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们之间算什么?夫妻?

  晓画松懒一笑,“我像那么大度的人么?”

少阳道:“那你想怎么样?”

“一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若犯我,我灭她全家,哈哈……”晓画睁眼,唇角勾笑道。

少阳闻言,俊雅的脸也起了一分笑意,问:“真是这么想?那我帮你。”

“哎……想想就过了。”晓画抬头望着他的侧容,“过过嘴瘾就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若真去动手,那就太费神了。”

少阳点头,俯首,一个湿热的吻印在她的额头,让她心中一动,目光不由变得无往常那般平静。

“不过还是先谢谢你了。”她低声道了一句,然后从他怀里抽离出来,笑道:“丰少阳,冲你这次这么仗义,从今天开始,你我以前的种种恩怨,一笔勾销,就让我们结拜为金兰,你为兄,我为妹,如何?”

少阳对她的话吃了一惊,愣了半刻,“你真想与我结拜金兰,而不是进一步发展另一种关系?”

“这世上感情大致分为三类,可那种关系看似轰轰烈烈,却也是最为脆弱的,而我不想失去你这朋友。”她为腿盖了盖被子,却不知为何,不敢去看那双墨眸。

“只能是朋友?”他的声音带有一丝不悦,落落再问:“那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看着我把刚才一袭话再说一遍。”

晓画手一抖,心虚了吗?绝对不可以,撇头,抬眸,一鼓作气,“丰少阳,当你之前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心里的确有过欣喜,可是如今的你我都很清楚彼此想要的是什么。”

“我已经没有信心去经营一段感情,我害怕对方对我说我已经不爱你了,到那时,我该怎么回应,难道也回一句:‘没关系,我也不爱你了’还是祈求着说‘没关系,没有爱我们还可以在一起’”

“若是你我之间要变成这种纠缠的爱,可这种感情又能维持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七年,不要告诉我可以永远,永远是多远?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还是沧海桑田?”

“花开花落会有时,是花总是会败,世间万物都会败迷,所以爱情其实也一样,它无论被世人歌颂得再美好,归根是因为存在的太少,世上太难寻找,在我看来,它或许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才配称得上难能可贵这四个字。”

“丰少阳,所以我们结拜金兰吧!”

虽有怆然若失,可这一袭话也却说的神色自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明明可以在他胸口插一刀,报他退婚之仇的时候,却也被她轻然放弃。

黑的如墨的眸,映透着自己的影子,本就没有一分光鲜,这一刻沉落虚空,竟然让她莫名紧张起来,他问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比真金还金。”

他一僵也不过一瞬,别开目去,“我不能答应你。”

转头便又是雅笑盈盈,一双墨眸带有一分寒意,语气还是那般温雅,“我不想当你的兄长,都说长兄如父,我已经是宝宝的爹爹了,难道还要当你的?”

我们之间算什么?夫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