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为什么不继续保持沉默,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既然那么不想郝帅知道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一切!”钱思思被这突然的打击搞得整个人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李诗雅说得越真诚,钱思思就越发不知道要如何自处了,忍不住整个人就爆发了。

李诗雅慌乱地辩解说:“本来我也不想说的,但我不想因为我自私的决定而引起你们之间的误会。郝帅他以前受了不少苦,我希望你能信任他好好对他,他确实是个值得你好好对待的男人,而我跟雪儿绝对不会成为你们的困惑,我保证!”

“妈妈。”

钱思思来不及对李诗雅的话有所反应,雪儿抱着画板怯怯地出现在厨房门口。望着雪儿惊恐的眼神,钱思思无言地离开了那个令她感到窒息的地方。

漫无目标地走在湿冷的街道,钱思思的心一如这冬天的天气阴霾得不见阳光。雪儿竟然是郝帅的孩子!再一次想起这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时,钱思思的泪终于忍不住顺腮而下。

当郝帅告诉自己他与李诗雅的那些过往的时候,自己或许可以装作很大度地不予追究,必竟他们那一段已经是过去式,重要的是郝帅他现在爱着的是自己,但现在他突然冒出这么大一个女儿来,自己还可以大度地装作什么都不记较么?钱思思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

就算自己不计较,自己又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同郝帅交往么?钱思思再一次在心里问自己,然而答案却是,做不到!

是的,自己做不到!钱思思自问还没伟大到这种程度,知道郝帅跟李诗雅以前交往过是一回事,但知道他跟李诗雅居然还有雪儿这么一个女儿又是另一回事,钱思思现在才知道自己再怎么装得大度也做不到不去在意,扪心自问,钱思思真的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难道自己再怎么努力,终究跟郝帅还是注定得以分手收场吗?心里这样想着,钱思思的眼泪便掉得益发厉害,胸口也一阵阵发痛。

抚着胸口慢慢蹲了下去。

“郝帅他不知道,而我也没有要让他知道的打算。”钱思思脑海里突然冒出李诗雅的声音。这一切如果自己不说,是不是一切都会同以前一样不会有什么改变,再忍耐一段时间,等到李诗雅带着雪儿离开,自己跟郝帅便可以按预订地计划在开春之际踏入婚礼的殿堂,这样可以吗?心底有个自私声音小声地提醒钱思思。

就在钱思思有些为这个想法动摇时,李诗雅刚才所说的另一句话又浮上心头,“请你帮帮我,这件事一定不能让郝帅知道,以我对郝帅的了解他是那种极度负责任的人,如果他知道雪儿是他的孩子的话他一定会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来的,而我以前曾那样伤害过他现在更不想因为孩子的事拖累他,所以请你一定不要告诉郝帅,一定不要!”

钱思思脚下一个趄趔,忙扶住了一旁的墙壁让自己站稳了,钱思思使劲摇了摇头也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终于她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雪儿是郝帅的孩子这件事,自己是没有任何立场去替他做决定的,自己既不能装作一点也不在意地去亲口告诉他,也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跟从前一样同他继续交往,那么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远远地躲开,躲到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独自舔合伤口。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