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落无崖情更怯(二)

  白城果真是发生了惊天动天的大事,听闻连月公主身死,而白城守将李源便是其夫;他竟通缉了三人,这三人有两人我是认识的,便是烈笙歌与简轩,而另一个只听闻姓薛。

我料想他们一定会前往聊城,晟家堡。

我赶到聊城之时,正逢除夕之夜,此刻的聊城异常热闹,听闻年夜有挂竹牌的习俗,我便有些好奇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身为薛子澈的时候。

我在竹牌之上,写下心愿,愿义父一生周全;在我向树上抛出竹牌的那一刻,似乎就注定了一切,我的竹牌竟与另一只相撞落地。

那便算是我与薛子澈的相识了,我记得他的竹牌之上只写了四个字:心愿实现。

看到她的那一刻,那张脸那样熟悉,和那天下最美的女子一样,当今太后,宫蝶澈;可很快我发现,他只是薛子澈,一个,美男子。

后来我在酒馆遇难,他竟又巧合出现,解难于我,那似乎是一种缘分;自那之后,我便相信了一见倾心之说,我与薛子澈,便有那样的感觉。

却也是我福薄吧。

我又在这聊城再一次遇到了他,烈笙歌;原来,他们三人已结为异姓兄弟,烈笙歌最为年长,简轩其后,薛子澈作三弟。

他再见我,依旧温文儒雅,只这一次,竟赠我一支梅花;他说,许久未见,便当做重逢之礼罢。

而后晟律晟堡主托付简轩与薛子澈前往鬼方寻回兵符,我鬼使神差般的定要通往,只是没有料到薛子澈竟也会为我说话,愿我一同前往。

我也没有忘记,离开之前,烈笙歌的一番话:姑娘自当小心些,待再重逢,在下有一句话当同姑娘讲,此刻便做约定。

我没有拂他的意,多番多次,我并非毫无感觉,只是他不是我心中之人。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在边境聊城遇到了赫赫有名的七王爷,连麒,我更加没有想到,此行前往鬼方,竟成了和亲之行。

鬼方大王要求薛子澈娶其公主丹为妻,是为和亲,自有原由;但我却难以承受,听闻他娶她人,我竟有些惘然。

本以为我假为子澈之妻,大王便不会委屈了自己的女儿,却不曾想,鬼方大王那般蛮不讲理的要诛杀于我;我万分不曾想到,子澈竟挡在我面前,愿与我生死与共。

那一刻,于愿足矣。

却终难以得偿所愿。

和亲难以推辞,他竟就这样娶了公主丹,那一时,我仿佛有些心生憔悴。

我原以为他仅仅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但我所看到的却是如胶似漆,那一刻的心境,我无从描述,仿佛是无尽的失落与悲切。

七王爷如愿取回兵符,自此成为一方霸主,独据一方,为天下百姓谋福祉;晟家堡归于七王爷帐下,他们三兄弟亦倾之。

而我,为了留在他身边,竟也,准备跟随七王爷;可他竟因心生怜悯,收了一个小丫头,为她取名舜英,百般待好。

我一气之下,同简轩往苍州,交办七王爷所托之事;只是没想到这一去,再见他竟是那般场景了。

我离开之后便没有同简轩回到七王爷身边,如今天下三分之势,连麒盘踞北方,义父不会允许他这样的势力存在,而我必助义父。

连麒被召回日照,皇帝必定会借此机会除掉他,以谋反定罪。

烈笙歌先一步到了日照,他早已猜到我的身份,我们见面时竟相对无言;还记得他曾说再见面时,有一句话非对我说不可,如今,怕不是时候了。

这一次,他折桃花与我,只是与我聊了聊风华雪月,他那样温润的人,眉眼忧伤,我知道他心里必定不好过。

他说,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与姑娘为敌,如若可以选择,我希望多年之前,多年之后,都不在遇到姑娘。

他走了,只留下一只桃花,我想,我和他不会再有纠葛了,再见面,只有生与死;只是他的背影无限落寞,他先一步走近我,仍敌不过后来的人,若有来生,烈笙歌,你一定要再早一些。

五年前单纯如水的少年和意气风发的少年,那场相识寥寥记忆,我记得他教我剑法,亲手为我作剑穗;只五天,却犹如五年,在我心里,他并不是毫无痕迹。

五年前的那个晚上,昙花一现,可遇不可求;他给了我最美好的回忆,只是蹉跎的岁月经不住考验。

花落无崖情更怯(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