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2)茶楼绑架

  静心阁茶楼里,人来人往。

这里,离扬帆乐团最近。所以,扬帆乐团的成员,都爱到这个茶楼喝茶。田甜走进茶楼里,直接朝着她们的老据点走去。

她们常坐的那个雅间里,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是樊玉琳,一个是甄谦帆。一只脚跨进房门的田甜,竟然想缩回自己的那条腿。既然打算忘掉老师,就不该有过多的接触。尤其是这样在外面见面,更是不好。要让甄谦舟看见了,还不知道给她扣个什么帽子呢?

“田甜,你来了!”甄谦舟和蔼的笑了笑,跟田甜打招呼。他早已经看见了她,而且,也看出了她的迟疑不决。

“田甜,你怎么才来啊?我和甄老师,都等你半天了!”一见到田甜的面,樊玉琳就开始埋怨。

“路上遇见熟人,耽搁了一会儿。”田甜低下头,拉张椅子坐下。他真害怕,老师发现她脸上的不自然。更害怕,他从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上,看出她心底的秘密来。

“乐团排练,离不了钢琴手。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合适的。田甜,你能不能回来几天?就当是,帮乐团的忙了!我们这儿,也抓紧时间,继续找钢琴手!”田甜暗恋老师的事情,樊玉琳知道。她也知道田甜退团,是因为老师结婚的原因。明知道,田甜不会再回乐团里来。可甄老师请她出面劝说田甜,她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钢琴手啊,我这里有一个现成的!”既然已经退出了扬帆乐团,田甜就没有打算再回去。如果,孟学长不回来的话。再作难,田甜也会来帮几天忙。既然孟学长回来了,她就没有理由,来凑这个热闹了!

“田甜,你说的是谁呀?我,认识吗?”甄谦帆一边喝茶,一边询问道。

“孟飞学长。”田甜喝了一口茶,说出了孟飞的名字。

听到孟飞这个名字,甄谦帆端着茶杯的手,明显的抖动的一下!茶杯应声落地,发出刺耳的响声。甄谦帆的脸,带着明显的不自然。他机械的取杯子、倒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孟飞学长?他,不是在美国修学位吗?”樊玉琳问。

“他说,太想念甄老师和同学们了。所以,决定放弃正在修的学位回国。”甄老师怎么啦?听到孟学长的名字,他的手为什么会抖?难道,他们之间有过节?真有过节,她怎么没听说过啊?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甄谦帆一边低着头喝茶,一边轻声问道。

“说是明天的飞机。”

“既然孟学长回来,我们,就不用麻烦田甜了。”樊玉琳拉住田甜的手,冲她做了个鬼脸。“田甜,你可以安心做你的少奶奶了。”

“樊玉琳同学,明天,你代替我去机场,迎接孟飞同学回国。”甄谦帆吩咐完毕,走出去结账。

“是,甄老师。”樊玉琳一边回答,一边跟着田甜走出雅间。

田甜的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有孟飞学长。要不然,她又得面对甄老师一阵子了。只顾想着心事,竟然撞在一个人的身上。抬头一看,竟然吓了一跳。天哪,甄谦舟怎么在这里!

甄谦舟,是陪客户来喝茶的。他也没想到,和他撞个满怀的人,竟然是他的老婆田甜。

“田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甄谦帆怕田甜摔倒,急忙伸手扶住他。他附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询问。“怎么出来,也不找个人陪着?你不知道,自己身体不方便吗?真要出了什么事情,看你怎么办?”

“我不是一个人,是老师和樊玉琳约我来的!”既然撞到,还是主动解释的好。要是让他看到了甄老师,她再解释,恐怕已经晚了。他的心里,还指不定想到哪里去了呢?

甄谦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最近一听到“老师”这两个字,他就过敏。听到田甜的话语,他的头止不住蒙了一下。他的眼光,在大厅里扫了一圈,瞥见了正在算账的甄谦帆。

一瞬间,那张俊脸黑的好吓人。他一把抓住田甜,连拖带抱的把她挟持到门外。

樊玉琳追出来的时候,田甜已经被他塞进了那辆宾士里。车子发了疯似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狂飙起来。

“甄老师,那个人是谁啊?看他的样子,好像绑架耶!甄老师,他怎么和你长得很相像呢?”樊玉琳看着远去的宾士,询问着身后的甄谦帆。

甄谦帆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他,就是田甜的丈夫,我的弟弟。”他的这个弟弟,从来不对女人认真。没想到,他也有栽在女人手里的一天。看他吃醋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很爱田甜。弟弟要能和田甜恩恩爱爱的生活,甄家就无后顾之忧了。甄家有弟弟谦舟,他是不是应该选择自己应该走的路呢?

“甄老师,你弟弟看上去很霸道耶!我真担心,他会欺负田甜哦!”樊玉琳,还真担心她的死党。看那个人的样子,好像要吃了田甜似的。田甜好命苦哦,怎么嫁了这么霸道的一个主诶!

第八章(2)茶楼绑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