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解,何为情(三)

  鄙陵,重兵把守,夜间亮如白日,此刻黎明时分,正在换岗,天微微亮了,城内一片荒凉。

宦良住在鄙陵官人的府邸上,并未声张。

我和盎然二人来到府邸门前。

“站住,什么人。”侍卫拦住我们,还一副警惕的模样。

“我乃薛子澈,求见宦良军。”

“薛大人?请稍等片刻。”

我和盎然相视一眼,还等,只剩九天了,每隔一天毒深一分,他宦良还想不想活了。

我对盎然使了个颜色,她暗下施法迷晕了众人,我二人冲入府中,却引来更多的侍卫,那长枪对着我们。

盎然当即要再次施法,但——

“住手!”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退到了一边,来人像个儒生,约三十岁左右。

“薛公子,将军有请。”

“多谢这位大人了!”我行了个礼,朝他指的方向走去,中庭后院,盎然说宦良在后院的东房。

那里并无侍卫守护。

我敲了敲门,便听到:“请进”

我轻轻推开门,与盎然走了进去,宦良正好不自在的读诗经,十分悠闲。

“子澈,怎从咸阳而来了。”宦良笑吟吟的看着我们二人:“这位姑娘是何人啊。”

“宦将军,你中毒了。”我丝毫不掩盖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是肯定的语气。

宦良突然大笑起来:“子澈,你是从何处得知的啊。”

“将军!”我有些生气的上前为他把脉:“你可知你只剩下九天了!”

宦良放下诗经,站了起来,他打开窗子,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子澈,我虽不知你是如何得知的,但既然你都说我只有九天了,我又何必自寻烦恼。”

“将军,我有办法解你的毒。”我说道。

宦良轻笑:“连天下第一神医都说无药可医,子澈莫要说大话。”

天下第一神医?出自晟家堡吗?

“将军!我…”

“哎….不必多说,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宦良转过身来,笑看着我:“你还未说这位姑娘呢,你不怕阿丹那个蛮姑娘寻你的事?哪里找来这般美丽的女子。”

“将军多言了,小女子名唤盎然,乃是其妹。”柳盎然微微一笑。

“哦?有趣有趣,兄妹二人都长得这般,真不知你二人的娘亲是何等倾国倾城的女子,哈哈哈——”宦良爽朗大笑。

我一时语塞,无奈的看了看盎然,也只能先顺其自然了,先不回咸阳,找雄鹰替我飞信回去。

我转转眼眸,看到内阁墙壁上的画像,白衣女子,飘飘若仙,却只算得蒲柳之姿,这女子是何人?

宦良注意到我的目光,轻笑道:“所有人都知道那张画是我禁忌,任何人不可窥视,子澈,你怕是不知的吧。”

“子澈不知,还请将军恕罪,不过,既然看了,子澈便想知道,这画中女子是何人?”

“哈哈…都说了是禁忌,你还敢问,你啊!”宦良笑道,走近那副画像,眼眸突然下沉:“这是我这一生最心爱的女子。”

“那她现在何处?”盎然对此事似乎很上心,接口问道。

“二十五年前,她便离开了,生死两隔。”宦良脸上的笑意全然不见,满是怀往,

“对不起,将军。”盎然道。

“不碍事。”宦良伸手轻轻拂过画像的每一寸,似乎看不够似地:“子澈,听说你出自大将军府,那你一定知道宫大将军的妻子,上官栀玥。”

恩?娘亲?

“她便是上官秋玥,大将军夫人的妹妹。”



何解,何为情(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