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芷香幽幽,兰亭怀璧(二)

  我憎恨珊妃,若不是她兴许我不会这样过早的失去了娘亲;这是我入住王府的第三年了。

我怨怼的目光终是被他看到了;连皓,字故濬,他是珊妃的儿子,在苍州独居故宅,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十三岁了。

我是被他带进府的,我是他的侍婢,他说,打从他看到我的第一眼,便看到了我眼中深深地怨恨,他便想要把我留下来。

三年时光,他待我是极好,他对下人都是那般的温和;这样温存的男子,世间少有,我总是这样想着。

我曾回去看望过爹爹,他老了,苍老的那样快,失去心爱的人,连生命都苍老了。

故濬说:你爹爹是爱你娘亲的,我很钦佩这样的感情。

他见过我爹爹,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娘亲,是何许人也,我从来不愿提起娘亲。

我不说,他便不再问。

他是个好人,更是个好王爷,他十六岁的时候,皇帝赐封号,十四王爷濬王;濬王于苍州,何足轻重,他待苍州的百姓如若至亲,他是那样的有明君风范。

他时常站在阁楼之上,俯望整个苍州城,他的眼眸深邃,我时常望着出神;犹记得,连月的嬉笑:芷兰丫头,你莫不是看上我哥哥了?如此着迷。

连月是他的妹妹,温婉大方,我是极喜爱这个主子的,我们如同好友一般常常一起说说话,说说故濬。

我十三岁那一年,他已然十八岁;那年,苍州洪涝,他带领家丁救助全城百姓,赠药赠粮,归来时满身疲惫,我只是像往常一般递上清水帕子,他却兀的握住了我的手。

芷兰,你听我说。他双眸紧紧的锁着我,我便也不退缩。

芷兰,你爹爹他去世了,是在发洪水的时候;往后,我能够代他照顾你吗?

我怔怔的望着他,一是爹爹去世,二是他说的后一句话,他,说了。

芷兰。他担忧的望着我,像是怕我真的受了刺激一般。

我轻轻挣脱了他的手,我平静的望着他的眼:王爷,芷兰丧父,请王爷准许芷兰回故居一趟,还请王爷不要同芷兰开玩笑,芷兰只是王爷的婢女。

他还想说什么,只是连月突然从别处跑了过来,她说:哥,母妃回府来了,她病了。

珊妃,她回来了,回苍州故居来了,这一刻我猛然想起我来到濬王府的原因,故濬,你可知道,我之所以同你回府,是因为你是珊妃的儿子,请,不要待我好。

珊妃果真病重了,房塌之中只剩她与故濬二人,他们不知我就在窗外。

我清楚地听到故濬母妃的每一个字:濬儿,母妃现在只有一件事放不下,你可记得你为父皇举荐的郁宝林,是你把她送到你父皇面前与我为敌的。

孩儿知道,孩儿错了。

是,你是错了,我费尽心思终于将她打入冷宫,她死了,我却片刻不得安宁;这是你给我留下的病根,是你把郁宝林送到了你父皇面前,她有一个女儿,我要你找到她,她活着我就难以安息。

她活着,我就难以安息。

是故濬,将我的娘亲送到了皇帝的面前,是他的母妃害得娘亲被打入冷宫,如今,她要我的命。

故濬,你知道吗?

我就是郁宝林的女儿,我们只能是仇敌,我身在濬王府,便是一场阴谋。

芷香幽幽,兰亭怀璧(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