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卷 蜕 第二章 复活

  张少阳说我们需要开始录制第二章唱片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把脸紧紧地贴着鱼缸的玻璃壁,空洞地注视着里面几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游来游去。他正在鱼缸的另外一边,他说我们要开始录制新的唱片了。隔着一个玻璃鱼缸,他的脸被扭曲了一些,显得特别滑稽,于是我笑了。他的表情在我的笑容中定格了,他就那样隔着鱼缸呆呆地望着我,我也就平静而淡定地直视着他。这场景像极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男女主角。

之后他绕到我身后抱着我,他温暖的怀抱如同亲人,我没有拒绝,他居然哭了,他说他终于等到我笑了,他说自从我出事到现在他每天都惊恐不安地等待这一天,今天我终于对他笑了。我默默无语地听他说着,说他因为那件事多么自责,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妈妈我至今依旧可以幸福地像个公主,他又说如果那天早点去接我的话也许不会发生任何事,他叫我快乐起来,他说他会跟我一起承担以后所有的风雨。我冰冷的心里有一丝并不能改变大局的暖意,就像是早已冻结了千年的冰山,嫩绿而孤独的一颗向日葵的苗,并不能使它融化。但是我还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环抱着我的手臂,算是安慰。

这样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第二张唱片的录制。闲暇时候我不再呆坐在某个角落里,吸烟,更多的是看着鱼缸里的鱼,他们一边闲适地游来游去,一边从他们巨大的口中吐出一个一个泡泡,他们的眼睛空洞无神,像是尸体。花花绿绿的尸体在这个鱼缸里漂来漂去,他们吐着气泡。可笑的吐着气泡的彩色尸体。

张少阳像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一般关怀着我,安排我的饮食起居,安排我去工作,安排我出席宣传活动,答记者问。而我并不需要说太多话,因为这是我被需要和强调的风格,我只需要站在那里,安静地做我自己,就已经足够。他们把我的沉默视作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他们把这样的状态称为:“迷离颓废的性感”。我只是僵硬而顺从地接受张少阳为我安排的一切,因为我知道他要养活我,养活他自己,他要用自己的创作去换成效益。

噬那边,甚至可以说,海峡对岸并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也许是张少阳不想让我听说那边的任何消息。我并没有问,也没有打听。直到张少阳跑来告诉我:“你父亲的公司快要支撑不住了。”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出声大笑,直到笑出眼泪,我说:“这很好啊。这是最近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张少阳不发一言,他说,你早点休息吧。

我打开电脑,铺天盖地全都是金融危机的消息,一些大网站的头条:“金融巨头萧氏企业难抗金融风暴袭击”,巨幅的照片上,是萧子城依旧王子却忧伤愁苦的脸。我对着他的照片笑,我为他的失败而欢呼雀跃,我为我九泉之下的母亲笑,我为我自己笑。和他的新闻并排出现的是我的照片,颓废而懒散的一张照片,头发居然已经长到如是地步,自然卷曲,耷拉在肩膀的两边,遮盖住一些脸庞,居然是妩媚而动人的。“迷离的性感,歌坛新后邱宜最新唱片即将发布”。多么熟悉的场景,才不过几年的时间,我和萧子城又并排出现在众人面前,与之前不同的是,我如今意气风发,而萧子城身陷困境。命运神奇地轮回般地上演着类似的情节,谁都逃不出它的摆布。

我突然就振作了起来,突然觉得惨淡的人生开始出现了让我活下去的理由。我要看看他们最后将如何收场。出事后第一次坐在梳妆台的前面,为自己化了一个妖娆的妆,我拨通了张少阳的电话,告诉他我要参加明天今天晚上的酒会,沉默了半秒之后,他说:“我一会来接你。”

第六卷 蜕 第二章 复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