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狂蜂浪蝶

  人言可畏!

最后,得出事情结果是少阳会客的事情被搅得一塌糊涂。

而晓画还未报出自己大名,这丰少阳的夫人就已经坐实了,宝宝他爹的名号也落实了。不过还好宝宝并不是特别粘他,也少了她吃醋的心,至于丰少阳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晓画分析众多因素,得出最有可能的两种。

第一,这位骄子真被那些狂蜂浪蝶给扑怕了。所以选择一个心宽体胖的女人,一个天才宝宝来把他挡挡小蜜蜂,而此行显然收获甚微。

因为又传出以下版本:

其一:哎呀,你看那无财无貌生性懒惰的花姑都有机会,那我们这些仙女就更有机会了,姐姐妹妹一起上,势必要把骄子拿下。

其二:花姑娘,可能把小仙引荐给丰师兄?晓画含笑点头,众位仙门女子被她指明道路去到玉宫,可玉阁门前,天天门庭如市,络绎不绝,真是辛苦两位仙童了。

所以这第二种可能,就是花姑变成牵线红娘,暗寓让狂蜂浪蝶来得更凶猛些吧!

凶猛的蝶浪风波还在进行中,有轻轻的脚步声,她直接眼也懒得抬,“出门后左转,第二路口右转,直行便可看见一座白玉砌成的阁殿,金子留下,不送。”

敛财有道,和气生财,要知道这些仙人有的就是时间与金钱,不敲她们都对不起自己。

没有说话,晓画能感受那双眼睛一直都在盯着她看,让她不悦的皱了皱眉,在太妃椅上转了个身,让那道目光锁在她背部,这些仙女会打量她容貌的也不算少数,毕竟流言骇人,提醒道:“看了姐姐这么久,现在收费两锭金子,再不去玉阁,天就黑了。”

“晓画。”

她倐地睁眼,一道异芒射出,今日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背后的这束目光竟让起她了厌恶之心,声音松懒笑道:“莫非你也看上我家相公?”

“晓画,当年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声音低沉悲伤。

一口一句晓画,在她听起来,分外像笑话,也在提醒着当年她那股很傻很天真的笑话过往,心上猛然涌起一分烦躁,冷冷讽刺说道:“你若找相公呢,金子留下,不送,你若找晓画呢,金子留下,依旧不送,花心姐姐我很忙,所以温世子,请吧!”

“晓画,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再问道,看来坚持不懈。

“没有为什么。”晓画轻笑一声,冷道:“满意了,金子留下,不送。”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声音如同从地府中传来,不乏深深的自嘲。

晓画一笑,起身看向他,眼中未有丝毫笑意,吐出的话也冰冷至极,问:“怎么找?”

“用钱找?”她一甩袖,今日收集的半箱金子,全部摊在他的脚下,“这些金子够不够?温世子找我还钱么?那么这些用来支付当年的衣食住行,可够?”

“晓画,你非得这样吗?你原来不是这样的。”温若凡愕然地看着她,脸上浮出一抹不明的困惑。

狂蜂浪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