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矛盾了一个晚上的钱思思终于决定要跟郝帅好好谈谈,如果雪儿真是他的孩子,那么郝帅也应该知道自己有这个孩子的事实,如果不是……

钱思思虽然不敢抱有这样的奢望,但心里还是有点这样的期盼。

打电话去郝帅的公司,是他那好脾气的秘书接听电话,知道是钱思思后便很热情地告诉她郝帅处理了一下手头上的事就回家了。

一向视工作如命的郝帅居然会提前回家这是钱思思没有料到的,犹豫了半晌,钱思思还是拔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你找谁?”接电话的是雪儿。

听小川说李诗雅的离婚不是已经办下来了吗,怎么她们还住在郝帅那?钱思思又开始矛盾起来。

“雪儿,是谁的电话呀?”郝帅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清晰地传过来。

“不知道,她没说话。”

“是吗?”

郝帅疑惑地接过电话对着话筒问:“我是郝帅,请问你是哪位?”

熟悉的声音,就算隔着话筒对他的思念仍如潮水般涌了上来,让钱思思一时有些哽咽,忙用手捂住嘴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喂!”郝帅的声音已有些不耐。

“爸爸快点,我跟妈妈都准备好了。”

“可以走了吗?”李诗雅一脸喜气地拉着已经打扮好了的雪儿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郝帅狐疑不已地握着话筒忙戒备地问:“呃,那个是谁的电话?”

郝帅没有回答李诗雅的话,心里有个预感在发酵放大,不能自抑语气里的颤抖,急切地对着话筒喊道:“思思是你吗?回答我思思!是你吗?”

自从听到雪儿跟李诗雅的对话后钱思思就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求证的必要了,看来郝帅已经知道雪儿是他的孩子的事实了,而且他们相处得还不错,看来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

“思思我知道是你,你说话呀,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思思你在听着吗?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就过找你。”

郝帅慌乱的声音不断地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钱思思泪如雨下,心亦痛切入骨。

“思思!思思!求你了,千万别挂电话,别再这样一声不响地就消失,如果真是我做错了什么,你起码得告诉我错在哪里,就算你替咱们的感情宣判了死刑,求你至少给我一个申辩的机会。说话吧,告诉我你在哪!”

结束了,现在是真的结束了!钱思思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也对郝帅说。

是自己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才会再一次觉得被伤害,缓缓合上手机,如行尸走肉一般,钱思思漫无目标地溶入人群的深处。

呜------

电话里传来挂断的芒音,让郝帅感到如同死刑犯获罪的最终定棰,不过却是敲在他的心上痛不可抑。

她,最终还是选择判处这份感情的死刑,如同上次一样,一点机会也不给自己就擅自决定了。

“是思思吗?”虽然李诗雅已经从郝帅的表情猜出打电话来的是谁了,但她仍忍不住抱有侥幸心理地问道,但一旁的雪儿却感觉到了她明显的轻颤,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