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童年 第一章 噩梦之始

  萧瑶,那是我的本名。萧是我父亲的姓,萧子城。

我出生的城市叫做茉。茉莉的茉。童年里的茉,跟现在的噬,就象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梦境。前者坠落在我永远一去不复返的童年记忆里,后者,则让我永远坠落在它的回忆里。

记忆中茉城的四季都被花木点缀,春的樱花,烂漫;夏的栀子,纯净;秋的枫叶,炽热;冬的梅花,高洁。那时候的我,就象是得天独厚的公主,在爸爸和妈妈的呵护下,张扬地成长。

每年的六月,栀子花都开到荼糜。闹市区的人们,忙碌在上班下班的路上,没有心情注意花开花落,任凭它们凋零散落一地,再被过往的车辆,碾成粉碎,灰飞烟灭。

而我家,居住在西水路——一个几乎与尘世绝缘的路段,那里居住着全市最有钱的人们,依山傍水,美不胜收。我并不知道,居住在西水路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只是喜欢,在樱花和栀子花的花季期间,徒步回家。即使父亲叫司机去接我,我也是到了西水路口,就吵嚷着要下车,奔跑在落英缤纷的雨里,接一裙的粉的白的花瓣,放在书籍里,做成干花。那几乎是我儿时所有的乐趣。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幸运儿。有一个有钱的父亲,一个温文尔雅的母亲,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衣食无忧。他们送我去最好的幼儿园,接受最好的教育,从钢琴到小提琴,从国画到抽象画,他们能想到的,我有兴趣的,他们都放任我去学习。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孩子,就象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样。而我的公主时代,并没有维持多久。在我六岁的那年,祖父母突然到访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父亲的产业,据说是从祖父那里传承下来的。父亲开始经营之后,祖父母就移居到了加拿大。

爸爸35岁生日,妈妈和往常一样,买来了红酒,玫瑰,定了蛋糕,亲手下厨去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我和妈妈在家里等待爸爸回家,一直等到天色渐渐地黑了。

晚上九点左右,饭菜几乎凉了,妈妈刚准备起身给爸爸打电话,爸爸的车喇叭就响了。于是我欢奔乱跳地,冲到花园里,去迎接晚归的爸爸。看到的,却是爸爸,和两个陌生的老人。

“他们是谁啊?”我伸手指了一下爸爸身后,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不悦的颜色。

爸爸也表情严肃,失去了往日的温和模样,他对我说:

“他们是你的爷爷和奶奶,快去跟爷爷奶奶打个招呼。”不知是因为怕生,还是因为爸爸表情和语言的震慑,我怯怯地叫了一声:“爷爷,奶奶。”

奶奶皱着眉头,厌恶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对爸爸说:“这个孩子不象爹,不象妈,疯疯巅巅,贼眉鼠眼的。你和小默应该尽快考虑生个二胎,给我们萧家培养接ban人啊!”

“妈!你说什么呢?”

“怎么?妈说的不对吗?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那你也不能……”

……



我楞住了,楞楞地站在那里,看着爸爸和爷爷奶奶的背影,楞楞地站着。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餐桌上,又是怎么和那两位被我叫做爷爷奶奶的老人,吃完了那顿饭的。我只记得,晚上洗澡的时候,我站在穿衣镜的前面,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审视自己的容貌。

我的确算不得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的眼睛细且长,微微张扬的,有一点象狐狸;小而俏皮,并不很高的鼻子;唯一值得欣赏的,得算那点点的红唇,可惜,又显得厚重了些。我长的不象爸爸妈妈吗?家里的客厅,书房,餐厅里,都挂着爸爸妈妈结婚时候的照片:

爸爸穿着黑色的礼服,打着整齐的领带,脸上带着一个王子般的笑容;而妈妈,身着雪白的婚纱,娇柔而不失矜持地,轻轻依偎着他。他们就象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天生般配。而我,既没有父亲挺拔的鼻子,也没有母亲秋波荡漾的大眼睛。我真的不象他们。

我是他们的孩子吗?



第二天,祖父母就搭乘飞机,飞回了加拿大。回到家里,我忍不住问了妈妈:“我是不是你捡来的孩子?”

妈妈楞了一下,后来跟爸爸交换了一下眼色,笑着对我说:“当然不是了,你是妈妈生的孩子。”

然后妈妈接着说:“妈妈再给你生个弟弟好不好?瑶瑶就不寂寞了。”



我从沙发上跳起来,象一个顽劣不堪的孩子一样,尖叫着对我妈妈说:“不要!瑶瑶不要弟弟!”

我坐在地上撒赖号啕:“瑶瑶不要弟弟!不要!永远也不要!”

爸爸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够了!”

我惊讶地扬起带着眼泪的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向宠爱我的爸爸:他居然打我。

爸爸似乎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走过来想要摸我的脸,我却跳起来跑回房间,将门反锁,

那一夜,我第一次做噩梦:

我穿过一条狭长的林间小路,听见远方传来悠扬的音乐声。我就跟着音乐的声音一直往前走,直到前方出现一座白色的城堡。我看得到,城堡里,王子和公主纵情舞蹈,转啊转啊,就象所有童话故事的结局一样,圆满。于是我走进了城堡,没有一个卫兵伸手拦我。正当我快要看到王子和公主的容颜的时候,一个骑着扫把的巫婆出现了,她呵斥着我:“你这个贼眉鼠眼的小妖精,滚出去!滚!”于是,我惊呼着从梦中醒来,对着床对面的梳妆镜子,再也无法睡去。这个梦,又在之后的三日,重复出现,直到我终于看到了,王子和公主的容颜——他们是我的爸爸和妈妈,而那个巫婆,她是我的祖母。

这个梦,藏在我儿时的回忆里,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真的害怕,爸爸妈妈有一天,突然告诉我说:我不是他们的孩子。我更害怕,爸爸妈妈会真的生一个弟弟给我,就不再要我了。我就象所有听过的故事里的,没爹没娘的小孩子一样,孤苦伶仃地四处流浪。

从那以后,我变成了一个古怪的孩子。我会经常做着古怪的梦,然后半夜时分从梦中醒来;我会在半夜醒来的时候,偷偷地跑进爸爸的卧室,看是否有人放弟弟到妈妈的肚子里去;我还会在别人提起我长相的时候,分外暴躁不安。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却敏感地发现,爸爸妈妈,和周围所有的人,都变了。



他们不再叫我小宝贝,而是声色俱厉地责令我要如何规矩地,做一个闺秀;他们会在睡觉的时候,将卧室的门反锁住——我知道他们在酝酿着一个阴谋,一个将我如何赶出门去的阴谋——这个阴谋是我的祖父母交代给他们的任务。



当我看着妈妈的肚子一点点大起来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噩梦,即将变成现实。

第二卷 童年 第一章 噩梦之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