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3

  慕嫣的生日在夏天,有着“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夏天,有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天。

而林夏的生日则在漫天雪花飘的正月。

慕嫣曾问过他,为什么你的生日要在正月里呢?

林夏微微一笑,只回答了一句,‘那是为了让我早一点儿出生,遇见你。’

高二的寒假短暂却又充实,准备好了行李,慕嫣踏上了回学校的路途。虽然还有接近一周的时间,但母亲却执意要她回去。

夏蕊珍借调的中心医院是A市几所著名医院中的一所。虽然平时慕嫣很少因为生病来医院,但是因为母亲工作的缘故,她还是时常来医院。

轻推开门,慕嫣一眼就看到了夏蕊珍,“妈妈。”

夏蕊珍正在整理病例,看到慕嫣进来,她微笑着招了招手,“慕嫣,过来,有份礼物给你。”

一听到这话,慕嫣立刻激动地走到了母亲的身边。

夏蕊珍递给她了一个盒子,拆开来看,原来是一部新款女生专用手机。

“妈妈,这真的是给我的?”手握着小巧的手机,慕嫣的心情无比的雀跃。

“是啊,外婆说有个电话好联系,下个学期你就不要经常回去了。学业重要。”夏蕊珍笑了笑,“卡都给你办好了,先用这个电话给外婆打个电话报平安吧。”

“嗯。”慕嫣点点头,随即一丝疑问浮上了心头,“妈妈,现在这里有病人吗?”

“没有啊,怎么了?”夏蕊珍状似疑惑的问了一句,“这两天还不算忙。”

慕嫣摇了摇头,随口说了一句,“没什么。”

总觉得有一道视线正在注视着她,虽然疑惑,但她还是握着新手机给外公外婆打了一通电话报了平安。

……

慕嫣离开后,倏然,一道清俊的身影从隔壁的病房走了出来。

男生对夏蕊珍微微一笑,声音温润轻柔,“阿姨,谢谢您。”

“子墨,你不想让她看见你,可是你每年还是会来看她。”夏蕊珍稍稍一顿,“她已经不再是九岁时那个孩子了,你们何时才真正见一次面呢?”

尤子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虽然他们一直在用书信交流着。但是,当她真正见到他时,她会怎么做,他也不知道。

凝望着窗外的那道俏丽的身影,他的唇角提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

按拨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等待的‘嘟’音立刻就让她的一颗心惶恐不安了起来。

终于,那端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喂。哪位?”

“请问是林夏对吗?”慕嫣刻意压低声音,学着邮递员公事公办的口气。

男生有些愣怔,随即问道,“你是?”

“你的一位同学给你寄了一份包裹,请到小区门口来签收一下可以吗?”

“同学,谁?”男声中充满了困惑。

“没有写名字,请快一点好吗?”

“嗯。”男生应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微微一笑,事情完成。但是一丝疑问随即又挂上了她的心头,他会来吗?

十分钟之后,在看到了他的身影后,一个灿烂的笑容蓦地绽放在了慕嫣的脸上。

这个笨蛋……

林夏正四处寻找着邮递员的影子,但四周除了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根本就没有什么送快递的身影。

看他紧蹙着一双秀眉,慕嫣知道现在如果她再不出去,事情也许就会变得大条了。

一步,两步,三步,细数着步数,她缓步走向他的身后,猛地抱住他了的腰,大喊了一声,“林夏……”

男生微愣,随即转过身来,在看清来人时,也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慕嫣……”

她松开了他,开怀地笑着,“我学得像吧。有没有被吓到?”

林夏从没想过会在这里看到她,她不是应该还在家吗?

