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

  虽然她只来过一次,本身方向感也不是很好,不过幸好,她来前问了班长,而且还有老师这个记忆力奇强的人在身边,所以完全不怕迷路~嘿嘿

林小爱看着唐允昌,一副完全信赖的幸福样。

看着手上小爱画得有些潦草的地图,唐允昌想,幸好,他在美国的那些年,学会了不少技能,其中当然包括在陌生的地方寻找自己想到达的目的地。

想到美国,再看看他们带着的那些“装备”,唐允昌发现就算再怎么不愿,就算他费尽心机离开那里回到中国,在那里的那么多年,学会的知识、养成的习惯,有太多太多都融入他的生命中而无法改变了。包括准时上下课、不闯红绿灯,以及到什么场合都希望有配套的“装备”。

林小爱发现唐允昌的心不在焉,有些担心——老师他想到什么了?为什么人明明在她身边,却一副很遥远的样子。

是了,有的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离老师好远好远。对于她的事情,老师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因为她总是絮絮叨叨的在说,但对于老师的事,她知道的竟也只是那些关注他的学生都能挖出来的程度。

好像有些明白,自己这几日来的点点烦躁、不安是来自何方了。今晚,如果他们真的要醒着陪对方聊一个晚上,那么……她可不可以,多问些关于老师的话呢?不再是学术知识、不再是社会新闻、不再是笑话趣事,也不再是她的日常琐碎,而是他的,他的故事。

好想,她真的好想多了解一些老师,想知道他在她看不见的时候,都去了哪些地方、做哪些事。他有哪些朋友,他曾被渲染得几近传奇的过去是多么精彩。他工作之外都有哪些休闲活动。他……

太多太多关于他的事,她都想知道。只是,她该怎么开口,从哪个地方开始问起比较好呢?第一句该如何说,怎么带到这个话题?

两人牵着手,默默的前行着,林小爱是完全交给唐允昌了,所以任凭思绪万千,不怎么注意脚下。而唐允昌在离开大路转入昏暗的小路时就不再闪神,而是专注的探寻前方的道路。他也发现了林小爱的不专心,却没有打断她,只偶尔低声提醒:“这里的路比较难走,小心些”、“这个石阶比较高,脚多抬些”、“那块地有些滑,往里面点走”,林小爱也听话的一一配合。

直到唐允昌停下脚步,好一会儿都不再前进,林小爱才晃过神来问道:“到了?”

唐允昌笑着看她一眼,也不知道她这一路上都在想些什么,没怎么放心思在走路上。亏她还是提出今晚夜游的那个呢。虽然她的交付让他有种满足感,但想想自己也不能太惯着她,因此还是念了她一句:“你太不小心了,晚间走山路,怎么可以那么不专心?”

“……”林小爱红着脸,不好意思说她一直在想唐允昌的事,只好环顾四周,“老师,真的就是这里呢!太神奇了,你从来没来过,居然也找到了!很美,对不对?”

林小爱开心的将手从唐允昌的手心中抽出,跑到一块大岩石上,看着低矮处的水塘和对面不远处的小山峰,很是喜欢:“好温馨的场景,你看老师,星星都倒映在那个水塘里了。”

“走那么久,饿了吧。”唐允昌却是在石块前蹲下,放下包打开找出布巾在岩石上铺平,然后拿出食物来一一摆好。

……老师真的很神奇,明明长着妖美的脸,尤其那双桃花眼,看人一眼感觉就会让人周身冒起无数粉色泡泡。

可他的性子,却完全不是“妖艳型”,总是冷冷清清的,虽然有时会说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话,做些让她不安又“激动”的事,比如来之前……但更多时候,他还是情绪起伏偏少的“严谨、淡定哥”。

这么神奇的特质,就这样融合在老师一个人身上,都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其实仔细想想,她又何尝不是。在莎莉她们看来,她是认真、自制的好孩子,可是在老师面前,她却总是时常犯些傻,而且总是好像特别欢乐,有无数的力量想做很多事情,而不是就那样呆呆的坐着。

想来……她真的很喜欢他吧,喜欢到,不知道该用何种语言来形容。

林小爱笑着在唐允昌的身边坐下:“不饿,我在车上吃了挺多零食的,老师你吃吧。”

“好歹吃一些。”零食毕竟不能代替正餐。

“……好。”林小爱臣服于唐允昌认真的眼神,接过他递来的糕点。

山间的夜微凉,一阵风吹过,带来树叶沙沙颤动的声音,加上偶有的虫鸣,为林小爱有些纷乱的心境添了丝宁静。

而同样咬着糕点的唐允昌,内心也有些懊恼。他是知名的心理学家,研究各种人类心理及相对应的社会行为,照理说应该什么都懂,处理什么样的人际关系都是轻而易举。偏对于爱情,他发现自己有些无措。

原本以为可以用自己一贯擅长的逻辑分析去处理,但是国外同行的研究却表明在人与人的关系中,感知通常会让引导我们找到正确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思考却不能。如果这时继续将分析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运用与此,常常只会发展错误的轨道,让本来是聪慧的人栽跟头。

讽刺的是,他在参考这个分析结论的本身,就是在运用“科学道理”。而他依知觉与本能去做的行为,又往往似乎会吓到小爱,让还小还很害羞的她别扭不安,虽然,她显然也深受彼此间这种天然的吸引力影响。

可是,他不想让她误会,他喜欢她,脑子里只有一些大人才会有的龌龊思想,虽然那只是本能,而且其实应该是美好的。但……摆在他们之间的年龄、经历等诸多差距,让他又不得不考虑这些,虽然表现出来的时候都是非常轻松、自信的,但其实……

唐允昌嚼着蛋糕的侧目依然淡定、沉稳,仅从外表来看,两人如置仙境,画面唯美温馨,堪称造物主的又一伟大佳作。

不过,造物主似乎不是非常满意眼前的这幅佳作,可能是嫌气氛太静谧还是怎样,晚间的山风渐渐大了起来,天上飘散的暗云也慢慢聚集起来,渐渐的挡住了林小爱欣赏的星光。

“变天了。”唐允昌的眉折了起来,来之前特地抽空手机上网看了下天气预报,没说下雨。但山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快,小爱。”

“什么?”林小爱还是愣愣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还在认真思考今晚怎么把话题引到唐允昌身上呢。因为觉得夜还很长,她也没有急着开口。

“要下雨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躲雨。”他想过要不要带伞的,但因为看了天气预报,也存着侥幸的心理就没带……真不该的,独自生活那么多年的他应该明白,不该存任何侥幸。

“下雨?”林小爱看不出这种迹象,但也开始手脚利落的帮唐允昌收东西。

他们才收完,天上便有雨滴往下落,林小爱好佩服唐允昌的观察力,忍不住笑着说:“老师,您真的太牛了!不仅看人厉害,看天也这么厉害!”

还有心情说笑……小爱也很厉害。唐允昌牵过她的手:“来时我注意到有个地方有块大岩石倾斜度挺高,当时我就想万一有什么意外可以在那里躲一下,走吧。”

“好。”有老师在,下雨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大不了就是淋湿一点,她现在好高兴好高兴,因为终于给她想到“切入点”了!

2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