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夏小川小心地将装好鲫鱼汤的保温瓶放入包包内,虽然鲫鱼不是很值钱的东西,但却是对伤口愈合很好的食材,为了让展浩能早日康复,夏小川隔上两天便仔细煲好一锅浓浓的鲫鱼汤给他送去。

“你这算什么!因为内疚所以想尽办法去补偿,就算被别人误会是陪护也无所谓吗?”

展鹏站在厨房外冷眼看着夏小川,心里那股火莫明其妙地就上来了。

本来以为夏小川跟展浩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展浩一场车祸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刚开始夏小川一直在医院照顾陪护展浩时展鹏还能理解,必竟事情的原由是因她而起,所以夏小川出于内疚想有所补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随着展浩慢慢康复,夏小川仍然一付小媳妇样的守在展浩身边却让展鹏有些受不了。

他任至后悔自己当初为了方便夏小川照顾展浩,而故意撒下夏小川是自己替展浩请的陪护的谎言。全世界也只有这个一门心思全放在展浩身上的笨女人搞不清状况,还当自己跟展浩是不相干的人,每次送她去医院都在展浩未醒来之前或是展家人出现时急急忙忙地让自己回避。

不明白展鹏的火从何而来,夏小川收拾好一切背上包包,从展鹏身边经过的时候地小声说:“以后不用你送我过去了,你白天要上班也挺累的,早点休息吧。”

气极的展鹏一把攥住夏小川的胳膊冲她吼道:“你这个笨女人,我是因为自己辛苦才这么说的吗?你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跟展浩是不合适的了,为什么还要跟个傻瓜白痴一样每天都过去,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白痴行为会误导别人的吗!展浩他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到底还担心什么?”

“我知道你觉得我很白痴,但对我来说展浩不是别人,他是我男朋友,我已经决定跟他一起走下去了。”

“什么?男……男朋友!我没听错吧,你不是已经跟他分手了吗?”展鹏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闭眼深呼吸数次,极为忍住将这个女人掐死的冲动,咬着牙问:“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的感情又算什么?对一个人的感激或是内疚都不可能维持一辈子的,你明白吗?”

“你弄疼我了放开啦!”挣开展鹏的掌握,夏小川揉着被他弄疼的胳膊没好气地嚷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莫明其妙,我自己感情上的事我当然明白了,你在这里生那门子气呀!”

“你……”

将到嘴边的话努力咽了下去,一肚子话没地儿说的展鹏迁怒地一拳捶向夏小川身后的房门,发出的巨响将夏小川吓得眼镜都差点掉了下来。

“你疯了!”

五分钟的沉默后,夏小川的河东狮吼也在室内响起,不过回应她的是门被摔上的后再一声巨响。

十分钟后,夏小川又坐在展鹏的车前往去医院的路上了。车厢内的低气压和展鹏今天怪异的表现,不,确切来说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内怪异的表现无不让夏小川心烦意乱,但又说不上到底是那里不对劲。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