他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猛地将她环抱住,“原来是你,难怪我刚才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将头闷在他的怀里,她笑着说了一句,“我学得像吧,都把你骗出来了。”

林夏没说话,过了好半晌才柔声说了一句,“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缓缓抬头,她满目的笑意,“你个大笨蛋,终于被我骗了。”

林夏没有辩白,而是紧紧凝视着她,蓦然,他缓缓低下了头。

“喂喂,你做什么啊……”看着他越来越近的俊颜,慕嫣急忙别开脸。

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个,就是他不顾自己的脸面,也得想想她吧。

“傻瓜……”林夏略有些好笑地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柔声说了一句,“还骗我呢,这样就害怕了。”

一句话就让慕嫣猛然红透了脸,“去你的。”她微微别开眼,这厮就知道想这些,害得她真的以为他要……

看着她羞红的娇颜,他禁不住轻笑出声。

……

这是慕嫣第一次去林夏的家,也是她第一次去男生的家。林夏居住的翡翠园,是A市的政府居住区,看着四周停靠的各种高档车辆,瞬时就让慕嫣产生了一种敬畏感。

两人穿过了一座小型公园,路过一片人工湖,才停下了脚步。

“林夏,你爸爸不在家吧。”跟在他的身后,她的一颗心又惶恐不安了起来。

回头看了她一眼,林夏微微挑眉,轻声一笑,“不在。”

听到这句话,慕嫣这才稍稍放了一颗心。他父亲不在就好了,否则看到他儿子突然带一个女同学回家,任谁都会吃惊住的。慕同学微微一笑,但是,她却忘记了,这样也就意味只有他们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林夏的家在三楼,推门进去,一股清新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他的家,房屋建造和她的家差不多,只是气氛有些不一样,毕竟是掌握权力的阶级,和她这样的平民阶层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林夏让她在客厅里等一会儿,他去换衣服。

环顾着室内的建筑,慕嫣忍不住紧紧盯着一张照片细细观赏了起来。

他的父亲是A市的市委副秘书长,有时候看电视新闻的时候会看到他的父亲在上面讲话。没想到现在她就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电视上的名人。

没有几分钟,林夏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慕嫣……”他轻声一唤,即刻唤醒了正在沉思的她。

慕嫣转头,却微微一愣。修身的淡蓝色牛仔裤,配之一件黑色的羽绒服,衬得他十分得高挑清俊。削薄的刘海落在额上,一双墨眸澄澈明朗,薄唇微挑即刻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他长得的确很俊秀,从没想过这样的男生,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

“怎么了,看呆了。”林夏摆了摆手,微微一笑,“是不是我太帅,你看呆了。”

她白了他一眼,随即也笑了笑,从随身背得小包中取出一个礼品盒,递给他,“生日快乐。”

林夏微愣着接了过来,“这是给我的礼物?”

“嗯。”慕嫣微笑着点了点头,“快打开看看。”

拆开繁琐的包装,一支运动手表瞬时就映入他的眼中。

看着他微怔的神情,她略带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了,不喜欢吗?”这还是她特意准备的,和小晴、二丫跑遍了所有的商场、精品店才选好的一块运动手表。

林夏摇头,他很喜欢,这是他收过的所有礼物中最好的一件。不过,随即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浮上俊颜,他凝视着她,随口问了一句,“还有没有别的?”

“什么别的?”看了他一眼,慕嫣状似困惑地问了一句。

看着他越靠越近的身影,她猛地推开了他,“去去,别整天就想这些。”

林夏微笑着抚了抚她的长发,“好了,不闹了,一会儿我们出去,张跃鹏和他女朋友还要请我们吃饭呢。”

诶?慕嫣微愣,“张跃鹏的女朋友?”

“是啊,他也要给我过生日,他以为你赶不回来,所以就想先替我过一个。”

果真是对好兄弟啊……慕嫣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了一句。

一面坐在沙发上等着他,慕嫣一面拿着手机将他的手机号保存为重要联系人。很快林夏就和张跃鹏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慕嫣,我们走了。”林夏唤了她一声。

慕嫣抬眸,指着桌上的一张相片,语气中充满了敬佩,“你的爸爸,很厉害呢。”

林夏微微一笑,没有答话。他的父亲,的确很厉害,只不过某些方面而已……

临出门时,慕嫣拉住了他的衣袖,“张跃鹏的女朋友……”她没见过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呢?”

