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三)

  珊妃死了,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疯癫而死。

先帝于几年前便离世了,在娘亲死后不久;如今的皇帝是先帝的皇弟,号奚元;一切只因珊妃耿耿于怀,她死前遗书,竟是要故濬篡位,另一便是找到郁宝林的女儿。

故濬只与我一人看了遗书,只与我。

他说,只要天下安定,何来篡位,我只愿安享濬王之命。

他说这番话,目光谆谆,尽之与我,如若有一天,天下与我,当真要他择其一,会是何番景象。

我赌,他会选择天下。

连月出嫁,是故濬及冠那一年;我亲自为连月梳理发髻,凤冠霞披,她是美丽的新娘,她要嫁的是初有功勋的将军,李源。

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她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哥哥心胸宽广,胸怀天下,他是个好王爷,他不缺什么,不需要什么,除了你,芷兰。

她从她珍藏的锦盒里,取出一支白茶花钗,流苏金镶,精贵美丽,当真是支好钗;她将钗插于我发髻之上,说:这是我及笈之时,哥哥赠我的,我一直最敬仰的哥哥赠我的,我相信它会带我远离舛途,我也相信,它也会庇佑你。

谢郡主。

可我忘不了,忘不了每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忘不了娘亲的音频笑容,忘不了大雪纷飞的绝望。

连月出嫁了,王府越发显得冷清;府里能说说话的,只有故濬与我,他时常陪我赏花,赏世间所有纯洁美丽的花,尤之雪莲。

每年寒冬大雪,是珊妃的死祭日;我第一次见到连月的夫君,亦是这一天,故濬带着我,李源陪同连月,如此四人前往陵墓。

那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将军,好丈夫,看得出连月与李源二人夫妻鹣鲽情深;她便又嬉笑我:芷兰,怎么,心生羡慕?

我笑着摇了摇头,才发现此刻故濬一直看着我;她便又嬉笑道:哥,你都二十三了,什么时候娶王妃呢。

故濬眉眼带笑,他说:快了,快了。

九年了,他说九年了,自打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他就已经决意要把我留在他的身边;他说我的目光坚毅动人,那个时候的他,从未见过那样的目光,他,恋上了那个目光。

自我九年前伴着他,想来,他早已习惯了我存在的生活,而我,渐渐的,在偌大的王府里,寻觅家的温暖,也许一切都是命。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珊妃死后故濬的悲恸,他手里紧紧地攒着珊妃的遗书,他立誓,至少要为娘亲完成一个遗愿,找到郁宝林的女儿,杀了她。

我亦清楚地记得,三年前,围场狩猎,箭走偏锋,他用他的胸膛为我挡住了那一支利箭,血漫红眉眼,他握着我的手,温柔的望着我惊吓的脸,他说;兰儿,莫怕,我会护着你一生一世。

我心中的念想,今时今日的故濬,与来日的故濬,可还会是同一个人。

奚元九年,濬王娶妃,名为芷兰,立封正室。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