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花羽迷案

  沐染雪赶到月隐国的花羽楼时,正是夜晚,月隐国的夜晚并不繁华,跟央京不能相比,整个国都都透出神秘诡异的感觉;不安的情绪如同潮水涌来,沐染雪收敛了心神,修罗殿的部分人已经撤退,留下的都是狄莲管理的暗使,同狄莲一起隐在暗处。

花羽楼中已经空无一物,似乎被流民抢夺过;大堂上摆放着数个棺材,从木材上看,应该是新的,因为上面棕红的漆透出亮光,仿若地上干涸的血迹,透出一股浓浓的腥味,让人莫名的惊愕。

沐染雪凝视着那几个棺材,没有什么动作,闻到那股腥味的时候脸色一变,斥道:“什么人!出来!!!”沐染雪警惕的环顾四周,然后连一缕黑影都没有。

她摘下面具,再次道:“我知道你们就在棺材里,出来吧,憋坏了可不好。”话音刚落,棺材盖落地发出闷响,只见几个白衣人从中飞身而出,围绕着沐染雪,脸上面无表情,仿佛她的生命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沐染雪冷笑,“鬼鬼祟祟的,你们老大呢?”眼神里渗出的不屑让人恼怒,白衣人一起看向身后,只见他们闪出一条路。

路的前面正坐着一个身穿玄色锦衣的少年,少年脸色苍白,好似经年不见阳光,一双眸子里透出精光,一闪而过,少年同时开口道:“我早就料到会有人来,只是,等了好久呢。”语气轻柔的宛若一支羽毛飘落在空中。

沐染雪把手中的银质面具一扔,身后传来清脆的声响,正是面具落地,她直直的盯着少年,笑着问:“不知你们有何贵干?”那股子腥味萦绕在白衣人之间,然而他们好似不受影响,并无太过的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沐染雪,这种感觉真的很是讨厌。

“我想请你,去宫中坐坐。”少年笑眯眯,对沐染雪亲切道:“修罗殿的修罗,不该这么没胆量吧。”

沐染雪脸色一变,猜测到一点可能,若有所思,还未等她开口,那股腥味越加的冲鼻,让她身体一僵,不能行动,她怒道:“你们真是卑鄙!既然我已经被你们制住,就不要啰嗦了!”眼睁睁的看着白衣人围住自己,然而她没有让狄莲现身,如果现在狄莲出来,可能会破坏一切,那她布下的局就没有用处了。

少年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仿若感叹沐染雪的反应,轻声道:“你真是小野猫呢,不乖……不过我很喜欢。”少年脸上的表情愈加柔和,好似怕手下伤了沐染雪,淡淡的开口:“带回去,不许伤她,否则……”目光犀利冷淡的扫视了一圈,见属下很是听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沐染雪咬着下唇,坐在马车上,瞪着眼前的少年,若是目光能杀人于无形,少年便死了数千次了。

少年笑着,一脸温柔,抚摸着沐染雪的唇,轻声道:“咬坏了可就不好看了。”停顿一下,见沐染雪脸上尽是漠然,叹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吗?”期待的看着沐染雪,眸子里透出淡淡的光华,犹如萤火般绚烂。

“要说便说。”沐染雪心下冷笑,月隐国果然这般神秘,恐怕皇室里更加如此,到让她感到了微微的兴趣。

“我……就是月凌舞呢,也就是月隐的王……”月凌舞笑了笑,不在意沐染雪的冷淡。

“果然变态。”

“呵呵,小野猫生气了,真是可爱。”月凌舞又是一个笑容,如同融化冰雪的春风般温和。

沐染雪干脆闭上眼睛,既然来到了这里,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月隐国的王的确如传说中那般变态。

月凌舞伸手抱住沐染雪,踏下马车,扫视着白衣人,淡静道:“来人,杀无赦。”身后冒出几个灰衣人一剑斩了白衣人,血光蒙身,但是月凌舞丝毫不介意。

走到地牢门前,对着守门的人说:“把她送往天字号。”话语里再无感情,先前的温柔再不复,只剩下冰冷;比冰还要冷。

沐染雪被押到地牢中,只见地牢里关着不同的犯人,有年轻的、年老的、连小孩子都有;冷冷的啐了一句:“变态。”身体被人一推,跌进了天字号的牢笼中,但是这个牢笼与外面的不同,这是个水牢!

掉在水牢里,冰冷的水如利刃般刺进肌肤,沐染雪蹙眉,水牢里的水足足到胸前;让她感到窒息。



第六十九章 花羽迷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