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1)公墓逝者

  第十二章

公墓。

一个墓碑前,摆放着一束百合花。墓碑上,是一个神采飞扬的女子。她微微的笑着,犹如天使一般。

金明宇坐在墓碑的一侧,把头靠在墓碑上。这十八年来,他都没有来过这里。不是因为他忘记了这里长眠的女子,而是因为他不敢来见她!

他之所以不敢来见她,是因为内疚。他知道,她因他而死。而他,却无法给她一个公道。女儿的丢失,更让他难过、内疚得要死。

十八年来,他疯狂的换女人,就是为了怕自己的思念泛滥。越是疯狂的换女人,他的心里越是寂寞孤独。在商界,人人都知道他是个花中浪蝶。可谁知道,他的心里有多苦有多痛。

“馨馨,十八年了,我一直不敢来看你。不来看你,不是因为我忘了你。不敢来看你,是因为我没脸见你啊!因为我,害得你命丧黄泉。我们的女儿,也在医院里走失。馨馨你说,我有什么脸,来看你啊?十八年来,我一直四处打听着女儿的消息。我们的女儿,却如石沉大海一样,杳无音信。”金明宇像话家常一样,一个人说着。“当我绝望的时候,就在我要放弃寻找的时候,我们的女儿,却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和你一样的美丽。她,和你一样的迷人。而且,已经结婚了。她和晴晴,都嫁到了甄家。她们姐妹俩,成了妯娌。”

金明宇抚摸着墓碑,犹如抚摸着那个未逝世的女子一样。

“面对自己的女儿,却无法相认。馨馨,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的难过吗?我真想抱着女儿大哭一场,可我不敢。我怕吓着女儿,我怕离女儿更远。”墓碑上的女子,巧笑倩兮。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馨馨,我很想把女儿找回来。可惜,我没有证据啊!我怎么能让女儿相信,我就是她的父亲呢?馨馨,你帮帮我,帮帮我啊!”

一阵风吹过,金明宇的耳边,又响起了慕容馨的声音。

“名誉,你快来看看。惠惠的屁股上,有一个蝴蝶状的胎记。你说,我们的女儿,会不会是蝴蝶仙子转世的?”

“在哪里?让我看看。”金明宇想起了自己看初生女儿的那一幕,女儿粉嫩的右屁屁上,的确有一个蝴蝶一样的胎记。那个蝴蝶,就像真的一样。它的样子,就像在翩翩飞舞般。“哎,就是啊!馨馨,也许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的女儿,可能真是蝴蝶仙子转世的啊!”

难道说,人真的有灵魂。难道说,馨馨真的听见了他说的话。要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个画面呢?

胎记?对,这快胎记,就是最好的证据!金明宇一阵激动。

“馨馨,我要告辞了。再来看你的时候,一定会带上我们的女儿惠惠。”金明宇像飞一样,跑出了公墓。

田甜正躺在床上假寐,老奶奶走了进来。

“田甜,睡着了啊?”老佛爷的声音,很轻很轻。生怕惊吓着,睡梦中的孙媳。

“奶奶,我根本没有睡着。”田甜急忙坐起来。老奶奶很少到她房里来,不能冷落了她老人家。

“田甜,你不要觉得难过。你嫂子虽然比你怀孕晚,可她宣布早啊!那些股票,只能给她了。”老佛爷并没有打算太偏心。那个孙媳生的孩子,都是她甄家的骨肉。怎么能偏了这个,坑了那个呢?

“奶奶,你把股票给了嫂子,那是应该的。我没有因为这个不高兴。”田甜无法解释自己发愣的原因,只能任奶奶误会。她总不能告诉奶奶,老师是同性恋的事情吧?

“放心吧!奶奶不会亏了你的。”老佛爷拿出一张单据,塞在田甜的手里。“奶奶老了,用不着这个了。田甜,你留着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动用它。”

田甜打开那个单据一看。原来是一张瑞士银行的存单。

“奶奶所有的家底,都在这里。这上面的钱,足足抵得上甄家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现在,它是你的了。”号称女诸葛的老佛爷,自有老佛爷自己的打算。她这样做,是未雨绸缪。

金俞晴太聪明了,田甜又太单纯了。如果两个孙媳妇能和睦相处,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如果金俞晴不安分守己,也不至于让甄谦舟夫妻受委屈。把这个存单给田甜,还有一层用意:老佛爷是想替甄谦舟留下这个孙媳妇啊!

“奶奶,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田甜把存单又塞进了老佛爷的手里。她迟早要离开甄家的。怎么能接受老佛爷如此贵重的馈赠呢?

“你要不收下,奶奶就要生气了!”老佛爷故意沉下一张脸,好让田甜收下这张存单。

“那好吧!奶奶,我先替你收着。这张存单,还是奶奶的。我,一分一厘也不会动。”如果她能成为甄家真正的媳妇,她会接受奶奶的心意。那时,她才会接受得心安理得。

如果,她要离开这里。到时候,她会把这张存单完璧归赵的。她们田家,也不是解不开锅了,非要靠这馈赠过日子!

--------------------------------------------------

第十二章(1)公墓逝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