就是沐晨骁小姐,顽劣的很,希望以后各位多加照顾,在下在此谢过了。”

说话的同时,不动声色的把沐晨骁从身后拽了出来,推到自己的胸前。

沐晨骁开始有些害怕,但见众人的目光充满和善和喜欢也就渐渐放下了心防,脸上也有了笑意。

“在下沐晨骁拜见各位英雄好汉、美女侠士,初来乍到,望各位多多关照。”

众人闻言都是哈哈大笑,之前的那个红衣胖子挤上前来“沐姑娘真是爽快,我叫乔云州,以后要是有哪个王八蛋敢欺负你我一定剁掉他的狗头。”

沐晨骁扑哧一笑,江湖中人果然气度不凡,虽是萍水相逢却愿两肋插刀,心下不免又感动了一回。

一位黄衫女子笑道“虽是第一次相见却早从炎树公子口中得知姑娘的不凡之处,今日一见更是喜欢,瞧大伙儿的乐呵劲儿,沐姑娘的人缘真是好的没话说。”

沐晨骁转头望向炎树,调皮一笑,炎树只感觉心神荡漾,连忙转移话题道:“光顾着说了倒把今天的主题给冷落了。快请上两位大棋士。”众人这才恍悟过来,纷纷就座。

待众人坐定,大厅中央的一张棋桌才显露出来。不一会儿,厅外被引进两个人,一位是三十上下的青年才俊,另一位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沐晨骁坐在炎树的右边,“炎树,这二人都什么来历啊?”

炎树端着茶轻啜一口,半晌才缓缓答道“现在棋界有四大门派,分别是弈秋派、云笙派、南溪派和正元派,其中又以云笙派和南溪派稍胜一筹,这年长的正是南溪派的大弟子南宫筹,而这年少的则是云笙派的天才少年游若离。怎么样?我知道的够详细吧?”

半天没有动静,炎树侧首望去险些吐血,只见沐晨骁正背对着他和另一个人相谈甚欢,而且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小册子边听边记,十分好学的样子。

好大一会儿工夫,沐晨骁终于“学成归来”,炎树不冷不热的说道“既然问了就要听别人说完,你问完我了又去问别人这算什么?”

沐晨骁不屑的说道:“人家可是江湖百晓生,我放着一个万事通不问来请教你?看你慢吞吞的样子就来气。”

炎树气结,正要训话,沐晨骁却很识相的转移话题,“快看,快看,开始了,那个讲棋的是谁啊?”

“不—知—道”

沐晨骁愣了片刻,连忙又转过身去问百晓生了,炎树背后狠狠瞪了她一眼,端起茶一饮而尽。

讲棋的老先生讲的投入,座下观棋的听的深沉。沐晨骁对于二人的算路和许多新奇的下法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二人若是放到现代也绝对是顶尖的九段高手,真是不虚此行啊。

不觉间,夜幕降临了,棋却没有下完,以这样的下法估计也得三日吧。这也难怪,古代门派之间竞争激烈,被推为代表的压力可想而知,每一步棋都要深思熟虑,因为这关系着师门的荣辱存亡。

棋局被封盘,众人也纷纷散去,不时有人猜测着结局。

有人说“南宫筹棋风厚实,胜算更大。”也有人说“游若离虽是年少却棋风飘逸。”

炎树和沐晨骁并肩走着,“晨骁以为如何呢?”沐晨骁想了想,“围棋不同于其他,年少的精力足更占优势,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游若离虽实战不多好在应对灵活,我更看好他。”闻言,炎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出了厅门,灯火阑珊处一位纤细的人影立在那儿,沐晨骁定睛一看,是芷音。

芷音手里提着一个灯笼走向二人,“沐姑娘,我在此恭候多时了。”

沐晨骁有些诧异,“姐姐找我有事吗?”芷音微微一笑,看了炎树一眼,说道:“还不是炎树公子,好不容易见一面便来使唤我。是他让我陪你去住处。”

沐晨骁连忙推辞“怎敢劳烦姐姐呢?”芷音却挽起了她的胳膊“你就不要推辞了,我们是住在隔壁,顺路的很。”炎树也劝道“天色不早了,回去吃了饭就早歇着吧。”二人与炎树告了别便分开了。

夜幕下的小路上,树影斑驳平添几丝凄凉,沐晨骁很感谢自己的决定。

“姐姐是叫芷音吗?很好听的名字。”“没错,我叫白芷音,你就叫我芷音好了,反正我也大不了你几岁。”“嗯,那我以后就叫你芷音了。”

芷音很安静,走路很轻,几乎听不见脚步声。青色的身影在夜色里显得飘忽不定,空间里只有沐晨骁的脚步声在回响。沐晨骁总感觉自己是在和一个美丽哀愁的女鬼同行,虽有些害怕却也无可奈何。

“晨骁,我这样叫你好吗?”沐晨骁吓了一跳“呃……好。”

又是半晌的沉寂。

“晨骁……有喜欢的人吗?”

沐晨骁愣了一下,心道:这个芷音肯定是喜欢炎树的,因见自己和炎树过往甚密才有此一问吧。当下说道:“没有,想必我的缘分要晚些,倒是芷音应该有意中人吧。”

不料芷音幽幽一叹,“我的缘分是有是无,在他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

晨骁心里一动,她为何如此伤感呢?难道炎树不喜欢她吗?

绕过一片竹林,沐晨骁闻到一股香气,仔细看去原来是一个花园。花丛深处隐约可见几栋小楼,应该就是住所了吧。

一幢白色的小楼下,“晨骁,就是这里了,我就住在你的隔壁有事就大声叫我。”“嗯,谢谢你,芷音。”说完,沐晨骁便往里走去……

“等等——”芷音突然惊叫道。

沐晨骁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楼上两个黑影飞速朝她袭来,沐晨骁本能的往后一个轻跃以为可以避开,不料黑衣人速度更快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臂。沐晨骁心跳立刻漏跳了一拍,暗呼糟糕!

“大胆狂徒,把人放下。”话音未落,白芷音已经扑向黑衣人,闪电间已经数掌拍出,黑衣人没有办法只得松手转战白芷音。

不同于她表面的纤弱,白芷音攻势很是厉害,灵活转战于两个黑衣人之间丝毫不乱方寸,沐晨骁这才放下心来。于此同时不禁心下纳闷,功夫厉害的高手她也算见了不少,可是像白芷音这样的路数她却从没见过,招法奇特根本无迹可寻,她到底是什么来路?再看向两个黑衣人又是一阵头痛,他们又是什么来路?

来不及细想,沐晨骁想还是正事要紧,她环顾了一下周围,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瞄准了一弹,正中一个黑衣人的脑袋,真是万幸。

只听那黑衣人闷哼一声,看来打得不轻,远处,似乎有人听到了打斗声齐往这边赶来,黑衣人眼见不妙,不再恋战只得逃走。

沐晨骁急忙跑到芷音身边,“芷音你没事吧?”芷音勉强一笑“还好,只是手腕伤到了。这两个刺客好生厉害。”

沐晨骁挽起她的袖子一瞧,果然看见一大片青紫,不禁内疚起来,“芷音……”

芷音安慰道:“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别担心了。”“是我连累你了。”

芷音望向沐晨骁,但见她满脸的歉意,只是轻叹一声。

“晨骁你放心,为了他,我会全力保护你的,只要是他的吩咐,我没有半句怨言。”

沐晨骁深感惭愧,自己何德何能竟让她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白芷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