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惰娘亲饿宝宝

墨染铅华 著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鬼头

  天雷阵阵,闪电连连,狂风席卷大地,带着一股窒息的气息,即便有安昌靖的结印,众人依然感觉到头昏脑胀,一群山贼因受不了,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稍微严重的,直接口吐白沫。

晓画抱紧宝宝,两人大眼瞪大眼。

宝宝身子情不自禁瑟瑟发抖,眼眶微有莹光,面色苍白,十分害怕,不禁紧紧抱住她的脖子,虚弱道:“娘亲……”

这种状况太诡异了。

“别怕,娘亲在,宝宝睡一觉就好了。”晓画听着外面的连连巨响,心中一紧,一手轻轻拍背安抚一面沉思。

时间经历有时也是好东西,比如让她学会了处变不惊。

正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四处传来:“仙门如此不济,既然派一个小辈来看守本座,小辈,本座且问你,灵澈她……在哪里?”

“灵澈是谁?”安昌靖急速旋转手中法宝,一边问道分散那鬼头的注意力,可惜法力不济,额头直冒冷汗,心中不断叫苦。

怪事天天有,今日特别多。

“小辈,你竟然不知灵澈是何人?是她将本座封印万年,而本座也不弱,毁了她半生修为,如今都算扯平,一万年了,她是不是也该给本座一个回复?”声音是经历沧桑的轻叹。

宛如一回涟漪过后,只想追溯那未完的梦萦。

安昌靖吃力万分,暗暗道师傅你若不再快点来,就等着替徒儿收尸吧。

硿咚一声巨响,圈圈荡漾,在这山谷里,更显慎人寒骨。

“你……你……”

安昌靖负伤回到房中,房中一片狼藉,而见晓画正抱着宝宝,从容不惊地看着自己,一时竟忘了问她怎么没晕,自顾手忙脚乱慌道:“姑娘,待会我拖住他,你快些离开。”

晓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身上几处伤痕,模样十分狼狈,与刚见面的意气风发截然相反,问道:“这山中封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安昌靖听着她冷静的声音,急躁的心沉稳下来:“我也不知道,只晓得是一个法术十分了得的鬼头。”

“灵澈……你快出来,本座知道你就在这山寨里面,你再不出来,本座就不客气了。”声音在山谷内不断传荡,与之前不同的是隐有怒气,看来耐心被用完了。

“灵澈是谁?”晓画再问,她见安昌靖摇头,一脸不明。

又循序问道:“他说的是万年前,这鬼头如此厉害,灵澈既然能把它封印在此,必定法术高强,然后再通知你们守护,你们既然不知道自己的祖宗?”

安昌靖被晓画一提醒,这时才恍然道:“有了,莫非这鬼头说的是女娲之后第一战神外加第一美神的灵澈上神?”

“女娲之后第一战神外加第一美神的灵澈上神现在在哪?快点告诉他就好了。”晓画一听那鬼头的语气,立刻明白这鬼头肯定贪慕着灵澈上神,只是当年是非曲直又怎能靠几句问候推断得出呢?

当下最妥当的处理方法就是让鬼头得了她的消息,再加唏嘘一场,言灵澈上神必定菩萨心肠,告诉他不要刚出来就枉杀生灵,以免上神生气。

可是安昌靖后面的那句话又让她心底拔凉,“上神早在万年前就灰飞烟灭了。”

“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晓画再不能保持淡定了。

因为一阵飓风已把山寨房屋给全部掀起,安昌靖起术定身,才让屋中众人免遭被卷走的命运。

烛火灭,星光无,夜且浓且黑,仿似都能滴出墨来,阴风阵阵袭来,让晓画一阵毛骨悚然,心中顿时忐忑难安。

他们究竟走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生死悬于一线,许久没有这感觉了。

安昌靖见她面色苍白,自然侧身向前,挡在她身前,让晓画心底升起一阵触动。

“小辈,本座明明感受她的气息就在这里,你胆敢骗本座,可知后果?”黑夜之中,一抹黑影款款而出,脚步不徐不疾,沉稳得让天地染上了几分死寂,“灵澈万年未见,你……可安好?”

鬼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