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追求。

  有钱腰杆就直,有钱她就能在某人面前有话语权,不需要依附他人也能带着宝宝生活的很好,“用金子砸死一个人。”

“谁?是谁,花心快快告诉我,我用法术帮你报仇,一定让欺负你的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安昌靖一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豪迈道,形象无限光辉。

晓画神色古怪地看着他,再吐一词,咯吱一响,安昌靖彻底石化了。

“我娘。”

宝宝再用小手掌轻轻一拍,他的心变成琉璃,一片片碎了,碎的是晶莹剔透的漂亮。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没有希望,而是有过希望破灭后,只剩下绝望,而且还要含着绝望奔跑,安昌靖忽然强烈地体会到这种感觉。

宝宝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无奈双手一摊,奶声道:“安叔叔,你安息吧!”这个词貌似不是这么用的,宝宝!

好吧,宝宝思量又道:“安叔叔,你瞑目吧!”

从恒山赶来偷看晓画的安昌靖,第一百零一次的仍然是竖着踏入蜀山,横着被抬了回去,嘴里还不忘喃喃道:“我身不死,心不灭,我还会回来的,花心……等我……”

革命尚未成功,仙友继续努力。

作为一个带着宝宝修行的女人,被一未来栋梁死缠烂打的女人,无论走到蜀山哪里?都将是瞩目的焦点,可这个焦点却因一人的将要回归,瞬时被打入冷宫,似永无翻身之地。

而这个人便是那位一岁开口说话,两岁走路并能作诗,十岁出口成章,十岁遁入仙门,二十岁仙门天骄的丰少阳。

传闻他顶着人神共愤的脸,让仙门女子夜夜魂断梦牵。

传闻他绝无仅有的仙门者,奢华生活无人无仙可能及。

传闻他……

说起最后这个传闻,倒是真让彻底晓画给汗颜了一把,当初紫衣老者肖掌门问她上蜀山有什么追求?

她笑问道:“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八字胡肖掌门问:“假话何说?真话何讲?”

“假话就是做吃等死。真话嘛?”她笑道:“我一直有一人生志向,不知道能不能在有生之年达成?”

“啥?”

“给自己建一座金光闪闪的大房子,墙是白金的,这样到处都是镜子,屋顶是黄金的,阳光一照,如佛光普照大地,普渡众生,当然家具全部都是纯黄金的,这样别人不顺我心,我用黄金砸他,估计他们也乐意受着。”

“床嘛,更需要是黄金的,这样躺着,心里得多踏实,估计普天之下也没有比这床更结实了,做梦都乐呵呵地笑醒,而被子一定要用金丝绸缎编制而成,盖着身上多显贵气,金贵十足。”

两位老者的下巴掉到地上,一脸痴呆地看着晓画,彻底风化了。

肖掌门‘啪’的一声,拍掌叫绝,惊地转瞬奔到晓画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道:“姑娘,来我们蜀山吧,我们这里就缺你这号非正常人物。”

还未待她反应过来时,心心相惜,他脱口说道:“白玉为廊,仙玉为柱,金玉为桌,翡玉为凳,暖玉为床,软玉为席,云玉为被,姑娘,你有没有动心?”

追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