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5)洞房噩梦

  甄谦舟的怀里,抱了好几个布娃娃!有花仙子、有熊宝宝、有流氓兔。他把布娃娃放在田甜面前,打趣道。

“小妹妹,这么多布娃娃陪你睡觉,可以了吧?”

田甜看了看这些布娃娃,眼泪又掉了起来。她要的是白雪公主,是那个陪了好多年的白雪公主。这些布娃娃,根本无法代替她的白雪公主啊!

“真欠揍,我想回家。”

“死丫头,不准再叫我真欠揍!”看着她那可怜的表情,他又心软起来。“小妹妹,你以为结婚是闹着玩的?你见过那个新娘子,新婚之夜跑回娘家去的?就算我们是契约婚姻,也得装装样子吧!听话,躺下睡觉!”折腾了一天,他早就困得要命。翩翩这个丫头,事情还真多。

他伸手拉她睡觉,她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田甜的神经绷紧了。这个家伙,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你是马上睡觉?还是让我陪你“熬夜”?”甄谦舟的眼里,露出一丝戏弄的表情。戏弄的眼神里,也有一丝邪魅。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他完全可以陪她“熬夜”。软玉温香,就算是再困,他也能支撑得过去。

“我马上睡觉!”一层红晕,飞上她苍白的容颜。她抱着一只流氓兔,快速的躺下。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底的慌乱和恐惧。闭目假寐的她,别有一番韵味,另有一番美。

那语言上的暗示,那邪魅的眼光,都让她明白了他的危险性。如果她再不睡觉,可能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她宁愿待在噩梦里,也不愿跟他有什么瓜葛。他们俩,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们俩,只是孩子的父母而已。等到孩子出生,契约就会结束。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何必节外生枝呢!

她睡了,乖乖的睡了!那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那双眼眸里的恐惧和不安。呼吸,慢慢的规律起来。

他的心里,竟然有点失意有点落寞。她,竟然真的睡了!如此无视他这个美男,对他来说,真的是莫大的耻辱。

身体里,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那燥热,让他无法安然入睡。他起身走到卧室门口,却又犹豫起来。徘徊了两分钟,毅然决然的走进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再度躺在她的身侧。

朦胧中,田甜又走上那个长长的通道。通道里很暗,没有一个人。

“妈妈,妈妈。”田甜抱着她的白雪公主,哭着喊妈妈。

她找了一个又一个房间,都没有找到她的妈妈。最后,她来到了那个房间里。这房间里,有很多人。他们,都静静的躺在床上。每个人,都被一条白色的床单覆盖着。她掀开一个床单看,那个人,额头上淌着血。她掀开另一条床单看,那个人,瞪着眼睛。

“妈妈,妈妈。”她哭着,喊着。当她看到最后一个人时,才找到她的妈妈。说是她妈妈,那面容,竟然是那样的陌生。而且,妈妈的眼睛,大大的睁着。嘴里,兀自流着血。

“妈妈,妈妈。”田甜感觉,她的全身,都在发抖。

朦胧中,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她瘦小的身子。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这儿呢!”

那个人的声音,好熟悉,很像甄老师的声音。田甜顺着声音望去,想看清那个人的脸。奈何,她的眼皮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

“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这儿呢!”

那个声音,一次一次的在她耳畔响起。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脊背。田甜那恐惧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田甜仰起脸,去看抱着她的那个人。

这一次,她看清楚了。抱着她的人,是一个优雅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着熟悉的容貌,有着慈爱的脸。那张美丽的容颜上,挂着晶莹的泪珠。这个女人,才是她的妈妈。

“妈妈,刚才,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死了,就躺在那个房间里。”田甜指了指她身后的房间,给妈妈描述着她的梦境。

“孩子,妈妈也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死了。没想到,我的田甜还活着。”妈妈的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

“妈妈,田甜不会死,田甜会一直陪着妈妈的。”她伏在妈妈的怀里,感觉从未有过的温馨和幸福……

耀眼的阳光,刺疼了田甜的眼睛。她习惯的去举怀里的白雪公主,想要挡住那耀眼的光线。触手处,竟然是一具温热的躯体。

睁开眼睛一望,不仅羞红了脸庞。她竟然躺在“真欠揍”的怀里,还莫名其妙的抱着他的脖子。

“真欠揍,你这个色狼。你怎么能这样?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为什么要占我便宜?你还让不让我嫁人?”

甄谦舟翻身坐起来,怒气冲冲的骂道。

“色狼?你说谁呢?要不是看你做噩梦,我才懒得理你呢!死丫头,梦里哭得那么惨,害我哄你一夜。醒了,就来折腾我。你,还讲理不讲理?”

“你知道我做梦了?”田甜有些不好意思。难道说,梦里那个温柔的声音,是他“真欠揍”的?那拍打安抚自己的人,也是他了?

“知道你做梦?不要说我了,就是死人,也能被你哭活了。”甄谦舟穿上拖鞋,走向卫生间。一边走,一边嘟囔:“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第二章(5)洞房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