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的唯一郡主

雨雾青苔 著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仇人相助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秋凉又加重了。沐晨骁伏在窗前,心里有着无边的失意,果然又被禁足了。

侍女小辰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郡主又自寻烦恼了,这又何苦呢?”沐晨骁蓦地回首,一头还未挽起的秀发滑落肩头又被她轻撩至耳后,“你这个小丫头又怎么会了解本郡主伟大的烦恼。我这是被囚禁了,像犯人一样。”

小辰有些忍俊不禁,自己这位郡主真是奇怪,被关了无数次了,可是总是不长记性。当下安慰道:“郡主就别难过了,这是哪门子的禁足啊,衣食无忧不说,皇上还特意请了紫离城有名的戏班子候着,就怕憋坏了咱们郡主。”沐晨骁不语,心里筹划着怎样才能混出去呢。

郡主府内的一处廊下,两个青衣装扮的青年男子并肩走着,一位面目冷峻,刚直不阿唤作青竹;另一位,面带春风,形容俊俏唤作青刃。

两个人边走边聊“青竹你昨天是没见啊,我都快被咱们郡主连累死了,差点被那铁面王爷咔嚓一下给宰了。”说着摆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青竹紧抿的嘴角一动:“那你去死啊!”话音未落人已经走出去老远了,青刃就差翻白眼了“喂,你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我们还是不是师兄弟啊。”

一个轻跃赶上,“昨天你去哪儿了,怎么关键时刻你就消失啊,你是不是还怀念你侍卫营的日子啊,我看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真辜负了郡主的栽培。”

听了这话青竹可不乐意了,“全紫离城谁不知道上官亚谨的狠戾,只有你不知死活的撺掇着郡主往里跳,现在还舔着脸皮来怪我。”青刃一时语塞,看青竹那架势是要打一架了,正思索着如何脱身之际,却见走廊尽头一个粉红装扮的女子朝这走来了,定睛一看暗呼糟了,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惠仁公主——沐晨骁的死对头。

回头说沐晨骁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见青刃急匆匆的冲了进来,“郡……郡主,那个死女人来了。”沐晨骁星目一转,“你是说惠仁?”青刃连忙点头“怎么办郡主,她是摆明了来看笑话的,要不,我去拦住她。”沐晨骁抬手摇了摇,“不用,来得好,快请。”青刃和小辰都是一愣,郡主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

殿外,雨歇,惠仁走在彩色卵石铺就的小道上,路两旁摆设极尽考究,花树下偶有仙鹤出现,看来皇上还真是偏心极了。

这惠仁来头也是不小,父亲是镇北大将军,她的祖上是开国元勋更是皇亲国戚,很得太后的宠爱,如果没有沐晨骁只怕早已登上皇后宝座了。

正殿早有人来问安,“公主请,郡主得知公主大驾光临早在清馨殿恭候了。”惠仁面上有得意之色,“没想到你们郡主越来越懂礼数了。”脚下不由得更加轻快,紫色琉璃的清馨殿已经赫然在目。

大殿内,沐晨骁一身蓝色绸装,脖子里的一块粉色宝石很是醒目。“郡主,惠仁公主到了。”惠仁轻提裙摆步入厅内,还没站稳呢就听沐晨骁一声娇喝“慢着——”

惠仁险些摔倒“沐晨骁你想干什么?”沐晨骁笑声清脆,“公主误会了,我只是太过惊讶了。”“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少在这里故弄玄虚。”

沐晨骁连忙牵起惠仁的手,貌似很惊艳的说道:“你自己真的不知道吗,我都快羡慕死了,这才几日没见啊你就出落的如此标志了,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都不足以描绘你的美丽了,简直……简直就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闻言,一旁的侍卫侍女都是会心一笑,惠仁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沐晨骁,快说,你是不是又什么阴谋?”“惠仁妹妹这么说我可就寒心了,妹妹难道连这么点自信都没有吗?就连皇上也是赞不绝口啊。”

