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童年 第二章 巫婆的咒语

  那段日子,我就象是家里,太阳光里漂浮的粉尘。妈妈忙着怀孕,爸爸忙着照顾怀孕的妈妈。连家里的保姆,都很少有时间,跟我说上几句话。大夫说妈妈身体孱弱,需要休息。于是妈妈就整日整日地待在家里,吃饭都是保姆送到卧室里。



奶奶倒是一反常态,从原来一年都未必打一个电话,到一天打两三通电话。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我从一出生,就是不被期待的。然而我不能说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话。我知道,将要到来的生命,将要彻底地,粉碎我原有的幸福。



只是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到我根本没法习惯,这样的落差。



我把这一切的一切,归咎与那个还没有出生的,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的小生命身上。



也许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我开始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顽劣不堪的孩子。我故意把家里的一切,弄得乱七八糟的,把爸爸最爱的海棠花,全部摇落在地上。开始的时候,爸爸觉得似乎亏欠了我,会买些洋娃娃和稀罕糖果给我,对我的顽皮行经置若罔闻,可后来,妈妈两次昏厥,让他再也没有心思理会我的胡作非为了。

我看见爸爸扶着妈妈,一次又一次走在我们三人以前经常散步的西水路上。我看见栀子花开了,又谢了,被风吹过,象雪花一样,把他们两人,不,是三人的背影点缀成童话故事的结局。我就是被他们,遗忘掉的风景吧。

我在噩梦里反复颠簸,心里无数次诅咒那个对我施了魔咒的巫婆。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阻挡,他的如期而至。那一年,这个南方城市降下了罕见的大雪。我的弟弟萧何,出生了。



我无法形容我见到萧何的那种心情。在我的心里,被巫婆下了魔咒的孩子,应该有一对细长的耳朵,而且应该奇丑无比。这样,我才有理由讨伐他,和他斗争到底。而我的弟弟,他美好的无可挑剔。他的眼睛纯净如水,哭起来的样子,楚楚动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必然会取代我,赢得爸爸妈妈更多的宠爱。



我轻轻地握了握他柔软的小手,抬头看见爸爸,微笑的眼睛。

妈妈似乎很虚弱,她告诉我说:并没有人想冷落瑶瑶或抛弃瑶瑶。瑶瑶和弟弟,都是妈妈的宝贝。我所有稚嫩的伪装在那一刻全线奔溃,我扑在妈妈的怀里,放声大哭。哭着哭着,我看到妈妈的脸色,一点点的暗淡下去。我停止了哭泣,抬头看了一眼爸爸,他正在接奶奶打来的国际长途。奶奶亢奋的声音我在这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我脱口喊出:“爸爸!”



爸爸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于是,我看着妈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意识到妈妈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我几次想要开口,都被爸爸的手势制止,直到奶奶终于停止了她无休无止的唠叨。



而当他终于回过头来,看到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昏迷不醒了。爸爸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冲着门外大声呼叫:“医生,医生!”然后,我看见刚刚走出手术室的妈妈,又被重新推入手术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出来了。他表情严肃地告诉爸爸说:在妈妈的子宫里发现了很奇怪的阴影。医生又说:可能是怀孕期间长出的肿瘤类的东西。

“有生命危险吗?”

医生摇头:“这个还不能确定。你夫人刚才产后大出血,要等她身体好转了才能对她进行全面的检查。至于肿瘤,有可能是良性的,也有可能……”

我错愕地盯着医生的脸,心里并不明白肿瘤是什么,大出血又是什么。我只知道,由于弟弟的降世,妈妈有可能会有危险。于是,心里刚刚燃起的几分好感,又在瞬间消失不见。爸爸转身走开的时候,我偷偷地跑到医生后面,将他的白大褂拽住。他有些诧异地转过头看我:

“有事吗?小朋友?”

我抬起头对着医生的眼睛,问他:“叔叔相信世界上有巫婆吗?”

他笑了:“世界上并没有巫婆。”

我摇头,接着笃定地告诉他:“有的!我奶奶就是。她把弟弟放在妈妈的肚子里,然后妈妈才会流了这么多血。我弟弟,他身上带着巫婆的使命!”

医生楞了一下,之后放声大笑。他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小姑娘,你长大以后会明白的。”我突然觉得有些愤怒,因为他不相信我说的话。

“等着看吧,他很快就要暴露他的身份了。”

我仰起脖子,似乎自己就是那个能跟巫婆做斗争的骑士。回到病房,我看见,爸爸和妈妈,正在微笑着逗弄着,刚刚降世的弟弟。他的小手在空中轻轻地挥舞着,脸上带着一个懵懂而纯净的微笑。——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刚刚并没有跟过来。一种深深的落寞,将我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我将自己关在门外,一个人离开了医院。走了没多久,我就迷路了。我以为向着有梅花的路走总能到家的。可是我发现这个城市里,在这个季节居然盛开了如此多的梅花。我记得我的家是在一条很宽阔的路的尽头,路边上有很多漂亮的别墅和花园。而这条路边上的房子低矮灰暗,路颠簸崎岖。刚刚下过的雪,已经被行人踩化了。在那条狭窄而颠簸的路上,汇成了一条黑色的溪流。

我看着路边的行人对我投来莫名其妙的注视。他们中的很多人,打扮都很奇怪,有些邋遢,跟我所见过的人全都不一样。我于是就想扭头向回走,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地方,无数条肠子般粗细的小道纵横着,我就站在他们纵横交错的结点上。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我惊恐地不敢再挪动半步。两边的路灯懒散地亮了。这条路上并没有几盏完整的路灯,所以一切在朦胧的灯光里面,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我觉得自己象是到了《海的女儿》里,巫婆住的珊瑚丛里。那些歪七扭八的树,就是巫婆的珊瑚,而那些骑着车的,走着路的奇装异服的行人,就象是骑着扫把的巫师巫婆飞来飞去。

我躲在街道的一角,无声的哭泣。我哭泣,是因为我害怕。而之所以无声,是因为我害怕我的哭声,会招来巫婆和巫师的注意。



我一直躲在路边一个店铺的广告牌后面,感觉到身体很冷,也感觉到肚子很饿。我想保姆红梅一定做了很香的皮蛋粥,妈妈和爸爸这时候应该发现我不在了,他们一定很着急吧?脸上的眼泪干了,被风吹着刀割一样的疼痛。就在我以为就要这样度过一个夜晚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美好的不象样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没有妈妈吗?”

我抬头,看见了我生命里,第一个天使。



第二卷 童年 第二章 巫婆的咒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