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同性恋!还双性恋!亏她想得出来,很好,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今天要不叫她知道厉害,她永远不会知道“怕”字怎么写。

郝帅浑身透露的冷冽气息让经过他身旁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股寒意,只有咖啡厅内的钱思思仍不知死活地瞎掰道:“糟了,我男朋友他很生气,我得去跟他好好澄清一下这个误会。关于今天的事我很抱歉,对不起了!”钱思思还真入戏颇深,一边说着一边对着范健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然后便脚底摸油趁机闪人。

“啊!没关系。”范健早在见到钱思思同那个男人亲亲热热地咬了半天耳朵后,就有了不祥的预感,现在只能面呈莱色地喃喃说着场面上的客气话,不过还没等他说完钱思思已经跑得不见人了。

“哇,爽!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钱思思的感言还未发表完,就被一个男人拥进怀里,转身将她抵在墙上,然后她的大脑“嗡”的一声就处于缺氧状态,因为那个男人竟然吻住了她的唇。

天啦,这是什么状况!钱思思一时竟然吓得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原来女人大脑缺氧不仅仅是因为兴奋,过度惊吓之下也会产生这种化学反应。不过等钱思思回过神来知道要挣扎反抗时,那个强吻她的男人已经放开她,并冷冷地说:“对了,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

“天杀的,你居然敢强吻我,我要杀了你。”钱思思见强吻自己的竟然是郝帅时,不由肺都要气炸了,对准他的高鼻梁就是一拳。

只是她的拳头还未挨到郝帅就被他一把攥住了,钱思思使劲挣了挣,可就是没法摆脱郝帅的扼制,气急之下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才这么大反应是不是迟了点,刚才你的胆子不是够大的嘛。怎么,知道怕了?知道怕下次就别再招惹我。我说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同性恋了?还双性恋?”郝帅越说越气愤,“嘭”的一拳砸在钱思思身后的墙上。

钱思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郝帅,吓得一缩脖子再不敢出声,只是委屈地直掉眼泪。郝帅也从没见过这样的钱思思。这个女人从打认识她那天起,就跟野猫似的犀利,向来都是张牙舞爪地欺侮别人,象今天这么忍气吞声地直掉眼泪还是头一回,看得郝帅心里一堵。

懊恼地放开她,无措地用手耙了耙自己的头发,郝帅又狠狠地瞪了钱思思一眼,心里却跟自己赌着气,转身回到自己停在路边的汽车,打着火猛一踩油门呼啸而去。

“你这个混蛋,居然强抢了人家的初吻,你这个强盗!强盗!”盯着绝尘而去的车影,钱思思委屈地冲着郝帅离去的方向泄愤似的大喊着。

郝帅从后视镜里看着在车后张牙舞爪的钱思思,不由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丝淡笑。对了,这才是这个女人该有的反应。

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