惠仁只关心这最后一句,“皇上怎么说我的”沐晨骁面露难色,“可是我是不小心听到的,你也知道皇上是不会主动夸赞别人的,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能告状,否则我的禁闭可就无限期了。”“知道知道,快说。”

“皇上那次和陈太妃闲聊时说:惠仁公主深得我心啊,如果没有她,我的这二十几载岂不是白度了。”惠仁不可置信的看着晨骁,有些半信半疑,却又忍不住心潮澎湃。

沐晨骁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皇上最近是越来越讨厌我了,还说再闹就让我去和亲呢,就在我夜夜寝食难安的时候幸亏孟妃娘娘救了我的命啊。”

惠仁本来还想幸灾乐祸,“孟妃又怎么成了你的救命恩人了,你可不要胡扯啊”“确有此事,你听我解释给你听嘛,孟妃最近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把皇上迷住了,皇上一心想着孟妃哪有时间来管我啊。”

惠仁一听那还得了,她本就是个好嫉妒的主儿,光一心想着对付沐晨骁了,到末了倒让宫里的小妖精捡了便宜。于是二话不说便往外走去。

沐晨骁连忙拦住“妹妹不可如此冲动,所谓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你难道就这个样子去吗?”惠仁一听也对,“我绝对不能输给那个小妖精”

“妹妹别急,要是说到美貌,那个孟妃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让我看看。”说着煞有介事的打量一番,“好像缺点什么……不如戴上这个。”惠仁一愣,就见晨骁从自己颈上取下一串宝石项链,闪闪发光好不漂亮。

沐晨骁帮她戴上,满意的连连颔首。“这样就锦上添花了,妹妹这样去就万无一失了。”惠仁很是高兴,就打算去找孟妃算账。刚走至门口却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又折返回来,看着一脸茫然的沐晨骁笑道:“不如姐姐跟我一起去吧。”

沐晨骁急忙摆手“我不去,皇上知道了非恨死我不可。”惠仁又如何肯听,“走吧,皇上怪罪下来还有我嘛。”沐晨骁往后退了两步,“可是……可是我还在关禁闭呢,想陪你去也出不去啊。”惠仁杏眼一翻,“这有何难,我来解决。走啦!”

沐晨骁暗道搞定。

郡主府大门外,一行侍卫军拦住了去路,“请郡主回府,皇命难违。”惠仁随手就是两巴掌,“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拦我们两个,赶紧让开否则……你们知道我的手段。”

这个侍卫将领不禁有些害怕,听闻许多得罪惠仁公主的奴才都被她告到太后那里了,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末将也只是怕皇上怪罪下来……”惠仁不耐烦的说道:“你只说是我强带郡主离府的,与你无关。”说着便拉着沐晨骁上了自己的马车,绝尘而去。

御书房里,钟离夜正在批阅奏折,执笔的手一晃,一滴墨落在了奏折上,心里一震,感觉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似的。

马车一路疾驰,快到宫门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沐晨骁你快点啊,我可没有耐心。”“知道了,不过小解催什么催。”接着就见一个蓝色身影跃下马车,往路旁的灌木丛跑去。

沐晨骁使了劲的跑,连轻功都用上了。

前面一棵大树下,青刃、青竹和小辰早已恭候多时了。“没被发现吧郡主?”“当然没有,我们得赶紧走,时间可宝贵的很。”

“去哪儿啊郡主?”这倒把沐晨骁问住了,她只是忙着出来,根本没有什么计划可言。

三个人彼此相望,了然于心。沐晨骁挠了挠头,说道:“不如先到近处走走,边走边想。”小辰笑道“郡主早说嘛,我们也不用带那么多的银票了。”沐晨骁闻言双眼放光“真的吗?那我们就走远一点好了,反正好久都没有出远门了。”

青竹长叹一声,所谓跟什么样的主子干什么样的事,跟了沐晨骁这样的主子就剩满街跑的份。

仇人相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