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4

  日子过得张牙舞爪,光阴逃得死去活来。

高二下学期的课程,文科班的学生猛然多了物理、化学、生物这三科。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毕业考试,学校不惜耗费人力物力财力,拼命压榨着学生们的血汗。

理科生最纠结的就是史地政,而文科生最头痛的则是物化生。

眼见着物理化学生物老师轮番上场,五班的学生顿时有了种世界末日来临也不过如此的感觉。一道道物理分析题,速度加速度,冲击着他们原本装满了唐宋元明清的大脑,一个个化学方程式更是摧残着他们原来装有石灰岩中可以找到生物化石的神经。

不过最令人头痛的还不是这个。

林夏和慕嫣冷战了。这是张跃鹏和刘雪莹得出的共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整整一周。

虽然两人冷战对其他同学没有什么困扰,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但是两人持续僵持着这种情况,却让另外的两位同学很是苦恼。正常的前后位讨论、交流,正常的收发试卷、练习册等一系列行为行动却受到了阻碍。

同学们并不清楚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只有张跃鹏和刘雪莹知道两人的关系。

终于,啰里啰嗦的物理老师一走,刘雪莹立刻就拉住了正要起身的慕嫣。

“慕嫣,你们怎么回事?”

慕嫣顿了顿,略带疑惑地看着刘雪莹,“什么怎么回事?”

“你和他。”刘雪莹微微挑眉,示意她看向身后。

一看到身后那张空桌子,慕嫣的脸即刻就阴沉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

慕嫣坐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了一句,“我们吵架了。”

“为什么?”刘雪莹忍不住问了一句。

慕嫣微微嘟嘴,语气中透着一股无奈,“我只不过是和蒋晨宁说了几句话,他很生气。然后我们就吵起来了。蒋晨宁问我你想报什么学校,我就和他简单聊了几句。然后,他就这样。”

报志愿?刘雪莹点了点头,这是好些天前,学校让他们填报的一次模拟志愿,毕竟还有几个月就要升入高三了,认清现实,才能把握方向。

但是这又和他们吵架有什么关系呢?林夏和蒋晨宁,她知道两人的关系,慕嫣插在其中很是为难。

慕嫣深吸了一口气,委屈溢满了心头,“即使他和蒋晨宁不对盘,但是蒋晨宁还是我同学呢,我和他说几句话又怎么了。”

这两个人……刘雪莹摇了摇头,随口问了一句,“那你们晚上还一起回家吗?”她特意指了晚上,因为早上这两个人也是不同时间来教室。

慕嫣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她走前面,他在后面跟着,谁也不和谁说话。

“冷战啊。”刘雪莹感慨了一句。

慕嫣没说话,只是轻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这叫冷战。情侣之间经常会有的一种状态,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降临到她的身上了。

“就是不知道谁是老苏,谁是老美了。”

“你什么意思?”慕嫣看着她,一脸地困惑。

“长达五十年的‘冷战’啊,给全球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听她这么比喻,慕嫣忍不住轻轻一笑,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当那个已经解体的国家的,她要当也要当驰骋全球的那个国家。

所以她绝对不会先认输。

“不过,仅仅因为这个,你俩,这未免有点太不成熟了吧。”难得建立的感情,仅仅因为这样就陷入了冷战,未免有些可惜。

慕嫣有些犹豫,她轻声说了一句,“其实,应该还有些别的原因吧。”

如果仅仅因为这样,两人就陷入了这样的一种状态,只能证明他们一点都不成熟。

慕嫣似在回想。

……

握着手中那张志愿填报表。

慕嫣迷惘了。

她要考哪所学校呢?虽然母亲从来不给她压力,但既然能获得这次来之不易的转学机会,她一定要选择一所适合她的学校,不辜负母亲的期望才行。

“慕嫣,你想报哪所学校?”林夏瞟了她一眼,“志愿表填好了吧。”

慕嫣摇了摇头,“没有。”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应该填哪所学校。

看着她的犹豫不决,林夏突然很正经地说了一句,“那你和我考一样的学校吧,N大怎么样?”

N大?听到这个词,慕嫣即刻抬眸瞪了他一眼,“你开玩笑吧。”让她和他考同一所学校,不如让她重新再读一遍高二好了,虽然两人差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但是要考同一所学校,还是很困难的。

林夏眉眼含笑,语气温柔,“那我就和你考一样的学校,怎么样?”

慕嫣看了他一眼,“你还是在开玩笑吧。”他是这样的好学生,要和她考一样的学校,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林夏,我们是不会考同一所学校的。”

林夏没有说话,眼眸中却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凌厉的眼神让她的心蓦然一惊。

忽而,她感到了一阵寒冷,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如果我们不能考一样的学校……”

她没有说下去,如果两人没能考一样的学校,面临的结局只有一种。

“不要说了。”林夏猛地打断了她,他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半晌才说了一句,“你准备学什么专业?”

