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翼辰之旅

  “七妹,翼辰国的皇帝驾崩,你去一趟是理所应当的。”沐倚岚把手中的帖子递给沐染雪,见她蹙眉,不由解释了几句。

“三姐……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沐染雪眉目间有一抹犹豫,低垂着眼帘,修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细碎的金色眼光洒下来,宛若荡漾成圈的波澜,照耀着她光洁的额头,白皙如雪,近乎透明,黑发散落在眉间,手指撩起额头的发丝,她微启红唇,曼声道:“也罢,我就去一趟好了。”

沐倚岚轻笑,调侃道:“七妹,你这样样子出去,恐怕会被翼辰国那些人抢了……”她的话提醒了沐染雪;沐染雪点了点头:“三姐,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还请你帮我照料着他……”

“好,你不会有事的。”

打点好一切,沐染雪只带着毒姬离开,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她可以扮成自己,迷惑他人。

两个人骑着两匹高大的马,马蹄哒哒,溅起一串水珠,刚下过雨的午后空气略微沉闷;两骑红马绝尘而去,两个黑衣的人儿笑着拉开距离。

毒姬会在暗中保护沐染雪,虽然这世上能让她受伤的人不多;除了她无良的师傅之外,恐怕鲜少有人能伤了她。

翼辰国离着落日国不远,加上骑马而去,仅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翼辰为凤黎附庸,可是近来几年却越加混乱,加上皇子夺嫡,皇帝挥金如土,诺大的翼辰国竟显得有些颓败空旷,来到驿站,沐染雪拿出帖子,见门外的护卫有些好奇的瞧着自己,不禁笑了笑,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

翼辰国两侧的街道宽阔大气,没有央京那般华贵;周围两侧的门庭酒肆显得颇为空寂,皇帝驾崩,这些酒肆自然不能歌舞升平;一切都很自然,可是越自然就越让沐染雪觉得虚假;心中隐隐透出一点不安,沐染雪跟随着驿站的官员进了宫,翼辰皇宫好似另一个凤黎皇宫的翻版,大气华贵,仅仅是地上摆放的瓷瓶,就足够值钱。

天色微微暗淡,一个皇子前来接她,见沐染雪,笑了笑:“太女,父皇刚刚驾崩,我们不能招待,还请见谅。”这个皇子一身白衣,脸上倒是没什么悲戚的情绪,只是沐染雪在他眼中找到了一丝哀伤,不知是真是假。

皇子看了看沐染雪的面具,也没什么好奇,凤黎太女毁容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

沐染雪点了点头,安慰道:“皇子不用伤心,人各有命,我们无法左右。”垂着眼帘,她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虽然宫中的婢女都身穿白衣,但是沐染雪却觉得颇为奇怪;那些看着她,就好像在看,猎物。

“太女,今日先请你住在这儿了。”皇子指了指一处诺大的宫殿,宫殿的门上,窗上虽然挽着白纱,吊着白色的宫灯,但是也足够华贵了,不得不说,翼辰国的皇帝确实会享受,只可惜没了命。

沐染雪踏入安静的宫殿,见那个皇子消失在夜色里,不禁唤出躲在暗处的毒姬,问道:“毒姬,我觉得很怪异。”

“殿上,你不觉得太安静吗?没有哭声,没有其他,只剩下安静!”毒姬敏锐的目光打量着宫殿里的器物,心中也有些不安。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沐染雪微微一笑,在毒姬的耳边说道:“明日你扮成我,我隐在暗处跟着你……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阴谋。”

毒姬如罂粟般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指着宫殿外的不远处说道:“殿上,那边有人算计你。”

沐染雪摘下面具,苍白的脸上凝着一抹漠然,整个人都散发着漠视天下的气势。

毒姬无声消失,半晌之后,沐染雪听到了她想听的话:“殿上,是沐萧然的夫郎,翼辰皇子……”

沐染雪突然想起来,沐萧然死后,那个翼辰皇子似乎没有处理,倒是为她惹来了麻烦。

“不用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休息吧。”

毒姬,人如其名,江湖上传说她浑身是毒,让人防不胜防,其实毒姬只是较为谨慎,喜欢先下手为强。

第二日,毒姬易容成沐染雪,跟着来人离开,隐在暗处的沐染雪自然跟上,她可以确定翼辰国的皇帝是死了,但是不知道那个皇子想借此做些什么。

毒姬跟着护卫来到一个空旷且摆放了一个玉棺的大殿,大殿里站满了人,见她来,眼神中隐隐含着几分仇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翼辰之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