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展鹏放下电话披了件外套就准备出门,蜷曲在沙发上的夏小川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狐疑地问:“这么晚还出门,你今晚还回不回来?”

“就一会,马上就回来了。”展鹏说完便急匆匆地出门了。

随着门关上,夏小川突然感到那股久违的孤寂又袭上心头。自从父母因意外离世后,夏小川带着小可怜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刚开始那段时间夏小川尽管伤心但并不觉得孤寂,因为她总觉在那幢房子里父母的灵魂依然在守护着自己。可后来城巿改建,父母留下的房子成了必须拆迁的对象,怕自己换了地方父母的灵魂会找不到自己,也怕已经适应这周围环境的小可怜不能适应新环境,所以夏小川才拼了命也一定要在这所谓的高尚住宅区里安家。

但是在新居落户后,夏小川顶着高额的房贷压力迫不及待地搬来这里后,新居新环境里已经找不到父母的味道了。那时正是秋天,也许是受那股萧瑟的天气影响,自此以后孤寂便如影随形地常伴夏小川的左右。

这种状况在展鹏搬来以后奇怪地得到了改善,尽管常常被他气到冒烟,夏小川平静如死水般的生活也被他搅得鸡犬不宁,但无意间那股如影随形的孤寂也被他驱散得一干二净,所以到了现在夏小川已不自觉地习惯了他的存在。

看来习惯真是一种无药可解的毒药,人是脆弱的,独居太久便会渴望有人相伴。在心里叹了口气,夏小川有些愄冷地环了胸将自己更深地陷入沙发中,或许是因为身体的不适,面对一室的冷清一向坚强的夏小川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鼻子也有些酸酸的。

正当夏小川胡思乱想的时候展鹏回来了,从不以弱示人的夏小川唯恐展鹏发现自己软弱的一面,故意将头埋得低低的,想不到展鹏居然将头凑了过来看,夏小川还来不及发作展鹏倒先开口了。

“你怎么哭了,很难受?”他问得。

怕一张口他就会听出自己的声音异常来,夏小川便将头扭向一旁对展鹏的问话不予理会。展鹏站直了身子静静地看了夏小川一会,便去餐厅倒了杯热水过来放在夏小川面前,然后又将一直拎在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不自然地说:“上面有说明,你照着说明吃就行了。”

夏小川接过袋子不解地问:“什么呀?”

“田七止痛片!干嘛让我吃药?”望着打开的袋子,夏小川仰着头望向展鹏。

“你不是那什么痛吗,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吃了这药就没事了。”展鹏红着脸说得极不自在,见夏小川愣愣地望着自己,他突然生气地扯着嗓子吼道:“还愣着不吃你看着我干嘛!”

“谢谢!”夏小川打断突然就暴怒了的展鹏,然后装着若无其事地将药开了来吃。

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可以表现得自然一点的展鹏本想借由发火来掩饰自己的无措,被夏小川这么一谢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站在一旁噎了半天这才粗声粗气地说:“没事早点休息吧,我也睡了。”

第一百零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