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5)病房野人

  田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在天花板上徘徊。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

这是哪里啊?她为什么会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呢?

“田甜,你可醒了。”一个兴奋的声音,一张胡子拉茬的脸。这个家伙,不是被她烧死了吗?他怎么还活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足足的瘦了一圈。脸上的胡子,已经有几毫米长了。

他为什么那么兴奋?为什么眼里有泪光?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她的心里,有一丝感动,也有一丝歉意!

“你怎么跟个野人似的?胡子那么长?”他不是最爱干净吗?不是最注重自己的仪表吗?现在的他,怎么好像一个山里隐居的野人呢?

“不眠不休的照顾你几天,哪有功夫刮胡子啊?”这个死丫头,刚一醒来,就开始挖苦他!“你闻闻,满是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医院?我怎么啦?病了?”她四下望了望,这里确实是医院。为什么会住院,她病得很严重吗?

“你得了急性肺炎,昏迷了三天三夜诶!三天里,一直不停的打点滴。你说,我有时间刮胡子吗?连个澡都不能洗,真是脏死了。”

她昏迷了三天三夜?难道说,他守护了她三天三夜?这是真的吗?看他那样子,好像是真的!她好想跟他说一声谢谢,可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好像窝在他的怀里哭一场,却又做不出。

他们两个人之间,关系好微妙哦!

说是夫妻吧,又不像夫妻。他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他有女人,她也有心上人。

说是陌生人吧!却又不得不住在一起!只因为,她肚子里,有一个共同体。这个孩子,就像一条绳索,把他们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她住院,他不能不伺候她!他伺候她,她心里又过意不去。

田甜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尴尬的人际关系。

“真欠揍,你又胡乱给我用药!你不知道,这样做,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吗?”为了掩饰她的感动,为了掩饰她的脆弱和无助。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冲着他乱吼一通!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甄谦舟的眼里,竟然又出现了泪光。他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也冲着她喊道:“死丫头,早知道你这么忘恩负义,我就不该送你到医院里来!不是看在妈咪和宝宝的面子上,我才不会不眠不休的守护你三天三夜呢!”

她就知道,他是为了宝宝,才照顾她的。

“我妈咪,知道我生病了?”她垂下眼睑,挡住眼里的悲伤。

“你呀,把妈咪吓坏了。”他把电话递给她,让她给岳母打电话。“偌,打个电话吧!”

接过来电话,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电话那段,传来了姜云溪担心的声音。“喂,是谦舟吗?田甜,怎么样了?”

“妈咪,我很好。”听到妈咪的声音,她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此刻的她,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爸爸妈妈一样。

“没事就好。田甜,你可吓死妈咪了。”姜云溪的声音里,也有浓重的鼻音。也许,她比田甜哭得还厉害。

看到这个丫头哭泣,甄谦舟的心里,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他夺过田甜手里的电话,客气的对岳母道:“妈咪,您就放心吧!有我照顾着,田甜没事。等她好一点儿,我们就回去一趟。”

有他照顾着,她就没事?他说错了吧!是他照顾着,她才会有事!她的病,明明是因为他。他竟然把他说的,跟圣人一样!

一阵敲门声传来,门外响起了奶奶的声音。

“谦舟,谦舟。”

“奶奶来了。”甄谦舟跑过去开了门,把奶奶搀扶进来。奶奶的身后,还跟着金俞晴。

“奶奶,真对不起。因为我,让您老人家不得安生。”田甜要起身,被甄家老佛爷拦住了。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人吃五谷杂粮,谁还能不生病啊!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啊,还等着你和俞晴的好消息呢!”老佛爷拍拍田甜的小手,微笑着说道。谁也没注意,金俞晴的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

“嫂子,公司里一定很忙吧!都让你扛着,真不好意思。等田甜好一点,我就回去上班。”好多天不去上班,公司的事情,一定很多。虽然,他才是甄家真正的主人。可嫂子,毕竟是他的上司。这么多天不上班,竟然没有给她报备一下。她一定会觉得,自己不尊重她了!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他是因为紧张田甜,忘了请假而已。

“你安心的照顾弟妹吧!等田甜好了,再去上班也不迟。”金俞晴羡慕的看着田甜。同样是经济上的联姻,田甜可比她幸运多了。如果她生病的话,在她的病床前,恐怕找不到甄谦帆的身影。

第五章(5)病房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