回头看了她一眼,林夏轻笑着说了一句,“放心吧,她没你好看。”

末了,他又添了一句,“你是最好看的。”

“去你的。”虽然略带戏谑,虽然答非所问,但慕嫣还是很开怀地拉起了他的手。

原以为张跃鹏的女朋友会是那种个性张扬、自信活泼的女生,但在见到了真人后,慕嫣才知道‘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确实是真理。

冯月如是一个十分文静的女生,和张跃鹏站在一起,给人一种讲不清道不明的互补感觉。一动一静、一文一武、一张一弛,十分的互补。

两男生站在一旁,窃窃私语着。慕嫣对冯月如清浅一笑,冯月如也以笑容回之,不一会儿两人就相熟了起来。

两男生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去一家有名的KTV。冯月如同意了这个建议,而慕嫣对这个城市本身不算熟悉,再加上在三对一的状况下,也只得颔首同意了。

看着他们对着路线如此的轻车熟路,慕嫣忍不住拉住林夏的衣袖,小声问了一句,“你们以前经常来吗?”

林夏点了点头,微微笑着,“还行吧,不算很常来……”也就一般小常来。

“啧啧,这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慕嫣嘟起了嘴,“好学生……”

林夏宠溺地抚了抚她的长发,“是啊,好学生都是装出来的。你不早知道了吗?”

看他笑得一脸的春风得意,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厮还真敢讲这句话。

……

握着话筒,林夏点了一曲羽泉的《最美》,“……你在我眼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你的坏你的好,你发脾气时撅起的嘴。你在我心中是最美,只有相爱的人最能体会。你明了我明了,这种美妙的滋味。”

旋律奏完,林夏转身看向慕嫣,眼神温柔,“怎么样?”

“我能不发表评价吗?”慕嫣轻声说了一句,“我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果真是人无完人,虽然林夏的声音很好听,但是他的歌声,她实在不敢恭维。

瞥了一眼笑得一脸内伤的慕嫣,林夏没好气地把话筒丢给她,“那你来。”

“来就来。”慕嫣挑了挑眉,点了一首《滚滚红尘》。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陈淑桦的嗓音很干净,声线也很漂亮。唱她的歌时不自觉的有种读故事的感觉。

随着旋律的想起,慕嫣微笑着,握着话筒起身站立,“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一曲唱罢,鸦雀无声,只有屏幕还在亮着,突然间张跃鹏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赞叹,“慕嫣,原来你唱歌这么好听。”

慕嫣谦虚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真的很好听。”冯月如也忍不住赞叹,她没想过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声也这么美。

“林夏呢,觉得怎样?”张跃鹏看了犹在怔愣的某人一眼。

林夏微愣,随即别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还行吧,但是绝对比不上原唱。”

“你……”个傲娇毒舌别扭受……慕嫣扭过头,她肯定唱不过原唱,这不是废话吗?

无视了他的“中伤”,慕嫣坐在了离他较远的一处沙发上。

林夏微微皱眉,随后像毛毛虫一般慢慢移动了过来,“慕嫣,你生气了?”

“没有。”扭头,不理他。

林夏轻叹了口气,“很好听,是实话,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歌声。”

“……”瞟他一眼,犹在坚持。

“我从没想过你唱歌这么好听,我刚才是听呆了,才那样说的。”

慕嫣终于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肯定地问了一句,“真的?”

“嗯。”宠溺地微笑挂满了俊颜。

在黑暗中摸索的手在碰到了对方温热的柔荑后不自觉地牵在了一起,嘴角不约而同地浮起了一丝甜蜜的笑。

冯月如唱了一首《最熟悉的陌生人》,悲伤的气氛充斥在每个人的耳边。

最熟悉的陌生人,正是因为彼此爱过,所以才不会成为敌人。而也因为彼此伤过,所以也不会成为朋友。错过彼此,只会成为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

慕嫣垂眸,轻轻挣脱着那只桎梏着她的手。林夏似是有些不愿意,还是紧紧握着柔荑,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她无奈,只得附耳在他耳边轻语了一句。蓦然,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并附耳说了一句“早点回来。”

转身又回望了一眼像是被遗弃的小狗一样的他,慕嫣这才笑着向洗手间走去。

……

从卫生间出来,却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很是惊喜的叫了一声,“蒋晨宁。”

男生也是一愣,“慕嫣。”

“蒋晨宁,你怎么在这里?”看他出现在这个地方,慕嫣很是吃惊。

“其实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蒋晨宁微微一笑,“我们同学几个出来玩,你呢?”