“我也不知道,我很喜欢历史,要不然就选历史吧。”慕嫣微微一笑,外公是历史教授,选择历史的话,也会对她有所帮助。

“对了,林夏,你喜欢的历史人物是谁?”

“汉光武帝刘秀。”

“嗯。”慕嫣颔首,喜欢这个人物很正常,男生大都喜欢什么王侯将相。

瞟了一眼正在沉思的她,林夏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慕嫣清浅一笑,她认真地看着他,“喜欢什么样的人物就会有什么样的性格。”

“那你呢?”林夏反问了一句。

“我欣赏昭明太子。”

听到这个回答,林夏禁不住微微一愣,“按理说女生不应该喜欢一些像李清照、卓文君之类的,或者潘安,宋玉之流的人物吗?”怎么面前的女生这么与众不同。

“也许吧,我更欣赏那种‘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品格情操,昭明太子就给我这样的感受。”

眼前的女生禁不住再一次让他目瞪口呆,林夏长舒了一口气,“行了,说正事,你报日语怎么样?”

“日语吗?”慕嫣微微嘟嘴,“小语种啊,虽然语言也不错,不过就业的话……”她轻叹了口气,“好像历史就业更困难,不是有句话叫做选择历史就等于失业吗?”

看她一脸的纠结,林夏一语断定,“那就选日语吧。”

“喂,你凭什么这么专断啊。”慕嫣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妈妈都还没你这么专断呢。”

林夏微微一笑,“凭我们的关系。”

看了他一眼,她没好气地问了一句,“那你呢,你想选什么?”

林夏沉思了一会儿,才微笑着说道:“法律吧,我想当律师。”

“法律吗?总感觉很威严呢。”慕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当律师的人,嘴要欠点儿,你的话,应该没问题。”

“我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大对劲啊。”林夏面露一丝无奈。

“我这是在夸你呢夸你呢夸你呢……”

瞥了她一眼,他随即也笑了起来。

志愿虽然是模拟填报,但还是能大体反映出一个人的方向。

将那张志愿表轻轻夹入书中,她欢颜而笑。

他的话似在耳边回想,“那我和你考同一所学校怎么样?”

如果两人能考同一所学校,固然是好,可是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祈愿呢。

……

轻轻拉住从六班走出来的一个同学,慕嫣对他说了一声,找一下你们班的班长。

男生一怔,随即走进了教室。不一会儿,熟悉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蒋晨宁。”慕嫣清浅一笑,将手中的材料递给了他,“陈老师正好看见我了,就让我把这些材料交给你。”

蒋晨宁看了一眼手中的材料,原来是志愿填报的模拟表。

“谢谢你。”他抬眸笑了笑。

“没关系。”慕嫣摇了摇头,“对了,你想报哪一所学校?”

“E大。”蒋晨宁沉思了一会儿,“那所学校的金融管理很不错。”

“E大吗?”很厉害的学校呢……慕嫣微微一笑,“我想你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不努力学习的话也还是不行。前途是未知的。”蒋晨宁注视着她,随口问了一句,“你呢?”

慕嫣轻叹了一口气,“我报了D大,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那所学校。”虽然不是很难考,但以现在这种不大稳定的状态来看,还是有些悬。

“努力一点,应该没问题。我相信你。”

慕嫣悠然而笑,正想和他说下一句话时,蓦然一声轻唤在身旁响起。

慕嫣回头,就见林夏正站在五班的后门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

“我走了。”蒋晨宁对慕嫣笑了笑,转身就进入了六班的教室。他离去后,慕嫣也走进了本班教室。

走至座位处,她轻敲了敲身后的课桌,“林夏,你叫我什么事?”

林夏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地拿出了下节课要用的课本。

“喂,到底什么事?”慕嫣忍不住又敲了一下桌子。

“没什么事。”林夏简单地抬眸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去。

一股火气倏地就在慕嫣的心中点燃了,“你什么意思?”

林夏没有说话,慕嫣刚想说下一句时,历史老师就进入了教室。

忍住向后看去的冲动,她恨恨地翻开了课本。

一下午,两人谁都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

一顿郁闷的晚餐,两节沉默的晚自习。

终于,骑着车子走出校门时,慕嫣看向身后的男生,“林夏,你今天下午到底什么意思。”

林夏看了她一眼,依旧没说话。

“莫名其妙。”脱口而出。

“对,我就是莫名其妙。”林夏终于开了口,只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火气倏地大涨了起来。

“你不是说过不再和他说话了吗,你怎么又和他说话了。”

“哈?”慕嫣一愣,随即明白了,“我和蒋晨宁说话,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林夏,你也太专断了吧。”

“对,就是这样。你现在才知道吗?”

“那你还和别的女生说话呢,我管你了吗?”

