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再见,旧时光2

  熬过了每周最令人头痛的日本语会话之后,新的一周才能算开始。

“慕嫣,你要去图书馆吗?”看着匆忙整理书包的慕嫣,杨笑随口就说了一句,“还有一会儿,图书馆就关门了,还来得及吗?”

“所以才要抓紧时间啊。”慕嫣灿然微笑,“师傅要不要一起去?”

“不,我回宿舍。”杨笑摆了摆手,“我会给你留门的。”

每周二的下午,图书馆都要比平常早关闭好几个小时。一出外语学院的大楼,慕嫣就全力向着图书馆奔去,原本体育神经就不怎么发达的她,在赶到图书馆后,好是气喘了一番。

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还有半个小时。她迅速走进了地下一层,在找寻到了那本熟悉的书籍后,她方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刚刚走出图书馆的大门,一个熟悉的身影蓦然就进入了她的视线之中,怀抱着书,慕嫣急忙大喊了一声,“宋会学长……”

被叫住的男生猛地停住了脚步,回转过身,见是慕嫣,他微微笑着,起身走了过来。

慕嫣对着走到面前的宋会清浅一笑,这还是她得知自己被梓轩社团录取之后,第一次见到他。

今天的宋会戴了一副金丝镶边的眼镜,更衬得他一身的书卷气浓郁,让她不禁想到了一句诗‘腹有诗书气自华’。

“去图书馆了吗?”宋会笑着问了一句。

“是啊。还好赶上最后的时间了。”

“借了本什么书?”

“《白夜行》,东野圭吾的。”慕嫣把书递给了他。

宋会低头翻看了几页,复又抬头注视着她,“听说过这本书,班里有女生借过,但是我没看过。”

“向你推荐哦……”听到他知道这本书,一个笑容瞬时绽放在了丽颜之上,“高中时,我曾买过一本,但是要来上学的时候,因为行李太多实在放不下了,所以不能带过来了。”

她似是有些遗憾地紧握了握拳,“下次回家一定要把它带过来。”

宋会了然地轻笑出声,“没带过来,是不是有一种遗失了重要东西的感觉?”

“是啊。”慕嫣浅笑着看着他,“有些东西,虽然不能常看,但只要知道它在身边,就能让人感到安心。”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直到宋会抬眼看了看表,“快到吃饭的时间了,一起吃饭吗,还想听听你对历史的见解。”

“见解算不上,顶多算是个人的牢骚吧,呵呵……”

宋会认识的人不少,和他走在一起,一路上还有不少人向她打招呼,弄得慕嫣很是窘迫,明明不认识也只得以微笑回应。

两人去了离慕嫣宿舍最近的餐厅。

浏览了一遍宋会递给她的一张历史试卷,忍住内心翻滚的各种涌动,慕嫣有些感慨地说了一句,“学长,原来你们还在背历史意义、历史影响啊……”

宋会似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见他一脸的无奈,慕嫣也禁不住叹了口气,“高中时候历史老师总是叫我们背什么历史意义,历史影响。可是有时候,我就在想,古人们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他们做的这件事会给后世带来什么影响呢?所谓的历史意义,历史影响,难道不是后代人以这件事为中心,根据它其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而总结的吗?比如说唐太宗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时,他有没有想过后世人是怎么评价他的呢?还有隋炀帝,他一直被认为是个暴君,三征高丽,大修土木,可是语文老师却说过他其实也是个很有文采的人。”

宋会颔首,中肯地说道,“的确,当世做了一件事,未必能很快就反映出来它的后果是怎么样的。不是有句话叫做盖棺定论吗,有一些事情明知道在当世不可能将它真实地还原,所以只能藏之名山,留给后人解决了。”

“所以说,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你说它是黑,它就是黑。你说它是白,它只能是白。我们靠什么了解以前,不就是从那时候流传下来的史籍吗。可是这些史籍记录的真伪又有谁知道呢,除非你能穿越,真实见证那段历史。”

宋会浅笑出声,“是啊,孟子不是有句话‘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吗,对于我们学历史的来说,更是这样。正是因为无法亲眼见证,所以对于一个历史事件,或一个历史人物,必须要从多方考证,从各种能搜集到的材料里寻找出最能还原当时的信息。对这种信息还要加以验证,官方的、民间的能收集的全部都要得到。”

“对了……”宋会一顿,“能问一下,你是从哪里看的那本评价昭明太子的书呢?”

慕嫣微微一笑,“高三毕业的时候,在我外公家看的。”

“外公家?”宋会微愣。

“嗯,外公他是历史教授,我从小在外公外婆家长大的。”

宋会了然地颔首,“原来是家教使然,素养天成。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拜访一下。”

“好啊。”

“对了,慕嫣……”宋会注视着她,他一直都有一个疑问,“既然这么喜欢历史,为什么你从一开始不选择历史呢?”

他的疑问顿时就让她陷入了沉默之中,唇角溢出了一丝无奈,她轻声说了一句,“虽然喜欢,但是有时还有着不得不放弃的理由。”

宋会颔首,他明白她的意思。

人生不是仅靠喜欢就能坚持下去的。有时候喜欢一件事,做到最后却也不得不放弃,只因为现实环境的阻碍。而喜欢一个人也这样,哪怕再喜欢,在现实不允许的情况下,也只能放弃。

环视着周围来来往往的情侣,慕嫣突然转过头来,问了宋会一个问题。

“学长,你谈过女朋友吗?”

宋会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怎么,还想给我介绍个?”

他的笑容很澄澈,让她不禁有一丝的恍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真有这个打算。把宿舍那几个祸害同志打包外送,当然还包邮哦。”

宋会不禁被她这一番话给逗乐了,“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倒是真想,只不过现在,我却没有这份心了。大一时候谈过一个,不过几天罢了。”

“嗯。”

“高中时喜欢过一个女生,但是最后她却和别人成了。”宋会似是在回忆,“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挺疯狂,现在想起来,都有点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了。”

“你呢?”宋会反问,“不可能没有吧。”

“分了。”

两人相视而笑。

她并不是那种喜欢打探别人隐私的人,但是宋会却给了她一种特别的气质,一种不自觉地吸引人靠近的气质。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虽然相识的时间十分短暂,但却能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像认识了许多年的朋友一样。

宋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她谈这个问题,明明不怎么熟悉,却像认识多年的老友一般在谈着感情问题。看着眼前女生,他微微有些怔然出神,也许是她身上特有的这种气质让人不自觉地靠近吧。

少年时代的感情最为珍贵、纯真,也正是因为这种珍贵纯真才会让这种感情像琉璃一般易碎。

因珍贵而易碎,因易碎而珍贵。

就像《白夜行》中的R&Y,亮司与雪穗,从少年时的最初相遇,到最后亮司为了保护雪穗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之间的爱已经不能单纯地仅用爱情来解释,这种爱已经超出了爱情、亲情、友情任何一种感情,这是一种深入灵魂的羁绊,深入骨髓的相连。

一种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的感情,同生死,共命运的“一莲托生。”

他就是她,而她亦是他,少了谁,另一方也不能独活。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然而,对于慕嫣来说,她的阳光,曾属于她的那个阳光少年,也早已葬送在了那个寒风的夜晚。

第六章 再见,旧时光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