“我也是,和同学出来玩。”

蒋晨宁刚想问一句“和谁一起”时,他蓦地顿住了。

慕嫣没有看出他面上闪过的不自然,依旧微笑着,“对了,今年回去时候我见到你们班主任,他还问我你怎么样了。”

蒋晨宁淡然一笑,“很久都没回去看他了。”

猛然,慕嫣想到了一个问题。

没想到蒋晨宁的回答与她不谋而合,她禁不住嫣然一笑,“我们是不是很有默契?”

蒋晨宁但笑不语。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直到,一个身影突然出现了她的旁边。

“慕嫣……”

应声转头,慕嫣就见林夏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

蒋晨宁看了一眼林夏,又看了一眼低头的慕嫣,清浅一笑,“原来如此。”

一时气氛有些尴尬,还是蒋晨宁比较识大体,他对着慕嫣摆了摆手,“那我回去了。”

说完这句话,蒋晨宁就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去,只剩下了慕嫣和林夏还在玩着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慕嫣抬眸浅笑,“林夏,我们也回去吧。”

林夏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疾步离开。

“喂,林夏,你等等我……”他的脚步走得很急,她险些跟不上。

“你怎么了?”她刚想拉住他的胳膊,却被他蓦地甩开了。

冷着一张脸的某人,推开了包厢的门,直让正在狼吼的张跃鹏木然地呆愣住了。

“怎么了?”张跃鹏的女朋友也很奇怪,刚刚还笑逐颜开的两人怎么濒临吵架的边缘。

“谁知道?”慕嫣也来了脾气,一言不发的林夏也彻底地惹怒了她的神经。明明她今天这么兴奋地来给他过生日,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状态,张跃鹏很是着急。他对慕嫣笑了笑,“慕嫣,林夏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就去找你,你是不是迷路了啊……”

“没有,我碰见一个老同学,和他聊了一会儿,所以才回来晚了。”慕嫣轻声说了一句,她只不过是从洗手间出来碰到蒋晨宁就和他聊了一会儿,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老同学?”张跃鹏捕捉到话里的要点。

“蒋晨宁。”

“噢。”张跃鹏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他终于知道某人为什么摆出这样一副别人欠他钱没还并且还准备告诉他钱不还了的表情了。

“小如……”张跃鹏挑了挑眉,“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一股很浓很浓的酸味。”

冯月如眨眨眼,示意她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不知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哈哈。”

听到这话,林夏抬头狠狠瞪了张跃鹏一眼,紧抿了抿唇。

经张跃鹏这么一提醒,慕嫣也才意识到,他该不会是在……吃醋?

内心闪过这种可能性,她轻轻坐在他的身边,圈住他的胳膊。林夏瞟了她的手一眼,没有挣脱。

慕嫣微微一笑,“我只不过是和他说了几句话,你就这幅样子?”

“你和别的女生说话的时候,我不也没事。”话音刚落,她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她怎么敢这么说,明明之前还要求他不许主动和别的女生说话的。

看到喜欢的人和异性说话,任谁战斗神经都会不自觉地绷紧的。这大概就是占有欲在作怪吧,他越生气表示越在乎。

既是如此,她何苦和他置气呢?

“林夏,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都不会主动和他说话了,好不好?”她将头枕在他的肩膀处,娇声轻唤,“林夏……”

林夏的表情有一丝动容,但犹在坚持。

慕嫣无奈,状似委屈地瞅着他,眼神无辜地像一只小绵羊,“你忘记小晴她们说的话了?”

