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已发布至:花落无崖情更怯(三)

  我知道,薛子澈也到了日照了,他是为救七王爷而来的;七王爷被判斩刑,毫无退路。

行刑前一晚我将他约了出来,在那片美丽的流光湖重逢;这么多日来未见到他,便有了思念一词,我只想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只是叙旧,在这片美丽的流光湖,他与我溪水玩闹。

我与他聊了许多许多,却最终,我没有表露心迹;我只希望,若能够选择,我多么希望与他并肩作战。

他说,也愿如此。

若他也对我有情,我甘愿抛弃一切随他而去,可我不知道,我无法确定;薛子澈,再会了。

他们劫了法场,救出了连麒,一路向定陶而去,我始终放心不下尾随而去;义父派兵追杀,我便混在其中。

定陶遭难,李源带兵而至,竟以百姓作要挟要连麒投降;可事有意外,薛子澈竟独自一人在城门外孤军奋战,凛然大气,他说,生何欢,死何惧。

一腔孤勇,为保百姓安危,为保连麒,他甘愿牺牲自己;他拔剑立在千军万马之中,没有人比他更接近死亡。

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他活着,我要他活着,好好的活着。

我吹动竹笛,驱使马儿混乱,纵使千军万马都逃不过我的笛声;我只为救他一人,当看到他安全攀回城楼之上,我无比心满意足。

只那一刻,我知道,他在我心中的分量;胜过义父。

我需要做出一个抉择,生死攸关的抉择;我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想要做出一个抉择。

义父南征大胜而归,本想与我好好团聚,父女二人一醉方休,可我却不能再等了;我知道皇上将会派义父攻打临关,我必须回到他身边。

我告诉义父,我喜欢上一个男子,现在,我要追随他而去了。

义父并未大动雷霆,他只问,数天前定陶一役我是否参与其中,是否便是为了那个人。

我回答,是。

义父竟然没有大动干戈,他饮了一杯浊酒,只说,我累了,你也去休息吧,今晚你好好想想,义父不逼你。

休息,等待,我不能再等,我知道义父三日后就会出兵,我哪里有时间继续等下去;临关如今形势危急,待义父赶去,怕是都来不及了,所以,我必须立即动身。

留书一封,我便离开了,我要去找那个人,那个我无法放下的人。

四日后,我骑着快马赶到了临关城外,战事已起,领兵攻打临关的是当朝大将夏元吉;临关十分狼狈,我看到的只有狼籍。

而我唯一在意的,只有那一个身影;他满身是血,戎马半生,我心中风起云涌,再等不了片刻;我驰马而去,吹奏竹笛,扰乱马群,只为救他一人,只为他一人。

我救他回临关城,我成了所谓的功臣,如今我别无选择;他只说了一句话:城瑾姑娘,两次相救,在下铭记于心!

而我,看着公主丹对他百般关心,便已深知,早是局外之人。

已发布至:花落无崖情更怯(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