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夏小川一进门,就听见小可怜在笼子里跳着脚叫“笨蛋”。自从展鹏来了以后,这只父亲留下来以前只会叫“夏小川”的八哥词汇突然变得丰富起来,不过让夏小川头痛的是从它那鸟嘴里中嘣出来的词汇不外乎“真他妈的”“笨蛋”“你找死呀”储如此类骂人的字眼,不用说也知道,这只笨鸟一准将展鹏那混蛋当成了学习及模仿的对象了。

上前将鸟笼的围布放下来,不理会一直还在扑腾着的小可怜,夏小川不悦地对抱胸靠在阳台玻璃门上抽烟的展鹏说:“这么晚了你还逗它玩,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要知道鸟类可不喜欢过夜生活的,自从让你照顾小可怜后你就没做对过一件事,看你将它教得满嘴脏话的。”

“嫌我教不好你倒是自己教呀,如果不是你那什么破协议里强行规定我的工作是每天打理这祖宗,你以为我愿意教这只笨鸟。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鸟类不喜欢过夜生活了,如果外面有只骚包公鸟在等着它,你看它不到这个时候会回来不。”展鹏回身来到客厅里将烟头捺灭,然后看也不看夏小川,拎了鸟笼往书房走去,语气里有着浓浓的火药味。

想起展鹏刚才一直站在阳台上,心想难道刚才展浩跟自己亲热让他看到了?

赶紧走到展鹏刚才站的位置往下望了望,夏小川的脸跟着就烧了起来。虽然知道他在指桑骂槐,不过夏小川却羞得没勇气去追究下去,忙趁着展鹏没有回来之前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躲了起来。

展鹏神情落寞地踏进郝帅的办公室时,后者也一脸苦恼地在抽闷烟。

“也给我一支吧!”展鹏没有如往常一样往郝帅的办公桌上蹿,而是很没劲地歪在郝帅对面的皮椅上。

郝帅抬眼探究地望了他一眼,便将烟盒从办公桌上推了过去。

“这么快就认输了?不像你的作风呀!”郝帅将吸进腹腔的烟长长地吐了出来,语气里透着了然。

一点也不讶异好友精准的揣测,展鹏用手枕了脑袋往后仰去,闷闷地说:“如果对象是展浩,你说我能不认输吗?”

“展浩?怎么会是他!”这倒真的让郝帅不能不意外了。

“对,世上的事就有这么巧,他现在就是夏小川的正牌男友,而且还是她暗恋五年的对象。”展鹏的话听着有点酸。

郝帅盯着展鹏的侧面注视良久,一向注重外型意气风发的他现在看来,不仅有些不修边幅甚至还有些消沉,这样的展鹏是郝帅以前没有见过的。郝帅想起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说是越花心的人一旦动了真情,那种对感情的执着程度反而会更加强烈。看看现在的展鹏,他想这话应该说的没错。

“我觉得有一件事你可能错了。”等展鹏对上自己的视线时郝帅才认真地说:“我觉得你的感情应该不用对上一辈的情感纠结负责,但前提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第九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