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带子夺夫记

  丰少阳只是撂了了一句话,瞬地敲碎了美人琉璃心,在师兄怀中昏了过去,“你们什么时候办席,记得通知我们一家人。”

当晓画听到仙女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也就理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发展过程,她分析了一下,这是典型的美人优越感起而引发的自作多情狗血的爱情故事。

话说璇玑仙子为第二美人,又经常出席四大仙门各类盛典,美人闲话多,她因倾慕丰少阳,被就经常被仙人们闲来话嗑,捧为一对仙侣,嘴上虽搪塞,可却早已把丰少阳当做仙侣。

晓画料想这丰少阳懒得去解释那个啥,那就顺其自然发展。

后来,这璇玑又得知爱慕着自己是简华,心一横,请求师父让他迎娶璇玑一并双修,这话还未传到璇玑耳旁,却早已在华山流传开来,璇玑闻讯惊慌,生怕丰少阳误会,立刻前往蜀山解释。

却不料,这一天是蜀山下凡历练之始,而丰少阳本年级尚轻,本不用这么急着去,可反常的是他去了。

璇玑赶到时,连丰少阳的影子都没瞧见,却被蜀山仙子们提前得知消息,便众多因素起来,合计数落她一顿,说她一脚踏两船,因此丰少阳才会伤心下凡去。

心灰意冷后,璇玑仙子回了华山,利用一些比较激烈的自残手段,终于让华山掌门收回成命。

然后,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丰少阳历练一年圆满,她迫不及待赶来蜀山向他解释,未想到有突发事件起,看到的是丰少阳正与她在院中上演着因宝宝引起的那段荒唐事。

荒唐事过,她又被丰少阳给拖拉走,这一下,狗血误会事件变得更加荒唐了。

让璇玑仙子颇受打击,但她一打量晓画的模样,美人外貌的自我优越感升起,以为丰少阳记恨一年前她与双修的那件事,于是赶忙追了上去,之后就有了美人泪奔的那一幕。

若她的姿色能比过璇玑的话,就没有下面一幕亲亲一家人的大戏,可惜她的姿色比之璇玑,都不用明眼人,只要随便一瞧便见分晓。

所以璇玑美人的自我优越心又作祟,以为这个丰少阳嘛,肯定还在计较她与师兄双修这件祸事,估计后面回到华山后,用了一哭二闹三装可怜这几招,把师兄请来解释,存了想让丰少阳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的心,让一切回到原始。

恰巧那一天,丰少阳应了肖掌门的要求,正准备在大堂,会一会恒山新招收的天骄,未想到恒山骄子还没有等来,倒是璇玑与简华已在大堂等候着他。

大堂会客,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弟子呢?璇玑一时拿捏不准丰少阳的脾气,小家碧玉般站在一旁,简华也拉不下这个脸,也就站在一旁。

终于璇玑忍不住,准备开口解释时,晓画就粉墨登场了,于是璇玑大惊,把简华逼上梁山,可简华对天资独好的少阳早存了嫉妒之心,所以在大堂里,话中带话,暗锋针对。

却不想宝宝一口搀和,最后演变为恒山骄子还未见到,他们一行人却给蜀山弟子上演了一出《带子夺夫记》。

可在晓画看来,璇玑的美人的自我优越心不断作祟,再加外界因素的不断催化,于是这位仙美人的感情演变为自我欺骗的自我催眠。

简而言之:活脱脱的单相思而引发的爱情妄想症。

带子夺夫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