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落无崖情更怯(一)

  贫穷,离乱,灾荒,死亡,我曾经离它们很近。

我本名唤作良水,五岁那年家乡发了洪水,原本贫穷的我们终于失去了唯一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

我失去了亲人,失去了一切。

是义父,给了我一个新的家。

义父名为连战,是大连王朝的皇国公,身份地位显赫;他为我取名,连城瑾。义父没有家室,待我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小时候我不懂,义父为什么不娶妻?

长大了我才明白,义父为了一个女子,立誓终身不娶。

那个女子,叫作白瑾。我有些懂了,所以我不多问。

自小义父教诗书礼仪,授我武功,在我十六岁的时候,他终于让我一个人去闯荡。

我被派到苍州,潜入盛(手机上没有原来那个字,用这个字代替,念cheng)家堡。

盛家堡是称霸武林的第一大门派,可如今干涉朝廷之事,已经是义父的心头大患了。

我必须为义父做些什么,在我进入盛家堡的第一天,我就遇到了他,烈笙歌。

他是烈氏铸剑城的少城主,我知道他;五年前义父曾带我前往烈氏铸剑城,打造了两把短剑,所以,我知道他。

“不知姑娘是何能人异士,竟被二堡主所赏识?”

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温润如风的笑容,从来让人看不穿,看不透。

“这世间只有三个人能通兽性,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自幼天赋异秉,特别是对马儿,御马术。

不过,这并未让我觉得骄傲。

义父曾对我说过,我不能骄傲;还有太多视我为异类的眼光,这些,我都明白。

”是吗”。烈笙歌的语气竟听不出波澜,我从来不了解他;正如他那样了解我,一般。

我在盛家堡半年之久,却只有微微收获,我不能轻举妄动。

我唯一知道的,是辅西周遗孤复位;盛家堡的野心人尽皆知,他们丝毫不畏惧朝廷。

我有些为义父担心,因为,皇帝驾崩了,这无疑会让形势更加严峻。

我偷偷回去过,去见义父一面;哪知所有的纠葛竟从这里开始了。

我临走之时,烈笙歌恰好还在,临别赠我一枝梨花。

“愿姑娘平安归来。”

我与他并无深缘,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因我而死。

回到日照,义父立刻让我去见太后;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宫蝶澈。她美的动人心扉,可却终究只是少女,面对天下,她多么无助,可是多么坚强。

盛家堡和朝廷有了约定,而我有一种预感,很快的,我会伤害我自己。

回到苍州,盛二堡主盛熙对我早以防范,我在这里,变的寸步难行。

而此后,烈笙歌同天下第一剑客简轩同往白城。

而我,偷偷的跟了去,因为我知道;白城一役,将定大局。

花落无崖情更怯(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