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至死不离第一百零三章

  “你,你怎么?”

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萧潇就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王爷,王爷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你看了,自然就会懂的,王爷说,要你幸福。”

来人恭敬却略带哭音的对萧潇说。

李常霄常年跟随的侍卫来找自己,又偏逢这种时候,萧潇怎么可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伸出去接盒子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侍卫见她接过了盒子,向萧潇跪下,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说,“王爷他,无心皇位。”

一句话,让萧潇泪涌。

纵使当初她就不爱他,纵使如今她仍旧不爱他,可是曾经她却伤害过他。

他无心皇位,她却骂他不择手段,为了那把椅子,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

他说他无奈,可是她却用他的无奈去伤害他。

李常霄,对不起!

萧潇回到房间打开了那个盒子,看了一眼,只一眼,就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颗心,是李常霄所说的唯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颗心。

它被千面寒冰很好的封存在这个不大的盒子里。

“我要的你给不了!”萧潇还记得她当初拒绝李常霄的时候说的话。

李常霄的爱是偏执的,甚至有些畸形。

他活着的时候做不到的,即使是死了,他也同样不放弃。

萧潇啊!你这一生到底要负多少人!

萧潇抱着那个盒子,把它埋在院落里的一棵桃树下,一边埋,还一边碎叨。

“你这家伙长得就一副桃花旺盛的样子,我把你埋在桃树下,对你够好了吧!来生,你就能找更多漂亮女人了,她们一定会很爱你。”

埋完盒子,萧潇被神医盯着喝完了一碗苦药汁,才被允许去探望李陌。

“她中的是蚀心盅。”此刻漠影正坐在神医的药屋里的桌子上。

神医拿药的手一顿,继而又重复之前的动作。

“别让她知道,以后对她好点,我尽量拖延她的寿命。”

然后两人就都不在说话了。

蚀心盅,一但依附在某个生命体的身上,必定会将其心脏吞食干净才死。

期间,就算是盅王,也不能将其吊出。

除被它攀附上的第一个月会疼痛难耐之外,之后的日子里,蚀心盅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有动作,每月如此,知道被攀附者的心脏被其吞食干净,否则,人不死,虫不死。

萧潇在皇陵里发生过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什么都不能做,最后的结局,不会改变,萧潇的命运也不会改变。

他们能做的只是在以后的每个月圆之夜里尽量减少她的痛苦。

漠影他们想瞒着萧潇,可是却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皇宫里的藏书都已经被她翻看的差不多了,关于南疆这一类的地方习俗,她也都很了解。蚀心盅的症状她更是不可能不知道。

除了每个月月圆之夜的蚀心之痛以外,被下了盅的人更是不能有过激的情绪,否则无论是否是月圆之夜,都会加快盅虫的动作,蚀心盅最怕的就是无情之人。

因为这一类人无心,盅虫便没有机会活动。可是她已经动情,又怎么可能无心。

死,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萧潇不怕死,拥有三世记忆的人,对死亡,只怕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她心里放不下,放不下一个人。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可以在一起了,上天却还是要让他们分开。

国师虽然对她说过她和李陌有三生三世可以在一起。已经过去的一世,还有这一世,下一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又不知道要过去多久。然后她懂了,这就是爱!

她要用剩下的所有的时间来爱李陌。难分难舍,至死不离!

至死不离第一百零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