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5)亡命之徒

  距离海滩没多远,有一个建筑工地。

这个工地上的大楼,都是沿着海岸线修建的。东边的几栋楼,已经建成了主题框架。西边的,还正在施工中。

从大楼的每一个公寓里,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大海的景致。这些楼房,主要是针对喜欢海边景色的富贵人士开发的。有钱的人,在海边买一栋这样的房子,的确不错。空闲的时候,可以来这里度度假,休闲休闲。从家里,就可以看大海潮涨潮落;从家里,就可以看到大海的波澜壮阔;从家里,也可以听到大海那汹涌澎湃的声音。

开发商却没有想到,这楼房,竟然可以成为亡命之徒的临时藏身之所。

三号楼的二楼公寓里,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走向蜷缩在角落里而瑟瑟发抖的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正是田甜。

这个被警察通缉的逃犯,躲在这个建筑物里,已经有好多天了。好久没碰女人,他还真是受不了。从窗户里看大海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女子。海风一吹,女子的长发飞扬、裙裾飘飘。于是,他就把她挟持到他的这个“蜗居”里来了。

看着一步步逼近她的那个刀疤男人,田甜止不住紧张万分。她偷偷的按通了手机上的一号键,那是甄谦舟电话的快捷键。

田甜知道,向警察求助,远水不解近渴。警察来到的时候,不要说清白了,她的小命,也不一定保得住。

她知道,这个时候。顾不得什么羞耻,顾不得什么尊严。就算甄谦舟再瞧不起她,她也得跟他求救。只有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来。

他会不会来救她呢?她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想起他那厌恶的眼神,她就止不住难过。想一想他对自己的称呼,她就止不住气馁。“下贱女人”,一想起这四个字,她的心里,还真是有点儿酸楚有点儿冰冰凉儿!

就算他不肯来救自己,她也不能不向他求救。毕竟,唯一一个能救她的人,就是甄谦舟了。

“喂,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老公,就在附近。他要找到这里,一定会杀了你的。”田甜很恐惧,声音都有些儿颤抖。

“就算你老公在附近,他也找不到这个建筑工地上来。就算他找到这个建筑工地上来,他也找不到我们。这个建筑群,有这么多栋楼。每栋楼,有这么多单元。每个单元里,有这么多楼层。他再精明,会知道我们在三号楼?会知道我们在二单元?会知道我们在六楼?我劝你,还是乖乖的顺从了吧!省得,大煞风景。”刀疤男人的脸上,曾显一种狞笑。那种笑,是属于妖魅鬼怪的笑容。

田甜害怕这个刀疤男人发现她求救的举动,而对她不利。发完求救信号,她偷偷的关掉了手机。

刀疤男人看田甜不再言语,进一步诱导着。

“死丫头,你要放聪明一点儿。乖乖的伺候伺候老子,只要我高兴,就会放你走。真要惹恼了老子,小心大爷我毁了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刀疤男人的脸上,已经带有明显的不耐烦。

田甜四下望了望,显出为难的样子。既然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接下来,只能是拖延时间了。能拖延一分钟,甄谦舟赶来的希望,就会大一些儿。她获救的几率,也就高一些儿。

“大哥,和你抗衡,对我一点儿好处也没有。我知道,我没办法逃离这里。与其被你划破脸,还不如乖乖的跟了你。只是,这个毛胚房里,除了钢筋混凝土,还是钢筋混凝土。就是我想答应你,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啊!”田甜眼光四处流连,好像在寻找合适的地方似的。

刀疤男人对田甜的态度,一时间竟然温柔起来。

“里面的房间里,有一张草席。没办法,你就将就一下吧!等逃亡生涯结束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刀疤的脸上,好像也有一丝让田甜受委屈的神色。

“草席?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草席呢?真是,天要灭我啊!”田甜心中暗自叫苦不迭。脸上,却不动声色。她稳住惊恐,和刀疤拉起了家常。“大哥,你犯了什么事啊?为什么要逃亡呢?”

“和道上的人火并,杀了一个人。所以,被警方追捕。”刀疤说完,就有些后悔。他怎么啦?怎么和这个丫头,说起这种事情来了?他沉下一张恐怖的鬼脸,低声恐吓田甜。“该你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尽量少管闲事。知道的多了,对你没好处。快点吧,不要磨磨蹭蹭了。”

刀疤一把抱起田甜,向里间的草席走去。铺在地上的这张草席,就是刀疤这段时间临时居住的床。

“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男人,不要碰我。”田甜双手捶打着刀疤男人的胸膛,两只脚,不住踢腾着。

“你这个婊子,竟然敢敷衍我。等我玩够了你,再毁了你的容。”刀疤男人把田甜放在草席上,恶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他的手一伸,田甜的衣服,已经被他扯下来。那衣服,在空中翩翩飞舞着,落到了地上。

田甜双手护住只剩下褓衣的身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绝望的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真欠揍,快来救我啊!”

-----------------------------------

第八章(5)亡命之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