林夏垂眸看了她一眼,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轻轻地说了一句,“没忘。”

小晴、二丫,也就是慕嫣的朋友对他说过,慕嫣绝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她简单随性,请他不要给她太多的束缚。

林夏没有忘,但是在看到她和蒋晨宁亲密交谈的样子时,他的火气蹭得就窜了上来。

“呵呵。”慕嫣轻轻一笑,神情温柔。她附耳在某人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只是这句话瞬间就让某男脸上的表情由方才的三九寒冬转化为了此刻的五光十色、五彩缤纷。

“我没听清……慕嫣。”林夏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目光灼灼地凝睇着她,“这儿那么吵,我一点都没听清你说的什么。”

你没听清,那你现在激动个什么劲?慕嫣有些好笑地白了他一眼,“不说了,不说了,我只说一遍。”

“不,再说一遍,快点……慕嫣……”林夏不依不饶,手放在了一处她最怕的地方。

“不,就不,不说了……啊……啊……好痒……别挠……”

“说不说,说不说,不说还是继续……”

“就不……不……”

慕嫣躲着他的攻击,两人笑作一团。

看着两人恢复了刚来时的状态,张跃鹏和他女朋友不由得相视一笑。

“既然两位和好了,那么也就开始我张跃鹏的个人演唱会了,首先献上我的主打曲。”

张跃鹏一甩头发,看向三人,“掌声呢?”

即刻,三人给予了他足够的热烈掌声。

看着一脸兴奋的张跃鹏,慕嫣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的主打曲是什么?”

林夏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过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狼爱上羊。”

呃……好雷好强大。

张跃鹏学着舞台明星,在要了足够的掌声后,随即开始了他的鬼叫狼嚎,真真叫做杀气冲天。

……

酣畅淋漓地吼了一下午,几人的嗓子也都濒临到了崩溃的边缘。一顿热闹的生日晚餐之后,几人才正式分别。

回望着刚才走过她身边的一对情侣,慕嫣猛地停下了脚步。

林夏回头,注视着停在身后的那道倩影,轻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林夏,你背我吧。”她抬眸,微微一笑。

话音刚落,林夏只是平静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见他此刻露出的表情,慕嫣忍不住微微嘟嘴,随口说了一句,“算了,我只不过是说着玩的。”她知道男生的自尊心很强烈,尤其是眼前这个人的自尊心更是强烈,压迫他做这个,她真的是蠢透了。

林夏沉默着向前走去,蓦然,他弯下了腰,对身后的女生轻声说了一句,“上来。”

慕嫣一愣,他这是……

“快点儿,过期不候。”他又看了她一眼,语气中闪过一丝不自在。

慕嫣清浅一笑,虽然他的身形挺拔清瘦,但他的背却十分的宽大厚实,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心的感觉。

“林夏,我觉得以我们现在的状况让我想到了一个故事。”

“是什么?”他侧首轻问。

“猪八戒背媳妇。”慕嫣哈哈一笑,“你就是猪八戒。”

一声轻笑,林夏回答了一句,“对对,我就是猪八戒。不过翠兰,你也太重了,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他的声音中透出了一股莫名的笑意,“以后少吃点。”

“真的吗,要不你放我下来吧。”一听这话,慕嫣立刻想要挣脱,但是他却加紧了手臂的力度,轻吐了一句,“不放。”

俊颜上展露了一丝幸福的笑容。她的身体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轻柔,这个动作,其实早在他的心中模拟了无数遍,今天终于……

“好啊,你骗我。”慕嫣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面颊,娇嗔了一句,“你个笨蛋……”

“慕嫣……”微微侧首,他的眼眸澄澈而又明亮,像暗夜的明星一般闪着熠熠生辉的光芒,“今天下午那句话的回答是,我也是。”

慕嫣没有说话,她只是安静地凝望着远方,倏尔,她嫣然一笑。

那句话,他果然还是听见了。

第二十九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