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3)随身玉佩

  没想到,时隔十八年。他金明宇,又见到了自己的女儿。他,又看到这张雕刻在他心中的容颜。

他金明宇的女儿,怎么会成为田家的千金小姐、田万富的独生爱女了呢?田万富不是有女儿吗?他的亲生女儿哪里去了?这个苦命的孩子,这些年来,她过得好不好?嫁给甄家二少,是不是幸福是不是快乐?

“明宇贤侄,明宇贤侄。”老佛爷的声音,打断了金明宇的思绪。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笑着打哈哈。“常言道,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佛爷,您今天可是格外的年轻格外的精神啊!老佛爷千秋,我啊,也跟着沾粘喜气!”

“明宇贤侄,你可真会逗我这个老婆子开心啊!大家,同喜同喜啊!”老佛爷笑着寒暄。

“爹哋。”金俞晴走上前,跟父亲打招呼。表情,甚为冷淡。她之所以这样冷淡,是因为父亲身边的女人,也因为他冷落她母亲的缘故。

“俞晴,好好的孝顺老佛爷。”金明宇明着是叮嘱女儿,要懂得孝道。实际上,他觉得他们金家愧对甄家啊!要不是那场车祸,甄家也不会只剩下这孤儿寡母的……

“俞晴明白。”金俞晴冷冷的答道。

“俞晴,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自从她来到甄家,没少帮我操劳。有了她,我的确悠闲了很多。”老佛爷是个明理睿智的人,在亲家的面前,不停的夸自己的孙媳。同样,她也知道不能厚此薄彼的道理。“田甜,也很孝顺。整天,陪着我老婆子散步、聊天。她们妯娌俩,一个帮我打理公司,一个承欢膝下。有这样的两个孙媳,是我老婆子命好啊!哈哈。”

听到老佛爷夸奖自己的女儿,田万富的脸上,也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急忙拉住田甜的手,跟金明宇引荐。“田甜,见过金伯父。”

“金伯父好。”田甜一笑,对着金明宇鞠躬问好。金明宇的眼睛湿润了。心里,一阵阵刀割似的疼痛。女儿站在面前,却不能相认。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揪心的事情。

“好好好。”金明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他从脖子上摘下一块玉佩,递给田甜。“田甜,你结婚的时候,伯父在国外。这个玉佩,就当做伯父补送的结婚礼物吧!”

这个玉佩,本是慕容馨的随身之物。金明宇之所以从她尸体上取下它,就是为了留个念想。这个玉佩,他佩戴了十八年。十八年来,玉佩从来没有离过他的身。这个玉佩,对他金明宇来说,比生命都珍贵。

“这怎么好意思……”好熟悉的玉器啊!手里拿着这个玉佩,田甜的脑海里,不时的闪过一些画面……

“妈咪,你的玉佩,革疼我了。妈咪,把它取下来吧!”一个稚嫩的女童音,在田甜的耳边响起来。

“不要,妈咪不要拿下它。这个玉佩,是你爹哋送给妈咪的。妈咪发过誓,要天天戴着它。惠惠,你说妈咪怎么能取下它呢?”一个温柔又慈爱的声音,在田甜的耳边回荡……

怎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画面呢?

那个叫惠惠的小女孩儿,到底是谁呢?难道是她自己?怎么可能呢?她不是叫田甜吗?她不是有妈咪吗?

那个妈咪又是谁呢?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她,不就是噩梦中的那个妈咪嘛!那个妈咪佩戴的玉佩,怎么会戴在金伯父的身上?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到底是谁的孩子?那个才是她的妈咪啊?田甜觉得,她的头都要爆炸了!

“田甜,你怎么啦?”姜云溪慈爱的声音,在田甜耳边响起。她回眸一看,妈咪的眼里,满是关心满是担忧……

她怎么能怀疑爹哋妈咪呢?她怎么能怀疑她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呢?爹哋妈咪对她的溺爱,超过了世界上的任何一对父母!她竟然这样怀疑他们,真够忘恩负义的!

“妈咪,我没事。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收下金伯父这么贵重的礼物。”田甜急忙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明宇兄,你的礼物太重了!你看,把我的女儿都给吓傻了!哈哈!”田万富没想到,金明宇竟然送给田甜这么贵重的玉器。而且,是他自己随身佩戴的!可见,他很喜欢田甜啊!

“哼哼。”金俞晴从鼻子发出一声冷笑。她的这个爹哋,是不是太奇怪了?这个玉佩,她跟爹哋要了多少次,她都记不清了!可她得到的,都是他的拒绝。今天,他居然把这个玉佩,送给了这个不相干的丫头。难道说,她这个亲生女儿,还没有田甜亲?还是说,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再糊涂,也不能跟一个晚辈抢女人啊!难道说,他竟然放肆到这种地步?

“这个玉器,不值多少钱!田甜,收下吧!改天,和俞晴一起到家里来玩!伯父啊,只当是有两个女儿!”金明宇拍拍田甜的手,笑着说道。笑容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哀伤!

只当有两个女儿?他本来就有两个女儿!面对这个失散十八年的女儿,却只能当她是自己的女儿!

--------------------------------------------

第十章(3)随身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