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当夏小川从浴室出来时门铃适时地响了起来,望了望不动如山的展鹏一眼,夏小川暗里冲他做了个鬼脸,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的湿发一边嘀咕着:“这么晚会是谁呀?”

从猫眼里往外瞅了瞅,一个打扮高贵的中年贵妇正一脸不耐地等在门外,纳闷地打开门夏小川疑惑地问:“你找谁呀?”

侯佩玲显然也被夏小川吓到了,指着夏小川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在这里,这房子不是展鹏那小子的吗?”

“你找展鹏?他在里面。”夏小川将半湿的毛巾搭在肩上回头冲屋里喊道:“展鹏,找你的。”

“你给我站住。”侯佩玲厉声喝住准备离开的夏小川,不悦地命令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现在请你马上消失。”

夏小川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激怒了,缓缓回过身来,慢吞吞地说:“我看有件事你在来之前还没搞清楚状况,那就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命令我离开这屋子,相反,如果我要不高兴的话现在就可以让保安请马上你离开。”

一向养尊处优的侯佩玲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一步步逼近夏小川厉声训斥道:“你是哪里来的没教养的野丫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不可以这样对长辈说话的吗?既然你父母不会教育女儿,那我来代他们教训你好了。”

“够了!”

展鹏一把攥住侯佩玲挥在半空的手,铁青着脸没好气地说:“怎么你到哪里都这么能挑事,你走吧,有什么事明天我回家再说。”

“你小子总算肯出来了,没良心的家伙!你还认识我这个妈吗?回国了都不回家,居然还在外面跟这种不入流的女人鬼混,趁我没发火之前快点叫她滚,我不想看到她,快点!”侯佩玲叉了腰一手指着夏小川,还搞不清状况地下着命令。

“切!原来你就是他妈呀?”夏小川不屑地冷讥道:“我的父母不是不会教女儿,只是是他们来不及教好我就死了,不过这家伙从我认识那天开始就没听他说过人话,看来你教得不错。”

夏小川说完后也不管侯佩玲脸上气到扭曲,迁怒地狠狠瞪了展鹏一眼,便转身回房了,其实她心里同样气到半死,长这么大头一次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山老妖训斥,而且还连带将自己过世的父母都给数落了,这会儿别说是展鹏那家伙的妈妈,就算是天王老子夏小川也无法对她好言相向了。

“什……什么,天啦!我怎么会碰上这种没家教的女人,气死我了。”侯佩玲胸口急剧地起伏气到差点吐血,一回头却见展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靠在一旁纳凉,居然面上还多了分隐忍的笑意,不由气更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狠狠地掐了他一把恨恨地说:“你是我儿子吗?我有你这样的儿子吗!看到我被别人欺侮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我前辈子欠了什么债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冤孽出来。”

“现在知道生我后悔了吧!”展鹏无谓地耸了耸肩接着说:“我也后悔自己怎么会是你的儿子,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像你还可以选择,当你的儿子我不是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不是吗。没事你就回去吧,再在这里闹下去你会更难看的,或许你还不知道,这屋子的主人就是你嘴里那个没教养的女人的,我只是房客。你慢走我就不送了!”

当着侯佩玲的面缓缓将门关上,不理会她在外面大呼小叫,展鹏的面上浮现一丝矛盾挣扎,心里亦如堵着铅块一样难受。

第一百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