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4)十八年前

  甄谦舟喊住了医生,有些话,他必须对医生说明白。

“医生,我太太怀孕了。用药的时候,请您慎重一些儿。还有,她怀孕的事情,请对我家人保密。”

医生点了点头,再次走进急诊室里。

甄谦舟正准备去办理住院手续,迎面遇见了闻讯赶来的岳父岳母。

姜云溪还没有见到她的女儿田甜,就已经哭红了眼睛。

“天哪,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就算是我做了孽,老天,你为什么要惩罚我的女儿啊?你带走了我一个女儿还不够啊?为什么还要再次带走我的女儿啊?”姜云溪伏在田万富的怀里,不停的哭诉着。

“云溪,这里是医院,你冷静一些儿。我们的女儿,一定会没事的。”田万富轻轻的拍打着妻子的脊背,安慰着伤心欲绝的姜云溪。他们夫妻,已经品尝过一次失去女儿的滋味。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再次品尝同样的痛苦呢?他是一个男人,尚且忍受不了这种锥心刺骨的伤痛!何况姜云溪呢?

“妈咪,您不要担心。医生说,田甜只是患了急性肺炎。过几天,就会没事的。”岳父岳母的眼泪,就像一根无形的鞭子一样,鞭打着甄谦舟那自责了千遍万遍的心。

“老公,你听见了没有?医生说,田甜是急性肺炎!呜呜。”听了急性肺炎几个字,姜云溪哭得更厉害了。

“云溪,不要怕!现在,不比十八年前。”田万富一边安慰着妻子,一边转移话题。急性肺炎这几个字,对他们夫妻来说,是最忌讳的字眼!“谦舟,田甜怎么会病了呢?是不是受凉了?”

从岳父岳母的话里话外,甄谦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十八年前,田家一定失去过一个女儿!那个女儿的死因,很可能就是急性肺炎!如果,田甜再发生什么意外,他甄谦舟造的罪,可就大了。

“爹哋,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田甜。”甄谦舟不想推脱责任。这件事,原本就是他的错。要不是他,田甜不可能患上急性肺炎的!如果岳父岳母能骂上他一顿,也许,他的心里还好受一些儿。

“人吃五谷杂粮的,怎么能不生病呢!人要都不生病,这医院,不就得关门了吗?”田万富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故意说出一些幽默的话来。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就算田甜没事,妻子也要崩溃了。

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两个护士,推着田甜走了出来。她的嘴上,带着氧气罩。手上,扎着吊瓶。一张脸,苍白而憔悴。眼睛,紧紧的闭着。整个人,还在昏迷中。

“田甜,我的女儿。”姜云溪一看见田甜,就哭着扑了上去。田甜的这个样子,和十八年前小田甜的样子,多么的相像啊!小甜甜那闭上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田甜呢?她会不会也丢下她们夫妻呢?“田甜,田甜,你可不要丢下我和你爹哋啊!”

“云溪,你要冷静一些儿。护士小姐,还要推田甜去病房呢!”田万富把妻子抱起来,让护士推着田甜过去。

从小就没有爹哋妈咪的甄谦舟,时常羡慕有爹地妈咪的小朋友。从小,他就对父爱母爱,充满了向往和期盼。有这样疼爱妻子的父母,还真是让他感动和嫉妒啊!

“妈咪,别难过了。我向你保证,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田甜。”甄谦舟走到岳母身边,给她承诺道。还她一个健康的女儿,是他的责任。因为他,田甜才会生病。田甜生病,岳母才伤心的啊!要想不让岳母伤心,只能还她一个健康的女儿了。

“谦舟都这样说了,云溪,你要还伤心,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田万富看了一眼懂事孝顺的女婿,一股窝心的感觉,从心里升起。真没想到,他的这个女婿,不但相貌英俊,心底,还这么良善!也是,甄家老佛爷那么明事理,她教育出来的孙子,自然是差不到哪里的!

“你保证?”姜云溪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女婿。那询问的语气,有点不敢确定!

“我保证。”甄谦舟拍了一下胸脯,向岳母保证:“我用脑袋向妈咪担保,田甜,不会少一根汗毛的。”

田甜的病房里。

甄谦舟和姜云溪,守护在田甜的病床前。他不时的把她额头上的毛巾换一换。姜云溪不时的,擦一下田甜的手臂和身体。只有那不停的擦拭,她身体里的热,才能快速的散出来。只要热度退了,她才可能醒过来。

“妈咪,您回去休息一下吧!田甜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甄谦舟真的很担心岳母的身体。要是岳母累垮了,他的心里会更内疚的。

“那好吧!田甜醒了,给我打电话。”女婿这么细心的照顾着田甜,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姜云溪觉得,在医院里一天,她这身体还真吃不消。

送走了岳母,甄谦舟又回到田甜的病床前。握住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脸上。一行清泪,滴在了她那苍白的手心里。

“田甜,你快点醒过来吧!只要你醒过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你这样一直闭着眼睛,还不如杀了我好呢!”

他把那张俊脸,痛苦地埋在她那小小的掌心里。

第五章(4)十八年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