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3)婚礼上的眼泪

  七月七,是牛郎会织女的日子。

相传,这一天,天空里根本看不到一只鸟。据说,它们都去为牛郎织女搭鹊桥去了。被王母娘娘拆散的牛郎和织女,会在众鸟搭成的鹊桥上相会。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被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所感动,就把七月七这一天,定为中国的情人节。

在七月七这一天,一场豪华的婚礼,在甄家别墅里举行了。

甄家别墅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贺客盈门!甄家老佛爷,不喜欢教堂的氛围。她坚持,婚礼的一切礼仪规矩,都按照旧制办。长孙甄谦帆的婚礼如此,次孙甄谦舟的婚礼,亦是如此。

宽敞的大厅里,摆放着香案。甄家老佛爷,坐在香案的一侧。看着香案前的一对金童玉女,笑意满布眼底。站立在老佛爷身后的管家方眉,却是一脸的醋意,满眼的怨恨。

香案的另一侧,端坐着甄家的长孙甄谦帆。他的妻子金俞晴,就坐在她的一旁。

田甜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大厅里的摆设和客人。眼光,停留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个男人,不是她的老师吗?她魂牵梦萦的老师,怎么会在甄家出现呢?难道说,他是……

“甄老师?甄谦舟?”甄老师的名字,不是叫甄谦帆吗?甄谦帆,甄谦舟,名字像,长得更像,不是兄弟俩,还会是什么?怪不得,她喝醉的那一晚,会把甄谦舟错认为她的老师呢!

一股酸楚的滋味,传遍田甜的心里。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的婚礼上,会见到她心爱的男人。只是,她是新娘,那个人却不是新郎。他们的身份,只是大伯子和弟媳而已。

更让田甜伤心的是,那个男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优雅漂亮的女子。那个优雅的女子,应该是他的新婚妻子吧?她想,一定是的。

眼泪,不争气的滚落下来。为什么,那个女子,不是她呢?为什么,她不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呢?让她忍受失恋的痛苦,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让她怀了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呢?为什么让她卷进一个婚姻游戏里呢?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捉弄她呢?

“你怎么啦?”一个小小的声音,在田甜的耳边响起。那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恼怒!

田甜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里,她不该流泪。可是,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双眼睛,犹如趵突泉的泉眼一样,一直冒着不停。

一股无名火,在甄谦舟的心里升起来。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流泪?她的眼泪,到底代表什么?不情愿?不想嫁给他,取消婚礼就是了。何必要哭哭啼啼的呢?好像他抢了良家妇女一样!

“一拜天地。”婚礼的司仪,适时的高声赞礼道。

随着赞礼声,两个人机械的叩拜天地。

“二拜高堂。”甄谦舟和田甜,听到赞礼声,急忙跪倒在老佛爷的面前。

老佛爷的眼里,涌上了一层泪雾。她在心里,暗自的祷告:“儿子、媳妇。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的俩儿子,都已经成家了。你们夫妇俩,也该瞑目了。”

“夫妻对拜。”赞礼声再次响起来。甄谦舟和田甜,面对面,相互施礼。一阵反胃的感觉,袭击着田甜的大脑。她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用求救的眼神,望向她的新郎甄谦舟。

“忍住,只需要半秒钟。”甄谦舟望了望大厅里的香案,香案上的“罪魁祸首”,自顾自的冒着青烟。不能让她当众出丑,一定不能!她现在,可是她甄家的媳妇,她甄谦舟名正言顺的妻子。要是让人知道,她是带球进场,还不让人耻笑他们甄家?

“送入洞房。”司仪的赞礼声未落,甄谦舟抱起新娘,就冲向了二楼。他的身后,留下一连串的唏嘘声。

甄家老佛爷的脸上,再次露出会心的笑容。

不想结婚?那是这小子没有遇到心仪的女人!她的这个次孙,还真是个活宝。一次相亲,就搞了个“一见钟情”的闹剧。一进家门,就嚷着要结婚。就连她挑好的吉日,他都再三推翻。九月九,他嫌时间太长。八月中秋,他嫌要等。拣日不如撞日,就选了最近的日子七月七。这不,结婚礼节还没完成,他就抱起新娘子跑了。看他那猴急的样子,她这个老太婆,也就不用担心甄家的香火了。

“老佛爷,令孙和令孙媳的感情,还真是好啊!老佛爷,您就等着当曾祖母吧!哈哈。”一个观礼的来宾,给老佛爷开玩笑的打趣道。

“我老婆子,就等着那一天啊!”甄家老佛爷呵呵的笑着招呼客人。“来来来,大家一起入席吧!”

第二章(3)婚礼上的眼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