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人的大脑可以简单分为三个区域:脑干、边缘系统和新皮质,脑干是最早的属爬虫类,边缘系统则属哺乳动物,新皮质才是人类的新大脑皮层。其中最值得信赖的是掌控情绪系的边缘系统,而最会说谎的则是负责思考的新皮质。”

“所以,要看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最重要的就是看由边缘系统控制而显现出来的情绪类反应。”唐允昌停了下来,抬手看了看表,“先讲到这。”

唐允昌话才说完,下课铃声便响彻教室。

也太准了吧!林小爱在内心感叹着。

“唐教授还是那么准时呢。”

“是啊,据说他掐这上课的50分钟掐得比钟还准,有一次他说完下课铃声却没有响……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是下课铃坏了。”

“哎,真可惜,唐教授上课那么有热情,一下课就冷得和冰似的,不接受任何人的提问、搭话。”

“这也不能怪他,唐教授那么完美的人,肯定从小到大受多了女生的‘骚扰’……搞不好还有男人的骚扰呢,当然会烦这种事。”

“可是……也有人是真心想提问的吧。”

“如果是你,去向他提问,你敢保证真纯粹只是为问题?”

“这个……嘿嘿,不敢。”

“是吧~再说了,他上课时也已经特地给大家留了一块提问时间。”

“看来,想获得他的注意,只能在上课时间好好表现了。”

“加油加油~”

“我一定要成为他记得最清楚的学生~”

“切,我要成为第一个引起他注意的学生。”

旁边的七嘴八舌,慢慢成了纯花痴时间。林小爱听到这“第一个引起他注意”就赶紧夹着尾巴默默走人,以免万一她们突然想起她好像就是那个人,把矛头指向她就惨了。

林小爱承认唐允昌长得很好看,有智慧有才华,性格偏冷不爱拈花惹草,在传说中还那么爱国,真是接近完美了……是她,目前为止碰到的一个,最接近她内心对未来那个“王子”的描绘的人。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好歹接近了的人,其他许许多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连“王子”的边儿都沾不上。

可那又怎样?林小爱一直相信,爱情一定是两厢情愿、互相钟情的,如果只有一方的喜欢,那就不是真爱。骄傲如她,根本不想做别人生命中的配角,尽管那个人很完美。

而这位“伟大”的唐教授,有可能会喜欢她么?很明显,不可能,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甚至连正式的师生都算不上。她是外系的旁听生,一个礼拜来听这么一次课,一个学期以后,也许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因为爱幻想,林小爱对自己的“王子”有诸多甚至算是详细的描绘,但也因为现实,林小爱对唐允昌没有任何“肖想”。

林小爱走到偏远而安静的走廊边,倚在栏杆之上,拿着笔记本复习刚刚记下的内容——上课认真听讲,下课抽空及时复习,下次上课前再复习下这次讲课的内容,将它们连贯起来,这是林小爱的学习方法。这些都做到以后,她平时就不用再特地抽时间看这门课的内容了,到学期结束前,再读一遍,她就能顺利考到前三。

“人的大脑可以简单分为三个区域……”林小爱轻轻念着笔记本上的内容,没有发现拐角之外的栏杆上倚着的另一个人。

她是真的没有发现他,而且,真的在认真复习。唐允昌闭目养神,静静听着林小爱的小声默读,觉得这女生蛮难得的。无论是不对他犯花痴,还是认真学习方面,好像都和时下的女学生不大一样。

还有,她是听觉动物呢。

“诶?”林小爱吓了一跳,这里有人?

“听觉动物。”唐允昌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说的话,虽然他也是才发现自己起先居然把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林小爱往前走了几步,探头看到倚在拐角外栏杆上的唐允昌:“唐教授?”

“嗯。”唐允昌不冷不热的应着。

“您刚说什么听觉动物?”

“你是不是念着一些文字的时候比单纯的看更容易记住。”陈述句,而非疑问句。

“是呀,你怎么知道?”林小爱很好奇。

“很简单,你刚看笔记的时候念念有词,和我刚好相反。”

“相反?”

“我只看,不念,因为我是视觉动物。简单来说,人类大脑的记忆有两种主要的信息输入源,耳朵和眼睛,有些人眼睛更好用——比如听课的时候,非得盯着老师看,才更容易理解并记住内容,而有些人是耳朵更好用,上课只要能听到老师说的话就可以理解并记忆。”

“哦。”林小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她听到别人说话很容易就能记住并复述出来,而她有个舍友正相反,常常把人的话当耳边风,好像根本没听到似的。就是这个舍友看书就从来不念,期末复习的时候被她一念还嫌她烦人,搞得她都只能自己默默到外面去找个地方读书了——毕竟,她这习惯,也不适合上安静的自习室。

“不是好像,是事实。”唐允昌瞥她一眼,又抬手看表,“上课了。”

唐允昌说着,抬脚往教室走去,林小爱连忙跟上。然后她神奇的看着唐允昌踩着上课铃声走上讲台……

……

真准时!!!他不会其实是机器人吧?!囧

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