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卷 迷失 第一章 噬

  噬城。夏天。地图上噬城,是距离我的父亲最远的城市。



我和月影,约好了在学校的正门前不见不散。我到的时候,月影似乎已经到那里很久了。给了对方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拥抱。她的头发上有好闻的自然香气,我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对她微笑:

“影,我们又见面了。”

“是的,又见面了。”

也许是太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吧,两个月假期的彼此分离,让我们都非常的想念对方。

月影陪我办过了入校手续,拉着我的手一起,在噬城大学的林荫路上,悠然行走。这所学校,有那么多的男孩子,一下子让对男孩子非常陌生的我们,感觉到周身不适。我努力地想在脑海里翻出一些关于男孩子的记忆,却只追溯到小学的时候:

那些被家里宠坏了的有钱或者有钱人家的独生男孩子,总是飞扬跋扈地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制造是非。他们欺负女生,搞各种各样想都想不到的恶作剧。除了这些,他们另外的特长就是在操场上面把各种名牌的衣服裤子,搞成无比邋遢的模样,然后一身难闻的气味,在教室里对着漂亮的女孩子嬉皮笑脸。再有,就是我的两个弟弟。第一个,萧何,我只记得,我曾经握过他的手,柔弱无骨,脆弱的就象橱窗里的玻璃娃娃。他也果然是一个玻璃娃娃,不然为什么在短短三年的生命里,就不停的生病,最后摔死了自己呢?第二个,萧云。我对他的外表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因为他从来都是一副见不得人的羞涩模样。不论谁跟他说什么,他都用那种闪烁不定的眼神怯怯地看着,就象小贼一样。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子,却被爸爸和奶奶爷爷们捧在手心里,似乎他就是全世界的王。

“想什么呢,瑶?”月影捏了捏我的手,“开心点吧。你现在离他们很远。这里只有我和你。”

我点头。被月影牵着,进了一幢很高的欧式大楼,它给我的感觉就象苗圃的教堂一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下来。我们的宿舍在十五楼,也是顶楼。出电梯的时候,我刻意地看了一眼楼梯口,墙壁的上面,有一个梯子可以通向顶楼——不知道有没有象苗圃中学一样,在盖子上面加上一把沉重的大锁。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月影突然发问。

我点头,又摇头:“司机送我到机场,然后我自己坐飞机。”

“什么行李都没有带?”

我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有这个。”

“哦。”月影的无言代表了解,习惯了。

已经到宿舍门口:606,向阴。

“我妈妈送我来的,你见过的。还记得吗?”我发愣,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慈祥而美丽的女人。很多年没见了,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子了。

推门的一瞬,看见一个女子的背影:长长的卷发,白色的纱纺披肩,红色旗袍,臀部曲线饱满,双腿修长。听见我们进来的时候,她把头回过来了——那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成熟nv人的脸。如果不是之前曾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我想我是绝对不会认为她是月影的妈妈。因为她看上去那么年轻,那么美好,似乎十几年的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是箫瑶吗?”

“嗯,阿姨好。”

月影微笑着拉着我的手走向她的妈妈,又拉着她妈妈的手,在靠窗口的那张床上坐下。

“妈妈,你跟箫瑶有好多年没见了。”

阿姨笑了笑,那是一个很生硬的笑,生硬,并且冰冷。这个笑,似乎是在拒绝和排斥着什么似的,让我感觉非常的难受。

“听月影说,她上学的时候你时常照顾她。真的是非常感谢。我跟月影的叔叔一直都忙的很,月影的弟弟又需要人照顾离不开,所以,一直没抽出空去看你们。”

我不自觉地扬起嘴角笑了笑——这个故事多熟悉啊。也许是被我的不屑一顾的笑容刺激,那个女人停止了嘴里的絮叨,月影用力的捏了捏我的手心,我看了一眼月影,她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我,让我的心被用力地揪了起来。于是我努力地给了那个女人一个微笑:

“对不起,阿姨,我想去下洗手间。”

之后,我就爬上那个通向顶楼的梯子,并意外的发现,并没有人为它上锁。于是站在视线范围内最高的楼层顶端,清晰地感觉到风吹过那种柔和的触感。整个顶楼都空无一物,也许因为刚刚落成的关系。唯一可以遮阳的,是大楼另外一端的一座水塔。我走过去,坐在水塔的阴影里,失神的看着远方。这座城市太美好了,它象极了多年前的茉,那么多花在这个季节层层叠叠地开着。不用使劲呼吸,就可以嗅到那种清新自然的花香。已经是八月,栀子花早就过了花期,满城弥漫的,是一种叫做桂花的,很小的花的醉人香气。远处的楼层后面,还是楼层,并没有茉城那些支离破碎的大烟囱。所以天的尽头很蓝,云朵很纯净。我把手抬起来,透过手指仰望头顶的蓝色。嫫嫫们说蓝天的上面是一个叫做天堂的地方,所有纯净的灵魂都会在肉体死亡以后,回到上帝的身边。从前我总是笑月影,觉得她把自己的信仰寄托与神这样飘忽的东西是多么的幼稚。而自从妈妈去世以后,我开始希望那上边真的有一个天堂。如果有天堂的话,我的妈妈一定在上面。她会跟我的弟弟一起,在上面快乐的生活吧?惟独我,孤单的,一个人,唯一的亲人,居然是与我没有血缘的异姓姐妹月影。我从衣兜里摸出烟,很随意地点燃了。闭着眼睛,让熟悉的烟草气味,通过呼吸一直带到肺里。我想那里一定沉淀了很多往事的灰烬,不然为什么时常压迫着我的胸口,让我无法呼吸呢?泪水顺着眼睛的一角,缓慢的流出,天色,一点点的黯淡下去。



白天落幕的时候我感觉到月影来了。她只是坐在我的身边,什么也不说。她在过去的大多数时间都会这样坐在我的身边,什么也不说。

“她走了吗?”

我看着远方,太阳已经完全隐没了。

“刚刚去了机场。”

“很难得,她记得你。”

“瑶……我知道,她这些年变了。可是她总是我的妈妈。”

“呵”我冷笑,点燃打火机,点燃新的烟,火光在我耷下的头发里,闪烁着猩红的光。我感觉到,月影的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就是她,算是我的亲人了。”我扬起手,一个优雅的弧度,将手里的烟丢向不远处,那点猩红在楼顶的水泥上弹了几下,最后,消失不见。

“瑶,你会离开我吗?”

我有些诧异,今天的月影话比从前多了许多。她问的问题,居然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我会离开她吗?我在思考中度过沉默的几分钟,最后,给了月影一个答案——后来被她当作誓言。

“我离开你的时候,就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我也是。”我看着美丽的月影蜷缩在我的怀里,很信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有些异常。而究竟异常在哪里,却又想不出来。





第四卷 迷失 第一章 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