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5)交换舞伴

  甄谦舟心里的火,就像要喷发的岩浆一样,能摧毁一切融化一切。其中,也包括他自己。他,几乎被心里的怒火烤焦了。

真他妈的衰!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遇到的事情,件件都不顺心!

之前,是看到甄谦帆的那一张臭脸。接着,又看到两个人妖拥抱的恶心场面。以上那些事情,他还可以装作没看见。金家的那个老色鬼,当众送给田甜一个价值不菲的玉佩。他怎么能装作没看见?那个老色鬼,为什么要送给田甜那么贵重的东西?难道说只是补送什么结婚礼物?

狗屁!要补送结婚礼物,也该补送给他啊!为什么非要补送给田甜呢?

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老色鬼的那一套,他甄谦舟还不知道?摆明了,就是要收买那个丫头的心嘛!令甄谦舟生气的是,那个丫头居然像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一样。面对那个玉佩,竟然激动得神思恍惚、眼泪婆娑起来!有那么夸张吗?用得着那么激动吗?还田家大小姐呢!连一个玉佩都没见过?!

更见鬼的人,是这个孔蓉!

这段时间,她不是一直在美国吗?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回来呢?回来就回来吧,为什么非要到他们甄家来呢?来就来了吧,居然抱着他撒娇卖痴!想起她的那个吻,他就感到一阵恶心!这个女人,一段时间不见,居然有口臭了!那味道,真她妈的难闻!为什么,他以前没有感觉到她有口臭呢?

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的品味,这么的差!看她把自己打扮的那样子,活像一个花蝴蝶似的!跟她在一起,眼睛耀得都疼!

甄谦舟不否认,以前他和孔蓉是在一起过一段日子。可、可那不都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她还要缠着他?她不是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吗?

真他妈的见鬼了!

最见鬼的人,既算不上金家的老色鬼,也算不上这个低俗的孔蓉!最见鬼的人,应该是那个于家大公子于涛了!

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在他甄家的地盘上,抱着他甄谦舟的老婆跳舞!要跳舞就正经的跳,贴那么近干什么?他妈的,这个家伙还想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他们两个抱那么紧,活像是长在一起的两棵缠藤树一样!想一想,甄谦舟都恨得压根疼!

这个丫头,说她下贱,她还真是下贱!说什么爱他哥哥甄谦帆?都是她妈的谎话!一个表面上看着清纯天真的女子,竟然老少通吃!

“二少,好久没和你跳舞了。我们,也去跳舞好不好?”孔蓉拉着甄谦舟,要他陪她跳舞去。

“真是宾主倒置!”甄谦舟一边带着孔蓉舞进人群里,一边暗骂孔蓉宾主倒置。两个人舞到田甜的身边时,甄谦舟把孔蓉推到于涛的怀里,一把拉过田甜继续舞了起来。

一边踩着节拍跳舞,一边用愤怒的眼神,望着怀里的田甜。想起她和于涛抱在一起跳舞的模样,甄谦舟就止不住的怒火。握着她手的那只手,禁不住加大了力气。

一股锥心的疼痛,从那只手上蔓延到四肢。倔强的田甜,强忍着自己不叫出声。因为牙咬得太紧,整个腮帮都麻木起来。她闭上眼睛,跟着他默默地旋转。眼泪,顺着下垂的睫毛滴下来。

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惩罚?

他和孔蓉又拥抱又接吻,她都没有责怪他!她只是和熟人跳了一支舞而已,凭什么要接受他如此的惩罚?

为什么要欺负她?就因为他是大男人?就因为他比她力气大?

“这样一个不讲道理、霸道蛮横的男人,你跟着他做什么?不要说是契约婚姻,就是真正的夫妻,也不能跟他继续生活下去!”田甜已经打定了主意,宴会结束后,就跟着父母回家去!既然没有办法继续生活在一起,还是早散为好。

想着要离开这里,田甜的心里,还是止不住难过!想着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还没有见过父亲,就被她割断父子亲情!田甜的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内疚。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田甜的眼泪,嘀嗒的更凶了。

一滴眼泪,滴在甄谦舟的手背上。他的心里,止不住一惊!她哭了?为什么要哭?刚才和于涛跳舞的时候,不是很兴奋吗?难道说,是因为他搅了她的好事才哭?还是,和他跳舞跌了她的身份了?

一曲告终,甄谦舟拉着田甜,走出了大厅。

他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要哭?

------------------------------------------------

亲亲:责编通知,下一章就是VIP章节了。不想往下追文的亲亲,丹青梦这里给您鞠躬道谢了!谢谢亲们这些天的支持!谢谢!

因为本文而充值的亲亲:丹青梦更是万分感谢你们!谢谢亲们的追随!相信丹青梦,一定不会辜负亲亲!我一定会写出更好的情节,来报答亲亲的知遇之恩!

第十章(5)交换舞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