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怎么又是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子对我,你可不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而不要用这种方法折磨我行吗?难道你真的要把我逼疯吗?”郝帅心里的恐惧在放大,因为钱思思就是一付要跟自己画清界限的样子。

仰起泪眼,钱思思无助地问:“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要再来问我?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对我很残忍吗?”

“知道?我到底知道什么了!我告诉你我什么也不知道!”面对钱思思的痛楚无助,郝帅尽管急得心里直冒火,仍是耐着性子无法发作。

“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才知道呀,思思,我是人不是神,而且可能还是个粗心的男人。”缓和了语气,郝帅叹息了一声又耐着性子说:“我或许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让你失望了,你可以教我,可以骂我,甚至可以打我,但是求你不要什么都不说跟个闷葫芦似的,你这个样子折磨我难道就不残忍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我,难道雪儿是你的孩子你不知道吗?你要不知道她又怎么会叫你爸爸?难道这种事一定非要由我亲口说出来吗?我们到底谁比谁更残忍!”压抑许久的钱思思彻底暴发了。

“你说什么!雪儿是我的孩子?”郝帅不明所以地问道:“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这么离谱的事。”

想起早上那通电话,郝帅突然明白钱思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了,忙解释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雪儿现在是管我叫爸爸没错,但那是因为这孩子缺少父爱在我身上寻找安慰而已,只是名义上的,雪儿她并不真的是我的孩子。”

“是真的!是真的!”钱思思捂着耳朵一步步后退着哭喊着:“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地逼我亲口说出来吗?雪儿她真的是你的孩子,李诗雅亲口告诉我雪儿是你的孩子,这还有假吗?”

“你说什么!雪儿她……真的是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突然的消息让郝帅一时也有些难以接受。

“你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李诗雅,而不要在这里一再地折磨我!”钱思思哭喊着跑回屋内。

郝帅怔怔地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后的,一时间尚无法从钱思思带给他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呆呆地在雨中站了半天,这才缓缓转身驱车离去。

既然诗雅那里有事情的答案,那么当然要找她去求证了,雪儿她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

不知道是因这钱思思所说的事让郝帅太过震撼,还是因为刚才沐了雨的缘故,郝帅全身都抑制不住地颤抖。汽车在空旷的街道上飞驰而过,窗外突然变得急骤起来的雨点如同郝帅此刻的心情一样纷乱、繁杂。

当郝帅苍白着脸出现在李诗雅面前时,她已经早有所料地安静地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等候着郝帅的到来。

静谥的灯光下,比起郝帅的狂乱李诗雅显得分外的平静。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