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北城冥的玩物

  晓画抬眸一条白龙在天空盘旋,是她的娘亲,看着扑在地上的人身蛇身,是她的孩子,她伸出手来,十指纤纤,刚才还划过丰少阳透明的身体,是她的丈夫,“哈哈……哈哈……”

多可笑啊!

乱了,都乱了,“我究竟是谁?或许我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你看得是不是很得意,捉弄我是不是很开心,什么狗屁天下,什么狗屁苍生,哈哈……”

晓画怎么能不笑呢?不笑,岂不是辜负上天对她的厚爱,美意。

这一笑在充满危险的鬼谷里,是那么的突兀,那么的刺耳,让一行人物那么的不知所云。

“老天,你开什么玩笑,我娘是龙,我的孩子是蛇,老天你告诉我,那我是什么?是什么——”晓画摇摇晃晃站起来,冷冷扫过在场的人和物,可是她明明在笑,为什么脸上有种异物让她又痛又痒,“为什么要杀丰少阳?”

“娘亲……”宝宝从未见过这样的晓画,声音微微颤抖。

晓画莞尔轻笑,目光寒烈地盯着天上白龙,“原来都是怪物,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呀!”她一手附在其后,手中凝聚着风息,浅浅蓝光在手掌中急速旋转。

白龙轻蔑一笑,用浑厚的声音怒喊道:“找死——”它从青空破光而来,卷起的飓风如海啸般汹涌。

晓画眉宇一皱,化身一道蓝芒,手握兰旋风袭,白蓝在空中相互碰撞,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只有宝宝在一个劲的叫娘亲,这一撞击持续不到三息,不过在旁人眼中,却如同经过几个世纪般漫长。

转瞬间,残日落下,明月冉起,白昼陡换,天地异像让人瞠目结舌,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可解答。

月还在,可奇怪的是,天空中下起了绵绵细雨,白光疾昼,蓝光殆尽,一道白芒刺入地面。

所有寄希望于晓画的仙门中人心下一惊,四位掌门见况,做了相同的表情,那就是撤,因为只有留命才能与鬼妖魔相抗衡,北城冥却悠悠横在他们之前,盯着梦岚道:“你必须留下,当我的玩物。”

而另三位掌门一脸她是为他们仙门牺牲的大义凛然的托词,梦岚冷艳一笑,“天下的确不堪,老身一心系天下苍生,力保天机书的秘密,可未想到谋算错了,是老身害死了无辜的人!”

“快要成为本座的玩物,还那么多废话。”北城冥朝她走去,嘲讽笑道:“这就是人,被同伴舍弃的感觉如何?”

北城冥添油问道:“是不是很恨?”

再家醋再说:“是不是很可笑?”一步一步逼近梦岚,言语之间的讽刺无疑是对仙人无限嘲讽。

乘现在,一道白芒刺来,北城冥唇角一扬,啧啧说道:“又有一个玩物送上门!”

“月卿,快走——”梦岚身子前倾,挡在两人之间,再用尽全身灵气把月卿横扫出去,月卿奋力一击却被梦岚这么简单地甩开,心中难免挫败,“师傅……”

北城冥笑道:“美人,别不自量力。”

月卿看北城冥正羞辱她的师傅,面上满是难过,神界无,天衣有风已被毁,仙门中人又是这么的不济,发生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后,此时此地,她已不知不觉满脸泪痕。

她又是为了什么走到这一步?

此时只有一个娃娃正虚弱地喊着娘亲,地上被炸了洞,白龙在上,看着布满血痕的利爪,晓画的下场已可预料。

可是正在此时,白龙咦地一声,晓画正悬在半空,身子狼狈不堪,蓝光萦绕在旁,月卿看到此处,知道晓画已筋疲力尽,陷入昏迷,不由为她着急,看着白龙再跃起,心中着急,大声喊道:“晓画,快醒来,快醒来……”

“娘亲……娘亲……快醒醒,不要丢下宝宝!”

晓画的意识还在,可是她好疲倦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修炼破阵,为的就是求一个答案,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已不想知道答案了,那个她最想向他求答的人都不在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晓画不想理清了,闭上眼睛,什么都无所谓了!

凶光袭来,听着宝宝越加悲伤的哭声,眼泪溢了出来,宝宝,对不起,娘亲太累了,就睡一下,一下就好!

白芒劈来,晓画唇角微扬,不如让我下去陪你吧!黑眼狼。

北城冥的玩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