“别人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和他有接触。”林夏看着她,一字一句,“不能和他。”

“你开玩笑吧,你凭什么管我?”

“凭我们的关系。”

“神经病。”说完这句话,慕嫣就自顾自地骑上了车子,向前走去。

林夏阴沉着一张俊颜,一言不发地在后面跟着。

“于是,你们就这样冷战了一周。”听完慕嫣的叙述,刘雪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是啊,还能怎么样?”她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跟着,谁也不和谁说话。她不理他,而他亦不理她。

刘雪莹摇了摇头,这两个人……在玩过家家吗?

“反正我是不会先缴枪投降的。”慕嫣的眼神中充满了认真,她咬牙,“绝对不。”

……

冷战继续升级,对于两人的状态,张跃鹏和刘雪莹很是无奈。但无奈归无奈,两人的担心与担忧也被日渐繁重的课业逐渐淹没了。

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后,慕嫣立刻就将那张高考加分政策揉成了一团,扔进了拐角的垃圾箱。本以为班主任找她又是因为学习的事情,谁知道严立新竟然给了她这个。

刚才班里的一个同学还在旁边听着严立新和她讲了这番话,看那女生脸上露出的惊愕的表情,慕嫣的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了一丝自嘲的微笑。

的确,这突如其来的20分换到谁身上,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慕嫣,虽说你最后可以加20分。但是你还是要努力学习才行。”

“烈士的子女会加20分。”

20分……20分……

严老师的话语似在耳边回想,‘加20分。’

她爸爸用生命给她换来了20分,她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迎接这突如其来的20分呢?

刚一走进教室,她立刻就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虽然以前也有女生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可现下则是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了。

刚一坐下,刘雪莹就拉住她,小声说了一句,“慕嫣,你的父亲……”

“嗯。”慕嫣点了点头,虽然刘雪莹的话没说完,但是慕嫣知道她想说什么。

其实,她早应该习惯这些“流言蜚语”了。

“我去趟洗手间。”丢下这句话,她起身离开了教室。

她们的质疑声,她都知道。

她的父亲没有了,为了救一个人而牺牲了。

她的父亲用生命给她换来了这20分,可是她宁愿不要这20分。

看着慕嫣突然走出了教室,方才有些骚乱的教室变得更加骚动了起来。

突然间,一阵愤怒的男声响起。

“你们吵吵什么啊,难道你们也想加这个分吗?”

“不好好学习,就光看着别人加分,眼馋个屁啊……一群傻X……”

林夏站在座位上,对着一群人大声吼道。

众人从来都没有见过林夏发这么大的火,猛然,原本嘈杂的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如同小学时常写的文章,“安静的教室里面连同一根针掉落的声音也听得见。”

不一会儿,慕嫣回来了。看着教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她虽然疑惑,但还是快步走回了座位。

刘雪莹轻声和她说了一句,刚才林夏发火了,她拍了拍慕嫣的肩膀示意她转身回看,慕嫣却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她还是想象得出他此刻的表情。

他为了她,而发了火。他在同学们心目中完美优雅的形象就这样毁掉了。

蓦然,一丝莫名的……梗在她的心里很难受。

也许不仅仅是因为那20分,或许也有其他。

依旧沉默的晚自习就这样过去了。

一路无言。

原本以为他又要像以前那样只跟着她到楼下,但是在那个熟悉的转角路口,他猛地叫住了她。

“慕嫣……”

她一顿,随即回转过身。林夏下了车子,走了几步,突然间环抱住了她。慕嫣微愣,却没有推开他。

“对不起。”他垂头,轻声细语。

她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将头搁在他的怀中。

过了半晌,林夏才轻声问了一句,“你的父亲,是牺牲的,对吗?”

慕嫣没有说话,只是在他怀里闷声‘嗯’了一个字。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随便和你置气了。”林夏轻叹了一口气。年少的冲动,让他看到她和蒋晨宁说话,就不顾一切地对她发了火。加上之前两人不和谐的志愿填报,让他对两人的未来充满了担忧。可是,他却忘记了她的伤。她的伤,永远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隔着衣服,他倏然感到了胸前的一团湿热。

缓缓松开了她,梨花带雨的一张娇颜,瞬时就映入他的眼中,“慕嫣,你哭了。”

注视着他惊诧的表情,她眼含笑意,“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因为,有你在身边了。”

她微笑着抹了抹脸颊边的眼泪,“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我脆弱的一面了。”

“你别说了。”他亦温柔地替她抹去了那些眼泪,“别哭了,本来就不好看,再哭就更难看了。”

一句话就让她破涕而笑。

“笨蛋。”他微微一笑,再一次温柔地将她环入怀中。

“慕嫣……”他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的。”

无论如何,他都会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她的泪,顺着脸颊,流进了他的心里。

而他的眼角,倏尔,也滑落了一滴晶莹。

第三十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