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完)

  天下,尘归尘,土归土。

故濬,他,疯了。

我愿用最后的请求,带他离开日照,回苍州去;我告诉宫蝶澈,我的肚子里有了他的骨肉。

她生性温柔,情深意重;宫蝶澈,终是放我们离开了,她是那样期许美好的目光。

可我想,她又错了,当她为我的孩子取名清歌的那一刻,便彻彻底底的错了。

我没有怀故濬的骨肉,我带着他回到了苍州:我曾经与爹娘居住过的茅草屋,无比令我怀念的地方;在那里,疯癫的故濬找到了当年的怀璧,幽幽芷香,兰亭怀璧。

可是故濬,是你,害的我家破人亡。

我送他回濬王府,那里一切依旧,珊妃不在了,连月亦不在了,只有我们了;他傻傻的拉着我进了书房,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如同孩子般。

书房中是有暗格的,我向来知道,只是从未见过;于是,我找到了那个暗格,那里只有一封灰尘满封的信,只有一封信:

兰儿:

若有一日,你见到了这封信,也许,我已经不在了。

兰儿,你,姓周,是郁宝林的女儿,在你进王府的第一天我便什么都知道了。

可是,你那样的目光我这一生都忘不了;兴许,在见到你的第一眼,便注定了我将会为你,万劫不复。

也许,你做到了。

我将离开苍州,这个天下,我只为你一人而夺之,只可惜,你要的,只是我死。

我亦想过,也许你从不会爱上我,可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无法放手;你是我命里的劫数,逃不掉的。

如若,杀了我,能解你一生的怨怼,那么,我宁愿万劫不复的是我,万不是你;幽幽芷香,兰亭怀璧,望来生能与你如此罢。

兰儿,你还恨我吗。

兰儿,若我不在了,你可算是能对我倾心了吗。

兰儿,能不能有一刻,你是真正爱过我的。

兰儿,你记得,故濬只有你便足够了。

我是不是也可以被感动,是不是可以泪流满面,我望着盲目疮痍,痴痴傻傻的故濬,随即作呕;我摸着平坦的小腹,泪流不止。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

娘,我懂了。

我阴谋算计了十多年了,最终仍然逃不过宿命的纠缠;这场阴谋里唯一的意外,是兰亭怀璧,是上天赐罪于我,要我一生难安。

爹爹与娘亲兰亭怀璧,是因为有了我,他们才相爱;原本的世仇,是因为怀璧,而化解;我姓周,名芷兰,字怀璧。

不曾想最后,赢了这个赌的,是故濬。

是苍州的濬王故濬,我的夫君,我输了那个赌,最后爱上的人,连故濬。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

幽幽芷香,兰亭怀璧(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