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2)惊人发现

  田甜擦干眼泪,走进大厅里。

大厅里,客人跳舞的兴趣正浓。田甜找了个身体不舒服的借口,告别爹哋妈咪和老佛爷,就先行回房了。

抱着白雪公主,仰面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闪现着各种画面。有甄谦舟和孔蓉拥抱亲吻的镜头,有甄谦舟握着拳头的一幕。耳朵里,不停的重复着甄谦舟那伤人的话语……

“告诉我,为什么哭?你说,你说?是不是因为我搅了你的好事?还是和我跳舞跌了你的份?”

“说什么爱我哥哥?都是瞎话!老色鬼送你的玉佩,你不是要了?小色鬼,你不是也投怀送抱了?表面上装得清纯高傲,骨子里却下贱无比!”

“为什么一脸受伤的表情?难道说,我冤枉你了?在沙滩上,要不是我把你推开,我不也是你的入幕之宾了吗?你敢说,我冤枉了你?脸上贴着痴爱者的标签,私底下却是老少通吃的贱货!”

“你不能走。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你必须按照契约上的约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不走,我也会赶你走!”

想着这些尖酸刻薄的话语,田甜的心,就止不住一阵阵抽搐。那疼痛,像一把刀子,把她的心,分割得七零八落……

她曾经想听老奶奶的金玉良言,试着放弃心里的那个幻像,试着接受真实的他。他今天的话语,彻底粉碎了她的这个想法……

她不能为了孩子,而把自己葬送在这个魔王的手里。他,的确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是一个暴戾的阎王。真要跟他继续生活下去,她一定不能活到寿终正寝……

田甜抚摸着枕头下面的玉佩,手上传来一股清凉润滑。

金伯父为什么要送她这块玉佩呢?是不是真像甄谦舟想的那样?老色鬼?他真的是一个老色鬼吗?

怎么可能!他看自己的眼光,温柔而慈祥,光明而坦荡。那眼光里,没有男人看女人的特有神采,也找不到一丝轻薄的意味。

那眼光,应该是属于一个父辈的眼光。

看到这块玉佩,为什么她眼前幻化出那样的画面呢?为什么会有那个女人和女童的对话?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玄机和秘密?

为什么一直被那个噩梦缠绕?为什么一直梦到那个停尸房?为什么一直梦到太平间的那个“妈咪”?为什么她看到血的时候,眼前会出现一个车祸的现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那个停尸房的女尸妈咪,和这个对话中的妈咪,有着相同的容貌。难道说,她真是自己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个人?如果她是自己的妈咪,那她现在的妈咪,又是谁呢?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该去问谁呢?问爹哋妈咪?不能!怀疑他们不是自己的父母,她都觉得自己太没良心。父母要知道自己的想法,还不得伤心难过死!

一阵郁闷和心烦,田甜感觉,自己的头好大好大,大到不能承受!

房间的空气,好沉闷啊!闷得她,简直无法透过气来!

田甜打开窗子,想透一口气。清凉的空气,进入房间里。田甜还是觉得心里闷闷的,极不舒服。

她披上一件外套,走出房间。

田甜不想下楼去花园。客人都在大厅里狂欢,她不愿意经过那里。越是热闹的地方,越能衬托出自己的孤寂。再说,她回来的时候,那个可恶的男人还在花园里,谁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如果真在那里,见了面,反而尴尬!

还是去楼顶吧!既没有人,也能吹吹风!只有吹吹冷风,她心里的郁闷,才能好受一点儿。

田甜走到楼顶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捷足先登了。

两个熟悉的身影,拥抱在一起。两个人,忘我的吻着对方。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楼顶上。

田甜的心,骤然狂跳起来。

那两个人,不是老师和孟飞学长吗?天哪,他们俩竟然在接吻!她心爱的甄老师,竟然是一个GAY?她尊敬的孟飞学长,也是一个同性恋者。

看到这样的画面,田甜并没有觉得有多伤心有多痛苦。她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震惊!

这件事,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GAY这个奇怪而又陌生的字眼,居然会用在她的老师身上。怪不得孟飞学长那么关心老师好不好呢,原来……

老师是同性恋,那大嫂呢?嫁给一个同性恋者,大嫂她岂不是太可怜了!如果自己也像大嫂一样,那她该怎么办呢?

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传入了田甜的耳朵里。她回头一望,竟然是金俞晴。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要是让大嫂看到这样的场面,她一定会气得疯掉的。不行,不能让她看到这一幕。她要看见这一幕,甄家一定要炸锅了!

“大嫂,你也来了啊!大哥和孟学长也在楼顶上,他们在谈出国演出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正说走呢!”田甜故意大声的和金俞晴打招呼,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厅里的人太多,空气也差。所以,想到楼顶上吹吹风。”金俞晴笑着回答道。

------------------------

第十一章(2)惊人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