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提亲么?

  “是么,是挺特别的,怪不得安师兄会上心。”温若凡隐有怅意。

“可不要因为别人长得丑,而小看那女人,听说她还有一个儿子,可是……”

随着晓画脚步恬然走远,已听不清他们后面的对话了。

她抬眸看了一眼雾气朦胧的仙境,摇了摇头,刚踏入前院时,宝宝已扑了上来,笑格格道:“宝宝老远就闻见娘亲身上的气息。”

“你是狗鼻子么?”晓画抱起宝宝,轻刮了一下他又小又挺的鼻梁。

“娘亲,你不开心么?”

“呃?宝宝,你是悟空转世?”小小年纪,竟火眼金金,怎么看出来的?毕竟孙悟空也是在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这么一想,挺有可能的。

宝宝捂着眼睛,捧着红红的脸颊,嘟嘴奶声道:“因为娘亲从来都没有特意来探望宝宝的,都是宝宝去找娘亲,娘亲天天都想着睡觉,一点都不管宝宝的死活。”说到最后,好委屈啊!

“是么?”某人故作失忆状。

“是……就是……娘亲你是不是怀上爹爹的种后,有了爹爹后,就不要宝宝了?”宝宝眼眶红红,越说越委屈。

这哪里跟哪啊!这小子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都说宝宝是娘亲的小心肝,娘亲怎么舍得不要宝宝呢?”晓画安抚道。

“那宝宝的爹爹是娘亲的什么呢?”宝宝泪光打转,问道。

“呃?”这个问题貌似不太好回答。

“宝宝不跟爹爹争宠,所以宝宝与爹爹都是娘亲的小心肝对不对?”宝宝呜呜问道。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泪光莹莹。

晓画见他这副可怜模样,顺着他的口,亲吻他额头,笑答道:“对。”谢谢你一路陪着我。

“真的?”宝宝伸手揽抱着她的身子,擤了擤鼻涕,眸光隐隐发亮。

宝宝道:“娘亲。”

“嗯!”

“宝宝刚才听说有人来向爹爹提亲。”

“啥?”晓画瞪圆了眼睛,难道仙门也有提亲这一说?为什么她只听过双修之说,女的向男的提亲?而且还是向那个目中无人的丰少阳提亲。

这可是丰少阳回归的第一大新闻,一定要去看,而且还要搬着凳子,嗑着瓜子,好好看戏。

可,这戏一看就又出问题了。

宝宝的话可信么?当然在晓画的悉心教导下,他会把话分开说,拼凑着说,然后当晓画牵着宝宝兴致勃勃地从偏门走到会客大堂时,所有人的目光又一致扫在他们身上。

她本就存了不想出彩的心,未想道还是这么属人注目,眸中一叹,却也扬起最合宜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这声招呼打的,宛如他们与他十分熟悉,已不用客套。

这可是晓画第二次见丰少阳,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拂他的面子,不搭理他之时,“爹爹。”这一声叫得那个清甜,那个清脆,让她这个当娘的都吃醋了。

少阳朝他俩走来,那个步调优雅至极。

是谁之前说的不要让宝宝靠近他的,这倒好,允许官兵放火,不容百姓点灯。

提亲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