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世因果(二)

  ——————分割线——————

再次醒过来,映入我眼帘的是…

“哦?你醒啦”是一个陌生的男子,留着长长地胡须,微笑的看着我。

“你是…”

“一个隐士而已,姑娘你受了重伤,要好生调养”

“多谢相救”

“不必谢我,若真的是必死之人,我又怎么救得了”他把一碗药放在床边:“好好休息吧”

三个月后,我已痊愈,不知道是怎么了,这次痊愈我感觉我的武功好像大有长进,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学会了很多东西,而且师父也叫了我许多内心功法,哦,我师父叫袁天归,就是当日救我的人。

他把他的绝学‘浴火重生’的剑法教给了我,这可惜我暂时不能领悟。

在院落里,我正在练‘浴火重生’

“澈儿,想什么呢?不专心”

“哦,师父”我走到师父身边笑道:“师父,我都在这休养快了三个月了,可以下山了吧~”

“小丫头”

“哎呀师父…对了,我今晚约了人,可不可以出去啊”

“约了人?也对,向你的家人报平安,不过丫头,我也不问你是谁了,我想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是”

其实我偷偷地把刘将军引了出来,见到我似乎很惊讶,我让他告诉璟瞳,三更时分,秦云思北五木见。

秦云思北面第五棵树喽,这个谜很简单。

已经是三更了,怎么璟瞳还不来啊。

“宫蝶澈!”先闻其声,再见其人,璟瞳几乎是咬着牙跑到我面前的,扣着我的双肩:“宫蝶澈你要把人气死吗!”

愣住了。

随后我揽上他的脖子轻轻蹭着:“璟瞳,对不起嘛”

听见他叹了一声,知道没事了,自小我们二人就极为亲密,他反倒像个哥哥一直宠着我。

“跟我回去”

“我不能回去”

“什么!”宫璟瞳有些暴走的趋势。

“璟瞳,你听我说,我只所以但个月不现身是有原因的。我出了秦云思就有人要杀我还夺走了羽符,璟瞳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羽符?你是说…是他?”

“应该不会错,现在的他应该认为我死了,不过他暂时不会来向你要人,他那么精明的人一定会在自己完全掌握大权的时候来问你要太后,那个时候,才是我出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会不会太晚了,整个个天下已经…”

“璟瞳你相信我不会有问题的,现在你还是回到秦云思去,封好那个刘将军的嘴,明白吗”

“那你呢”

“我自有打算,时间长了我会和你联系,我先走了”

“等等”他把自己的剑拿了出来,递给我:“这把剑是当年我拜师学艺时师父赐我的寒魄,天下仅此一柄,你拿着吧”

“璟瞳,那你呢?”

“我…你拿着就对了”

不再推辞,接过这把剑:“那,再见了”

“蝶澈。”他突然唤我的名字。

“怎么了?”

“我希望我们再见面时不会有什么意外..我...没什么,你快走吧。”他幽深的眸中一暗一亮,我弄不懂,也许他还是有话要说的不,但既然说不出,便不说了吧。

“恩。”

回到师父的竹林小筑,天已经快亮了,师父就站在门外,仰望天空,神色慎重。

“师父?怎么了”

“刚才为师夜观星象,北方有星将陨落,待人解救,群星分散天下大乱啊”师父摇了摇头。

“师父,你知道些什么了吗?”

他转身看着我,眼神中是我看不透的含义。

“澈儿,天一亮你就扮成男装北上白城,为师给你三个锦囊,到了白城拆开红色的,危急时刻拆开白色的,最后的那个,在你要来找我之前拆开。去了白城你就知道为师的意思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师父救了澈儿的命,无论师父要澈儿做什么,澈儿都不会推辞,天一亮我就动身”

“恩,澈儿,‘浴火重生’的剑谱你已经背熟了吗?”

“是,谨记于心,只是很多地方还未能参透”

“不碍事,时间成熟了你自然会参透”

“哦…那师父我的内力还需要提升吗?”

“不用了,澈儿的功力江湖上的二流高手都不是你的对手,‘浴火重生’的剑法为师穷极一生也未能领悟这这最后一式,这就说明了‘浴火重生’的能力有多强大,澈儿你要加紧练习”师父又叹了一口气,把锦囊交给了我,转身进屋。

“澈儿,一切,都在白城一线…”

天刚微微亮,我就起身了,白城位于越州北上,快马加鞭,一日就到了城门外,城外是有野店的,距进城还有几十里路,就现在店内歇下来。

百无聊赖的我迫不及待的拆开了第一个锦囊,里面有两份东西,两封信。其中一封信上,拆开,只有四个大字:随遇而安!

师父啊,就为了这四个字?

拆开另一张…这…居然是教我如何易容做出假的喉结!虽然我的面貌不需要易容,可毕竟现在扮男儿,师父想的还真是周到,这些东西怕就是做假喉结用的了,反正无事,做来玩玩。

明日清晨,我估计就能进入白城城内了吧。

前世因果(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