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那好吧,你让李诗雅搬出去。”钱思思斜睨着郝帅说得很认真,其实心里无非是小女人对自己所有物的一点小试探。

没想到郝帅听了钱思思的话后立刻就变了脸色,甚至想都没想立即就拒绝道:“什么?让诗雅搬出去。不行!”

钱思思嘴角噙着的那抹笑意还来不及隐去就僵在那了,无意的试探让郝帅过度的反应破坏了她所有的好心情,心里的怀疑也在逐渐加大。

静静地望着郝帅,钱思思嘴角的笑意慢慢隐去,语气是前所未有平静:“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走吧!”

说完便从他身边错身而过,往前走去。

知道自己刚才显得太过急切了些,郝帅有些无措地上前拖住钱思思,试图跟她好好解释一下。不过这会儿钱思思却是什么都听不进了,摔开郝帅的手跳到路边,拦了辆碰巧经过的计程车扬长而去。

郝帅望着绝尘而去的计程车,懊恼地朝天狠狠地挥了一拳,便无奈地驾车离去。

夏小川来到咖啡厅时钱思思已经来了好一会了,坐下后她才发觉一向快人快语的钱思思竟然出乎意料地沉默,再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见她双眼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

“怎么啦思思,发生什么事了吗?”夏小川不无担心地问。

刚刚才平静下来的钱思思被夏小川这么一问,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夏小川一见她这模样更加慌神了,急得一迭声地问:“你到底怎么啦,说话呀?”

钱思思抽噎了半天,这才呜咽着说:“郝帅那个混蛋,他欺侮我,呜呜呜……”

“郝帅?”夏小川这下可明白了,看来是小两口闹别扭,既是如此那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凭着对自己这位好友的了解,要说她被郝帅欺侮了,鬼才会信。

好整以暇地坐好,又替自己叫了一杯青梅热茶,这才对钱思思说:“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就这么点事值得你哭成这样?要我说你不欺侮郝帅,他就该烧高香了。欺侮你?他敢吗!”

“小川,你怎么也帮着他说话,你都不知道他对我都干了些什么。”原本哭得伤心的钱思思对夏小川不满地提出了抗议。

“那你倒是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呀?”知道她憋不住了,夏小川随手就送了个台阶给她。

钱思思趁着这个机会便对好友大吐苦水,将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夏小川。

“你想过真要为这事同郝帅分手吗?”听完钱思思所谓的阶级矛盾后,夏小川正色问她。

“分手!”这两个字似乎烫了钱思思一下,随即她的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嗔怪地说:“谁说要跟他分手了。”

思思的这种反应在夏小川的意料之中,趁着这个机会她便劝解道:“思思,郝帅的为人怎么样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了,或许他让那个李诗雅住在家里就如他所说那样,只是出于同乡情谊,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第九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